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 开始转动的车轮
        回忆结束,卡勒特再一次将注意力投放到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上来。

         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使命,但是以祂目前的形态却是完全不可能去实行的。一颗被冰封于万米雪峰之下的幽蓝色宝石哪怕再是美丽也依然不可能正大光明的游荡在世间!因此,一具适合行走于凡尘的身体就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

         不过幸好,获得又或者说是创造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这个足以将此世一大半强者都深深困扰的难题对于天生便拥有着造物权限的卡勒特来说反而很是轻易。

         只不过,在方便的工具也需要磨合,再简单的技能也需要熟练。

         因此,为了创造出一具让自己最为满意也最为合适的肉身,同时也为了获得能够与智慧种族自由沟通的能力,卡勒特也就理所当然的开始了祂那让整个塞塔都陷入哀嚎之中的“成长”之旅。

         毕竟,哪怕力量在为强大,但是现在最多只能算是神灵,甚至还无法算是神灵的祂没有办法无视质量守恒这条属于世界基本层次的规则!

         而这也就是为何会出现先前那残忍一幕的大体原因了。

         等价交换,这是一条适用于绝大多数世界的真理。

         ……

         “终于有些进展了,不过终归还是太慢了啊!”

         已经忘记了到底是第几百次将被精神力包裹的已死野兽丢弃,卡勒特此刻却是有些高兴与懊恼起来。

         到并非是祂喜好杀戮与血腥,如果单纯只是想要杀戮的话,那么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精神风暴祂就能将方圆数里内的下层生命体全部化为肉碎。

         卡勒特之所以高兴起来,是因为经过数百上千次的练习之后,祂终于能够稍微有效的控制住祂那庞大的精神力了。至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仅仅只是构建一个用于不同物种沟通的精神链接,就如同使用了攻击法术一般使得对方的头颅直接爆掉。

         刚刚那头还能保持完好头颅的野兽就是最好的证明,虽然还是死了。

         这也是卡勒特的第二个目的。毕竟,如果无法与生灵们沟通那就根本不可能达成祂所背负的让世界前进的使命!

         虽然还可以按照正常途径学习各族的语言来慢慢发展,但是先不说语言学习所要话费的时间与精力,单单就是想要找齐所有的语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伴随着时间的迈步,物种的冲突和碰撞让拉塔娜大陆上本就极多极杂的各种语言更是五花八门的发展,甚至让一些足以承担贤者名讳的学者都弄不清楚每个地区到底有多少门语言。

         ……

         而祂的懊恼却也由此而来,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改变,却花费了祂足足十数个日月的时间来练习,这还是以数百只野兽魔兽的生命为前提条件才达到的成果……如果不是祂那庞大到好似如同大陆般庞然的精神力,那么此刻的祂就足以被赋予笨拙的称号了。

         “呐,萨拉,我真的很笨吗?”卡勒特的思绪之中有些失落。“明明只是最简单的技巧,但是我却花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并非如此。”萨拉的思绪依然轻灵平静,哪怕好似安慰的话语也并没有多少的起伏波动。“根据我从世界那里得来的数据,您对于精神力的掌握已经很是快速了,在神灵之中也是属于优异的层次。”

         “哎!?”“听到”萨拉的话语,卡勒特的失落顿时烟消云散,转而一种惊讶、欣喜又略带些许自豪满足的复杂感觉开始爬上了祂的思绪。

         “真的吗?我真的很聪明吗?!”

         “是的,我没有必要欺骗您,在天生神灵之中您对于精神力的掌握速度可以位列前五十名。”

         “……拉塔娜大陆上的神灵……有五十个?”

         “并没有。”

         “……”

         下午的雪原风雪基本上已经停止,天上那变的温柔的太阳并未废多少力气便让哪怕中午骄阳也无法分开的雪云缓缓分离。

         博茨塔城就沐浴在这温柔的午后阳光之中,浑身上下散发出剔透的晶莹。

         踏踏踏,踏踏踏。

         铁石撞击的声音在这座虽说是城池,但是更像是一个部落聚集地的中心石堡中接连响起,在这寂静粗狂的大堂之中很是响亮。

         一边向着大厅之内对自己行礼的仆人们微笑示意,一边让过支撑大厅的云雕圆柱。身着雕纹青铜甲胃的文森特快步走过了这个摆满凶猛野兽装饰的前厅。

         “拉普莱森,是何事使你如此惊慌?”刚刚迈过厅门,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便从位于内厅最里处的位置上传来,疑惑之中还带有些许的关心。“难道是那些该死的蛮族又一次展开入侵了?那可怜的他们岂不是又要变成冻肉了么。”

         在拉塔娜大陆腹地,蛮族这个词汇一般都是大指那些发展落后的种族,这也是一个高发展民族对于落后民族的藐称。只不过常年与真正蛮族生死搏杀的文森特却知道此人口中所说的蛮族却并非这个意思。

         毕竟他们自己在那群食古不化的古老国家眼中也算是蛮族啊。

         “王啊,您总是如此开朗。”单膝跪地的文森特此刻终于放松了些许,英武脸庞上早以凝固的微笑也开始变得松懈了下来,化为了凝重:“只不过恐怕是要让您失望了,这次的事情要远比那些雪原蛮族严重的多!”

         回想一下自己刚刚从高塔之中所得到的消息,哪怕震惊与恐惧已经消散了几分,但是文森特依然忍不住将拳握在胸前的右手狠狠握紧。而以他那百千人敌的力量哪怕是身上这件被魔法加护过的青铜甲胃也依然不住的咯吱作响。

         “哦?”被文森特尊称为王的那人轻疑一声。虽然此刻被身上的铠甲与阴影所笼罩从而让人看不清面容,但是他那满含疑惑的话语却是依然让他此刻的心情暴露无遗。

         至于怀疑,他可不相信这位自己所信任的封臣会来与自己开这种玩笑。因为,以他那不苟言笑的性格……估计太阳再也生不起来都不一定会和自己开玩笑的吧!以前因为这个认真的性格,他可是没有少和别人发生冲突。

         “刚刚从守护者那里传来消息,又有一位神灵诞生了,而且很不幸,祂诞生的大致方位应该是在艾森雪原内的某一处。”

         “……神战吗!”

         短暂的沉默之后,覆有重甲的左手开始的无意识敲击起自己身下的石制王座,被尊称为王的艾德拉此刻身心皆是无比沉重。就连在他身旁竖立的篝火也好似感受到了他的心情一般开始乱舞起来。

         摇曳的火光带动了阴影,将此刻的他映衬得宛若鬼魅。

         “以以往的案例来看……很有可能。”虽然心情同样变得沉重起来,但是文森特依然无情的说了出来这个在自己推断之中占据最大几率的可能。

         其实又何尝有什么其他的可能呢,雪原蛮族的信仰之力,根本不可能满足一位神明的胃口。

         “……”

         “哎~”沉默了一会儿,艾德拉轻叹一声,语气充满无奈“雪之神殿下是什么意思呢?”

         “雪之神殿的祭祀们并没有表态,他们只是说让我们做好准备而已。”说到这里,文森特那还算年轻的面容之上充满了怒气,原本还算平静的声音也不知不觉的提高了起来。

         “不过是一群连白银境界都未到达的垃圾,竟然敢如此轻视我们!王啊,那些家伙是不是太过于傲慢了,我想他们已经忘记了这些年来都是谁在保护、供养着他们!”

         在这个魔兽魔物横行的世界之中没有超凡白银的实力别说立什么大功,就是离开聚集地稍远一点的距离都会有丧命的危险……

         “好啦拉普莱森,”艾德拉轻抬右手示意文森特结束这个话题“我们所尊敬的只有雪之神冕下而已,至于那些已经被奢侈腐蚀的可怜人你我都不需要考虑,祭司长那家伙可不会善养一群没有价值的东西。”

         “是。”听到艾德拉的话语,不知为何突然心中一凉的文森特也识趣的没有询问那祭祀长会如何处置那些狂妄的牧师,只是用一声慷锵有力的回应结束了这段好似抱怨的对话。

         虽然也确实是抱怨没错了,只不过那位不小心成为了自己压力发泄工具的牧师……自己是不是应该去道个歉呢?

         ……

         接下来的时间便开始在两人的闲聊之中度过。

         只不过,就当文森特准备告退的时候,艾德拉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得,身体前倾带起一阵甲胃碰撞之声:“神灵的战争我们这些凡人无力插手,不过我听说我们在内地的盟友被覆灭了是怎么一回事!?”

         此刻,艾德拉脸上的阴影越发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