•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云杉步小成
        此时刘越躲在一出凄沥山脉一处山洞中努力修复着伤势,上实境已经有一定的自愈能力。而刘越拿起神晶恢复着身体能量。这一次对战牛头人真是他准备不足。虽说刘越自己力气并不差,但和一些以力量修行的种族还是有不小差距。使自己受伤。脊梁骨都差点断掉。

         刘越在慢慢的修复自己的身体,而幻音林这时却不平静了。一些小族群为了减少对手是大开杀戒,只要没有自己的实力高统统逃不过被杀的命运。搞的一些想浑水摸鱼的族群是彻底放弃了抢夺血脉果。

         “这小子躲哪去了。两天没见人影了。”一个大汉手拿一柄黄色的大锤,眼睛四下乱扫。

         而在一处山林间。一个身背方天画戟,一身钢铁盔甲的男子双手抱胸。“刘越,没听过。隐族居然把血脉果交给这个人。”

         “阿弥陀佛”头顶九个戒疤的和尚轻颂佛号。

         天上脚踩一柄仙剑的道家弟子巡视幻音林

         欧阳啸坤这时一脸平静的走在林间。“坏了我的事情,刘越你可真是够可以的。我能动心一个女子多不容易。唉,红琳儿等着我。”

         欧阳啸坤和刘越在小城里的酒馆有见过几次。但没说过话。刘越也是在敖耀那里听说的欧阳啸坤。

         刘越此时却在凄沥山脉努力修炼云杉步,以便突破第三步。应对此刻的情况。

         刘越以双臂抱起一块百斤重的石头运起云杉步,一会儿飞身上树,一会儿直线前冲。让自己身体承重之力提升。

         半小时后,刘越停下了自虐。盘坐于地上汲取空气中游离的灵气。然后在体内淬炼灵气。取之精华。如今神晶被刘越用的只剩下六十多颗,刘越准备全部用于云杉步提纯灵气上。使自身能够修炼第三步凌空虚踏。

         刘越一变淬炼,一边用神晶补充,一边汲取灵气。周身灵气环绕。一点一点的往刘越身体里钻去。

         刘越此时丹田里的灵气不断的被提纯淬炼。由气体逐渐转化为液体。

         傍晚时分。

         刘越站起来,呼出一口浊气。此时丹田里满满的液体灵气。

         云杉步第一步飞杉上树,第二步纵云而上。第三步凌空虚踏。一气呵成。

         “哎呀!”刘越突然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妈呀,辛亏不高。要不旧伤还没好,又添新伤。”刘越站起来回想着自己那里不对。

         对了,以前第一步,第二步都是以气体来催动的。我不如用空气中的灵气来催动。而丹田里的灵气用来催动第三步。

         刘越说干就干。用云杉步的汲取灵气的方法用精神从空中取灵气直接灌注双脚。

         “成了,刘越是稳当的停留在了空中。”

         “既然第三步已经练成。第四步就简单的多了。”落下的刘越将自己恢复到巅峰。

         飞杉上树已到半空中,纵云儿上。这次真的是刘越一步踏出,直冲云霄。

         凌空虚踏,刘越站稳身形直立着身体,收起灵气迅速下落。将灵气以另一条静脉灌注双脚。速度在半空中猛力下落。双脚踩在大地上。

         轰!以刘越为轴心一道无形的能量波将周围的山体树木纷纷摧毁。

         “咳咳。”刘越嘴角挂着一丝鲜血。

         “威力好大。但对身体的负担同样太重。”刘越感到自身丹田一阵空虚。

         坐下恢复了半刻。立马起身飞奔而去。

         “此地不宜久留。”

         刘越刚走一刻钟时间。破空声响起在这里。第一个赶到的就是人族道家弟子。

         看到被摧毁地方。久久无语。

         陆续有人感到。

         “阿弥陀佛”和尚也随后跟来。欧阳啸坤,龙岩也相继赶来。

         “有人找到了刘越吗?”看着被毁的山林。众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越是否被找到。

         “这里有血。”龙岩闻着空中残留的血气找到了刘越吐血的地方。

         众人走到跟前。看着地上的血沉思。

         “阿弥陀佛,我先了。各位施主慢慢研究。”和尚迅速离去。

         “哼,这慧远死秃驴估计是有什们办法追踪这血的气息。找到此人。我们跟着他。”道家弟子不满地说道。

         “易长青,你感觉他慧远能得到什么便宜。看这里的情形此人修为极强。这种破坏力不是我等能够对抗的。”雄霸从一边突然走了出来。

         龙岩眼中战火燃烧。气势高昂。“不管是谁,不为血脉果,我也要和他打上一场。”说完就走了。

         这时很多族群的人都赶到了这里。

         隐族的人也改变穿着,体貌。混在其中。

         “被找到了吗?要赶紧告诉族长。”

         此时的刘越看着眼前的慧远说道。

         “不是,和尚都该是六根清净,不为世俗所动的吗?你怎么这么世俗还来抢夺血脉果。”

         “阿弥陀佛,施主谬赞了。出家人也要修行。也想接受卧佛祖之血脉。”慧远是一点也不让步的挡在刘越前方。

         刘越是心里苦啊。没想到这些人这么快就追伤了自己。刚刚施展云杉步完整步法。现在哪里还有力气再战。而且就算是能杀了这和尚,也会引来其他人。得不偿失。

         突然刘越想到一个办法。眼睛一亮。

         “好吧,我告诉你实情,其实我们的计划就是让我引出你们抢夺血脉果。而俞峰带着血脉果在凄沥山脉中等待支援。你想啊,血脉果那么大的事情。隐族怎么会把血脉果交给我的手上。而且我实力低微怎么可能保得住血脉果呢。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阿弥陀佛,出家人我见识少,你不要骗我。施主交出血脉果。我放你离开。”慧远根本不吃刘越这一套。

         “唉,这和尚我说话怎么就不听呢。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带着血脉果。”刘越举起三个手指头对着慧远苦口婆心的说道。

         “真的,你要是等会他们都来了就不是只有你知道这个消息了。你能不能带回血脉果都难说了。”刘越继续忽悠道。

         “阿弥陀佛,施主所言也有些道理。你真的没有骗我。”慧远还是带着狐疑的目光看向刘越。

         “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言。”刘越也是急了。再不走等会真的有人来了自己将很难逃脱。

         “好,我暂且相信于你,如果我发现你骗小僧。我将会带着你在佛祖面前忏悔百年。”慧远纵身前往凄沥山脉小城处。

         “妈的。还忏悔百年。我去你大爷的秃驴。”刘越赶紧向凄沥山脉深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