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章 背叛的勇士或……英雄
        月亮正挂与星空中央,散发出不尽伟力的同时也散发出柔和的光。

         与温暖的阳光不同,月光虽然柔和但却自带一种淡淡的清冷,孤独,高冷到让人不敢接近,而也正是这孤独到脆弱的高冷让她拥有了一种特别的魅力,让世间生灵不自觉的将目光投向脆弱的她。

         熟悉的黑暗,熟悉的感觉。虽然只有寥寥数次,但是我恐怕永远都无法忘怀这种临近死亡的感觉了……不过既然还有这种恐怖又可怕的感觉,那就说明我还……没有死!

         不知被何等力量影响,从而透过山峰外壁直射而入的月光笼罩着山内这座莫名出现的寒冰宫殿,瑰丽的宫殿中间仿若一轮明镜,月光好似琼浆般的积蓄在一起就如同一口清泉,释放出缕缕寒气。

         镜底,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一滴滴宛若珠玉的泉水挣脱了莫名的束缚,滴落向身下那沐浴在光纱中的身影。

         手指开始颤动,慢慢的可以微微拳起,而伴随着上空不断滴落的月泉,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哪儿?”

         虚弱的声音喃喃着,或许是有些沙哑的原因,她并没有发觉现在的自己有什么不对。

         “我没死啊……真是幸运呢。”

         回想着自己脑海中还能勉强想起的记忆,她说不出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能够死里逃生本该欢喜,但是她的身体中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她充满了疲惫……

         或许也并非是身体而是心灵的疲惫吧,她突然这样想着,不过这种消极的想法很快便被她驱逐出了脑海,现在的她可没有资格选择休息,她的族人还在等待着她拯救呢,而且她也绝不会放过那些为了奢侈生活就伤害她与她家人的败类!哪怕自己已经没有往日的辉煌。

         所以:“我还不能停下!”

         就这样艰难的嘶哑着,她原本还有些半咪的双目彻底清醒了过来。

         不过这是哪里?

         艰难的撑起上半身来,还没来得及观察一下四周便再一次倒下,在脑海中思考着这一问题的她不由庆幸身下那块细腻如玉的石床并没有一并继承玉石的坚硬,不然估计自己好不容易刚刚醒来就又要回到那空洞死寂的濒死空间之中了。

         嗯,名字只是个代号,所以就别纠结空间的名字这么简单的问题了,反正她又不知道正确的称呼……

         嗯?怎么回事!

         左手揉捏着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她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发梢变长不少。这在以前或许完全可以忽视掉的细节可是把现在的她吓的不轻。

         各种各样的猜想从脑海中浮现,而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无意是自己沉睡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虽然眼中含有一丝期待,但是她却绝对不能接受也不能允许自己的努力就这样白白被浪费,更加不想要看到族人脸上一张张失望的表情。

         “因该不会的吧,我可不是那种史诗传记中的主角也没有他们那好到可怕的运气……”

         随着时间的流逝,慌张的情绪慢慢平息了下来,她也开始慢慢的摸索着将不知何时柔滑如丝的头发拿到还有些看不清楚的眼前。

         “还好。”冷静下来的她看着手中完全陌生的长发,不由的一阵庆幸。

         如果时间过去很久的话自己的头发不可能还如此柔顺,还算是有些生活常识的她这样想着。以前,部族中的女人们如果长时间不洗漱的话,头发很快就会变成乱糟糟的一团,手指都挠不开,根本不可能像自己现在这样柔顺。

         “等等……柔顺!?”

         自己的头发什么时候柔顺过啊!!!

         在寒冷的雪原上哪怕是各个部族中最强大的战士都不会产生下水洗漱的想法,洗浴之类的事情也都是通过温暖又方便的蒸汽浴来进行。而不知多久之前就处于冰封中的雪原之水哪怕是其中最柔和的都足有零下数十度的刺骨冰寒。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想着的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神秘永远都是最让人恐慌的力量,在它面前别说只是区区彷徨了,就是死亡本身很多时候都不会携带超越神秘的恐惧……

         或许是长时间的自我猜想耗干了她的耐心,又或者是头上不停滴落的泉水还有着其他神秘的作用,总之,她终于停止了胡思乱想。

         而真正冷静下来的她自然注意到了自己眼前的这双手臂与以往有什么不同。

         皮肤白皙、光滑堪比刚刚煮熟的嫩白咕噜鸟蛋,手指纤细却并不骨感,手臂上明明传来了都是些结实肌肉的感觉却能如同嫩豆腐般轻轻一弹便开始充满弹性的摇摆。虽然皮肤的白皙有些略显苍白,但是这也完全不能阻挡人们对于它的追求……

         总之这是一双充满了魅力的手臂,一双世界上所以女人都想要拥有的手臂,也是一双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手臂!

         或许说是绝对不可能有些过于严谨,但是在自己没有一统雪原上所有的部落之前,这双手臂的主人绝对不是自己有资格染指的,敢伸爪子就只有死……个屁啊!!!!

         现在自己就是这手臂的主人,谁他喵的要杀老子!!!

         瑞维弗雷尔.洛伊德无疑已经陷入了狂乱的状态,哪怕之前她已经冷静了下来,但是并不代表她就能够承受的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变成女性之类的事情,不要说见,她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

         “够了!”

         就在她正准备开始像以前一样,随手拿起身边的东西摔在地上当做发泄的时候,一声极具压迫力的“怒吼”让她停了下来。不过虽然她停了下来,声音的主人可没有停下的想法。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现在的凡人都这么没有礼貌吗?”卡勒特注视着面前这渺小的弱者,思考着自己救下她的做法是否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