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天堂山剑神
        “小刀,你怎么自己跑到后山来了?”柯明杰走到叶一刀面前,叉腰问道。

         “我在练御剑术。”叶一刀反问道,“你呢?”

         “我然是来找你啦,说好吃饭却放我鸽子。”柯明杰皱起眉,“听说刚才在饭堂你和燕子……”

         叶一刀大概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叶一刀没有打算瞒着自己的好兄弟,“燕子刚才向我表白了。”说完静静地观察着柯明杰的反应。

         柯明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捧腹大笑道:“哈哈哈哈哈!燕子跟你表白?这是我听过和平年代最好笑的笑话了,好笑程度仅次于水龙王大便掉下粪坑,哈哈哈哈哈哈……”

         叶一刀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地说道:“信不信由你,你后天晚上跟我上天堂山就知道了。”

         柯明杰看他一脸认真的模样,便停止了笑容,说道:“你是认真的?”

         叶一刀点点头,将被告白的过程简单说了说。

         柯明杰痛呼一声,转身跪下,双手撑着旁边的大树,悲惨道:“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不公平,凭什么我长这么帅,追了她一个月,花了这么多心思,她只答应跟我吃两顿饭,而你长这么丑,却能得到她。”他转身爬到叶一刀面前,逼问道,“好哇,你小子平时看起来挺老实,没想到对于泡妞还留有一手,快说,你用力什么诡计,教我我就绕了你!”

         “奇怪了,你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燕子了?”叶一刀说道,“我还以为你会对我怀恨在心呢。”

         柯明杰说道:“我怎么可能为了女人恨自己的兄弟,我可是杂食动物,找女朋友不一定只要一个类型的,燕子是挺可爱的,但是太高冷了,说实话继续追下去没结果我也是打算放弃的。”

         “我觉得她挺平易近人的呀。”

         “我去你的。”柯明杰给了他一拳,“她都倒追你了,在你面前能不表现得平易近人吗?”

         “也对,哈哈哈。”想起燕子红彤彤的脸,叶一刀不经意地流出笑容。

         “啧啧啧。”柯明杰道,“别傻笑了,快说,有什么特别的方法?”

         “没有什么方法啊,真的。”叶一刀摊手。

         “少骗人了。”柯明杰斜眼看着他,“追她的人从一班排到校门口,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相貌平平,实力一般,没有什么特长的懒鬼。”

         “喂喂喂。”叶一刀无语道,“有点伤自尊了兄弟,而且我还是有特长的好吧。”

         “你有什么特长?”柯明杰数落着他,“月末测试的元素亲和力,火系五星(及格水平),水系五星,土系五星,光系五星,暗系五星,木系五星,冰系五星,雷系五星,风系是你自己选的主修,也才六星,你说你有啥特长?抱歉,我这个人对兄弟说话就是这么耿直。”

         “元素亲和力是天生的,我也没办法啊,天分不如别人。”叶一刀摇摇头,说道:“我指的特长不是这些,而是御剑比赛。”

         “御剑比赛?”柯明杰疑惑道,“跟谁比?”

         叶一刀将遇到三巨头的事情简单告诉了他。

         “哇!”柯明杰道,“不是吧,你招惹上了三巨头,还要跟慕容恨天比御剑,他可是生灵血咒师啊,高你三个级别,一个打你三十个都不成问题,这次你摊上大事了。”

         “不是御剑格斗。”叶一刀说,“是御剑飞行,在天堂山的山路比赛,比的是谁先到达山下终点。”

         “原来是比这个啊!”柯明杰恍然大悟。

         “看你样子你好像早就知道这个比赛啊?”

         “我当然知道啊。”柯明杰说,“御剑比赛在我们这种小城镇很少见,但是在大城市,这种比赛每天都有举办的,兴起于六十年前,那时候血腥的竞技场已经不怎么受欢迎了,和平年代的血咒师们空有一身力量,无处宣泄,于是各种相对文明的、不会闹出人命的竞技比赛便孕育而生了。”

         听完柯明杰这一番话,叶一刀心中不禁感到道:看来无论在哪个世界,即使处于和平年代,人类争强好胜的心里是不会改变的,不知道奥术大陆以后会不会诞生一个类似于奥运会的世界大赛事?

         “对了。”叶一刀问道,“刚才我练习御剑飞行的时候,突然感到脑袋很晕,然后就失去对剑的控制了,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是因为精神力。”柯明杰说,“御剑需要消耗精神力,你才飞了这么一会儿,就不行了,说明你修为是在太低了,御剑飞行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入门很容易,想要耍得好就难了。”

         “后天就要比赛了,那怎么办啊?”叶一刀道,“有什么快速提升精神力的办法吗?”

         “修炼精神力没有捷径的,只能靠冥想,一点点累积。”

         “冥想啊……”说道冥想,叶一刀一脸苦逼。

         冥想是叶一刀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在原地干坐着,十分枯燥无味。

         “就你这种情况,现在立即冥想个一天一夜也来不及了,真不知道你是被恋爱冲昏了头脑还是脑袋被门夹了,竟然会答应这个比赛,等着被当众羞辱得无地自容吧。”柯明杰说,“你知道慕容恨天为什么叫天堂山剑神吗?”

         叶一刀想了想,随即恍然大悟,内心不禁吐槽道:靠,我前世还三环最速王、榛名山车神呢!

         “他们真有这么厉害吗?”叶一刀问。

         “那是,隔壁镇子的人都叫他雨停镇的青色彗星,我可是亲自看过他们比赛的!”柯明杰说,“就上周六,隔壁镇子那个很嚣张到处踢馆的红蝎子御剑队,不知好歹竟敢到我们地头挑战,最终被我们的天堂山剑神——慕容恨天甩了两个弯,并且当晚创下了天堂山近两年来的最速纪录。”柯明杰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叶一刀,“凡是慕容恨天的比赛,山路上都站满了观众,男女都有,男的看御剑,女的看帅哥,学校里的妹子就占了一大半,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会答应这场毫无悬念的比赛,你最好事先在山路中段挖好地洞,因为慕容恨天到山下你差不多就到中段了,然后可以立即钻进去。”

         “哇,一个小比赛要不要怎么兴师动众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柯明杰伸出一个手指,在叶一刀面前晃了晃,“慕容恨天是谁?镇长家傻儿子啊!有多少女孩想倒贴你知道吗?有多少男生想当他跟班你知道吗?再加上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突然就要和这等人物比赛,而且还是关乎校花燕子的,前来看八卦的人就要比以往多一大半了好吧,等着上校园糗事头条吧你。”

         “你这家伙,嘴怎么这么毒啊。”叶一刀道,“无论怎么说,我对这场比赛是有信心的,只要解决了精神力不足的问题,一切都不是问题。”

         “你确定?”柯明杰挑挑眉,“我倒是想到一个能短时间提升精神力的办法。”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