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本命之炎
        三长老清溪接着说道:“相关的资料都在学院手册,你们仔细看看。今天就到这里,散了吧!”

         果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刚才提到的修炼塔,去看看毕竟好。”叶默心里想到。

         这时白芳菲走过来说道:“叶默,这几天都没看见你,你去哪了。”

         “这几天在修炼,所以没有出门。”叶默如实回答道。

         “对了,你现在要去哪呢?”

         “准备到修炼塔看看,你呢?”

         “正好我也要去不如我们一起吧!”

         “当然可以了。”

         于是两人聊了聊,最近几天在朱雀学院的感受。

         不久一座高耸入云的宝塔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看着眼前的修炼宝塔,叶默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

         斑驳的塔身似乎在诉说着其存在的岁月,两人走进宝塔百米之内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阻力。

         仿佛深陷泥潭,每走一步感觉陷的越深,周围的空气好像也便得稀薄了。

         走出了十步后白芳菲彻底走不动了,整个人累得气喘吁吁。

         看着叶默还在努力的挣扎往前,这一刻白芳菲觉得他的背影变得宽广高大了许多。

         叶默发现身边的白芳菲没有跟上来,就回头看一下怎么回事。谁想这丫头竟然傻愣愣的看着自己,半没有回过神来。

         “喂!白芳菲你没事吧!”叶默不放心的问道。

         “啊!什么……”这时白芳菲才回过神来,发现叶默看着自己,脸上不觉染上了些许红晕。

         “哦,就是问一下你还走得动吗?”

         发现叶默并没有继续注视着自己,白芳菲本来要跳出胸口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感觉在走几步就是极限了,你不用管我,我退回到边上休息一会。”

         “那好你在边上等我回来。”

         “嗯。”

         白芳菲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等待丈夫归家的小媳妇一样。想到这里一颗春心,不禁荡起了丝丝涟漪。

         没有白芳菲在身边,叶默就专心致志的往前走。他要看自己能够走到哪里,能不能走到塔门。

         这时旁边路过几个男女,看到叶默在努力的往修炼塔移动就知道是新生。不然不会走得如此艰难,他们有些好奇这个新生能走到那一步。

         叶默感觉浑身说不出的沉重,感觉身上压着一座小山,快把他压趴下了。汗水不要钱的往外流,身上早已湿透。

         汗水流进眼中,连前方多有些模糊了,但是叶默觉得自己还能坚持,还可以走得更远。

         双手的青筋暴涨,似乎随时都可以挣脱身体的束缚。叶默双拳紧握,手指多泛白了。

         这时在边缘的白芳菲看到叶默这样子,心里莫名的心酸。

         “叶默回来吧!我们下次再来闯修炼塔。已经够了,回来吧!”

         叶默这时注意力多在如何往前走,并没有听到白芳菲的喊话。

         只是叶默也支撑不下去了,单脚着地,半跪着。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红得吓人了。

         这时叶默仍然不打算放弃,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用袖子抹了一把汗,看着眼前不到三十米距离的修炼塔。目光却前所未有的坚定,他不信这点困难能难倒他。

         “你们说他,能走到修炼塔门口吗?”

         “我觉得不行,他差不多已经到达极限了,顶多再走几步,就要退下来玩。”

         “林师弟的看法和我相同,我也不看好他。”

         这时唯一一个女子说道:“那可不一定哦!你们看他的眼神,并没有半点退缩。”

         “何师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感性了,这可不像平常的你。”

         “郑师兄,你不觉得他的眼神很像一吗?”

         “你是说……他,这怎么可能。”

         郑师兄明显不信,学院里有一个已经很变态了。再说哪一位取得的高度可是需要他们仰望了。

         “你还别不信,想当初和我们同一批进入朱雀学院,如今早已经威震一方了。”

         “谁说不是呢?和那种人比起来只会丧失斗志。”

         “好称朱雀学院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韩飞,现在只能仰望的存在。”

         “那也改变不了,他已经力竭的事实。”

         “那我们就看看结果到底如何吧!”何师妹显然也不想都说什么,一切争论的结果就将揭晓。

         叶默正竭尽全力的运转着体内的炎气,突然他的身上开始冒出了火苗。

         旁边看着的几个人,不仅惊呼道:“这怎么可能,居然……居然觉醒了本命火焰。”

         叶默不知道他第一次醒来看见的火焰,其实是他的本命之炎。

         叶默并不知道外界其他人的惊讶。

         能够在这么年轻觉醒本命之炎,意味着只要不陨落,每一个多将成为一方霸主。

         本命之炎冒出来之后,叶默觉得压力顿时减了许多,前行的路变得轻松了许多。

         没过一会就已经来到了,修炼塔门口。这时叶默转身往白芳菲看去。

         谁知白芳菲一脸的错愕,捂着樱桃小嘴。似乎不敢相信,这是叶默能够做到的。

         “我过来了,芳菲。你怎么了,这幅表情,有什么不对吗?”

         叶默环顾自身发现自己浑身冒火,急忙用手在身上胡乱的拍打。

         随着叶默的拍打,本命之炎也慢慢缩回了体内。

         这时叶默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衣服损坏的不是很严重吗只是有些洞洞。

         看这情形还是等下回再来了,衣服先回去换了再说。

         这时叶默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储物戒子,这样以后遇到这种尴尬的事情,就直接哪一件斗篷遮住就省事多了。

         重新走回去变得异常的轻松,当他到达白芳菲身前的时候。

         郑师兄几人向他走了过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郑源,你可以叫我郑师兄,这里有一件斗篷给你。”

         “谢谢。”叶默顺手接过斗篷,穿了起来。总算是遮住了,真是及时雨啊!

         “不客气。走了,以后有缘再见。”

         等几人走远之后,林师弟忍不住心中的疑问说道:“师兄,为何不继续沟通,说不定以后可以加入咱们,到时候又是一大助力。”

         “这种人交好就行了,再说现在相差太多,先结个善缘,以后还有机会的。”

         听郑源师兄这么说,林师弟只好将话咽回肚子里。

         “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叶默看着白芳菲,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也没等多久,你没事就好。今天也逛过了,我们回去吧!”

         看叶默如今的状态,白芳菲知道还是早回去为好。

         叶默也不推辞,说道:“我们走吧!”

         看着叶默两人走远,这时修炼塔的一处有两个人正在争论着什么。如果叶默在这里就会发现,其中一个是他们刚入学院见过的白胡子老头。

         “白老,将朱雀变交给那小家伙真的好吗?”

         “你刚才不也看到了吗?他身上已经觉醒了本命之炎,而且心性坚韧。”

         “我是怕他不能够达到朱雀九变的境界,那么无疑会辜负了这孩子的天赋。”

         “谁知道呢?也许他能带给我们惊喜也说不定,刚才的情况不就是吗?”

         “唉!最近几百年来,无人能够达到朱雀七变以上,我担心等我不在的时候。朱雀学院青黄不接,那时……”

         “白老不必忧愁,一定会有办法的。”

         “以后,修炼塔就麻烦你多看顾一下那个孩子了。”白老似乎没有兴致继续谈下去。

         “是,白老。”

         “叶默,你怎么坚持到最后的,我看你明明快要支撑不住了,突然冒出火来。真是吓死我了。”

         白芳菲一脸余悸未消的样子,着实让人摸不透这小妮子在想些什么。

         “没事的,那是我的本命之炎。”从刚才收回火焰的时候,叶默就明白了。

         “是我糊涂了,忘记爹爹说过,觉醒度越高的人越有可能觉醒本命之炎。”

         说着说着不自觉的低下了头,所谓关心则乱,平时智商爆表,一到关心的人和事的时候智商成负数了。

         转眼间,已经到了白芳菲住处女院门口,这里是不让男生进的。所以只能送到这里了。

         “那我就进去了,明天上课见。”

         “好的。”

         有这么一瞬间,叶默以为回到了大学时代。只是往事如过眼云烟,已经不在了。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院落的叶默洗了个澡,感觉整个人满血复活。

         刚才的疲惫,都不在了。

         “公子,你最喜爱的月儿回来啦!”这时候月儿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今天真是好事不断,不仅本命之炎比之前稳定了许多,而且月儿也醒。终于又可以开启学霸模式了,想想就兴奋。

         叶默甚至幻想有一天,一群人答不出导师出的题目时,自己能风度翩翩的起来,淡定自若的一一回答,不仅比导师知道的还多还全,而且引申出来的理论更是让他们惊为天人。

         不说,想想就期待明天的来临。

         “对了,月儿,如果像上次那样扫描记录书籍你还会沉睡吗?”这是叶默最关心的问题,关乎着他的修炼生涯和学霸光环的持久性。

         “像上次那样没问题的,具体能承受的肯定不能超过上次的两倍。”月儿有些不确定的道。

         “那就好,那就好,以后要经常麻烦你了月儿。”

         “公子不必如此,这多是月儿的本分,”

         话虽然这样说,但叶默却不会当真的。他已经将月儿当成妹妹一样看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