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章 灵魂的奥秘三
        “额~”

         呻吟着,幽光中的他忍耐住脑海内的不适与身体的虚弱感,努力抬起手臂轻轻的揉捏着额头。

         “真难受,这算是分离灵魂的后遗症吗?还有这身体,这次真的没有构造失败?”

         口中抱怨着躺在寒冰构成的地板之上,拥有着一头金色短发却浑身赤裸的年轻人有些艰难的坐了起来。

         光泽柔顺的短发伴随着白皙左手对额头的揉捏将他那冰蓝色的右瞳与细腻精致的额头暴露出来,光滑的脸上,抱怨着的淡色薄唇与微皱的英挺琼鼻以及秀丽的下巴构成了他堪称绝色的五官。

         但是这些却依然不能让他无视身体上一阵阵涌现的不适感,他真的怀疑这具身体真的不会在行走到一半路程之后突然崩溃掉吗?

         “……噗呲。”

         “……你在笑什么!?”

         不需要用镜子卡勒特就知道现在自己的脑袋上一定已经绷起数道青筋,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怎么生气。

         这难以控制的身体真的没有问题吗?

         怀疑更加难以消除了,不过自己现在有什么好笑的吗?,他有些不懂了。

         “抱歉,只是您现在实在是……噗哈哈哈哈!!”

         不同于之前作战时的狂野与强大,此刻的白龙不但身形变的娇小玲珑,就连那能让万物惊惧的声音也开始动听悦耳起来。

         “嗯?我现在的样子,很奇怪吗?”卡勒特反而有些懵了。

         “短耳朵的精灵不奇怪吗?”白龙似乎一脸的理所当然,虽然它那哪怕已经被萌化过但依然无法自由使用表情的脸上也和卡勒特一样的一脸懵逼就是了。

         “……”听到这里,卡勒特已经知道问题的所在了,自己和白龙的思维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不过:“精灵?这个世界的精灵都是长耳朵的?”

         在他那时不时浮现出什么东西的奇怪记忆里,精灵虽然也不是没有长耳朵的,但是更多的还是以她们自身所属的那片区域之中的一种物体出现,比如花草树木或者风水元素之类的,整个世界都是长耳朵的精灵……真不多见。

         “对啊,精灵不都是些长耳朵……或许,我们说的精灵并不是同一种东西。”正准备着长篇大论的图登沃芬好似想到了什么,口中弱弱的开始询问起来。

         “这个世界有两种精灵?”卡勒特更加惊讶了。

         “不不不,并不是有两种精灵,精灵们的荣耀可不会有谁大着胆子冒犯,我口中的精灵是一种传说由某位远古精灵后代所创立的白银种族,也是现今大陆上的统治种族,不过以精灵为目标变身的您为什么会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呢?”

         白龙好像也察觉到了哪里有些不对,开始反问起来。

         “目标?”卡勒特说着侧过身体,将修长笔直的双腿盘起,对着白龙摇了摇头。“我只是按照世界给出的参照来构造的身体,种族什么的对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我将你带到这里来可不是为了跟你聊天的,提前支付给你的东西你应该还满意吧。”

         卡勒特的眼神好似快刀般锋利,哪怕现在的身形略显娇小但是也直看的白龙有些心惊。

         不过它也确实没有什么好不满的,神的力量哪怕只是余力也足以让凡物获得超越原本极限的伟力。但是这不是也正说明我的选择是对的么,这样想着的图登沃芬可不想让不理智的情绪主宰自己,它更不想要不自量力的选择去与神灵想抗衡。

         最重要的是,它可是好不容易才让这位大人对自己产生兴趣的,刚才那些尴尬和羞耻的对话自己可不想再来一次了,况且,就算还有机会遇到神祇但又有哪位神灵会因为这些广为人知的东西来高看自己,这次意外碰到一位对世界陌生的神灵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傻子都不会放弃!

         嗯,信仰神之类弱鸡无赖们不算……

         “不过我真的要这样子出去吗?”他抬起头望向头上广大的虚空,眼瞳注视隐匿于虚空中的祂。:“没有厚重的毛皮遮挡我现在脆弱的身体应该无法在寒冷的外界行走,而且一种莫名的感觉让我不想要光着身体去世界上旅行。”

         “这些都没有问题,我会全部弄好,你只需要熟悉好这具身体并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就可以了。”

         有些奇妙。

         祂这样想着,明明是自己与自己的对话却以不同的方式称呼,明明能够清晰感觉到彼此所想却下意识的使用莫名学会的语言交流,明明就是一个意识却拥有着两个视角、两种眼光,真是奇妙啊!

         而不知何时身上多出一件华丽绒装的卡勒特嘴角也挂上了笑意。可惜卡勒特这个名字,终究不能用做神名……

         “呼呵,呵!”

         “马上,马上就能……逃出去了,一定要坚持住啊!!!”

         夜晚的雪原之中,闪耀的星空之下,白色的雪是最为醒目的背景墙,而一道黑色身影在这背景墙上无疑非常明显。

         砰砰砰……

         “嘶,好痛~”接连的撞击声突然响起,伴随着那黑影的瞬间消失,发生了什么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我……就要死了吗?”鲜血从壮硕的身体之中留下,将身下的雪花烧灼成温水,已经快要睁不开的眼睛望着自己跌落下来的那块陡坡,浑身血迹斑斑的他开始低声自语。

         “真是不甘心啊!”残破的身体勉强支撑着他想要握住星辰的野望伸张天空,但口中猛然涌出的鲜血却让他如此的无力。

         “明明马上就能……”

         喃喃细语着,似乎也是知道自己只是在妄想,男人话语才说到一半口中便只剩下一道低低的叹息。

         “对不起啦,大家,我辜负了你们的期望,呕……咳,我应该已经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了吧。”

         努力睁开的双眼遥望着熟悉的星空,身上遍布的伤痕好似让他想起了很多东西。

         或许这就是自己的一生吧,感谢死神的仁慈,这样想着,他那棕色的瞳孔已经完全失去的颜色。

         “真的……好不甘心啊!”

         咯嘣,咯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