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章 狼斗二
        一路走入部落,提比亚今天并没有像往日那样直接前往杜巴鲁人所开设的商铺。

         当然,他也没有将刚刚洗净鲜血的狼皮带回家自己硝制的想法,虽说他的拨皮工艺已经在长久的练习之下可以拿得出手,但是硝制皮革……说真的,那还真不如让他再去狩猎上几十头野兽图上个利薄多销呢。

         部落内的道路一如既往地宽敞,脚步踩踏在脚下早就被压平到极致的坚硬雪面上时没有产生一丝多余的声响,不过想来也是,早就被不知多少行人踩踏过的道路哪怕它本身是柔软松散的白雪,但是几乎无数次被踩踏的积累却是让它在硬度上堪比最硬的顽石。

         “提比亚!回来了啊。”就在提比亚故意让自己沉浸在走神状态之中以期接下来在那人面前不要丢脸的时候,一声惊喜的呼唤让他从克制的失神中惊醒了过来。

         不过还没等他看清是谁打断了自己,一声又一声类似于“今天又是一场大丰收吧”“提比亚真是厉害啊”之类的话语就已经不绝于耳的从道路两旁的行人口中传出,而对于这些多是女人与孩童的问候,显然提比亚面上的态度不会和对待自己的队友相同。

         嗯,如果让他的队友看到他这时脸上洋溢的热情,他们一定会怀疑对方是否遇到了那块传说中能够让生物头脑不清醒的索利斯之石。

         微笑着向对自己打招呼的女人和幼童点头致意,明白已经找不到打扰自己“走神”那人的提比亚并没有花费多长的时间便度过了这段人人都开始忙碌起来的一连串民居。不过在度过这段街道之后,他刚才还雄赳赳的脚步却开始显得有些迟疑。

         而当他来到一顶被精心装饰过的帐篷之前时,这种迟疑也开始达到了顶点。

         壮硕的右手在面前蒙皮的木门之前来回徘徊,不知是否该敲响这扇木门的纠结心情让他紧紧的握住了左手中那数张已经有点结冰迹象的灰白狼皮。

         不过显然命运对于他此刻的犹豫绝对没有给予垂青的想法,就在他的右手再一次无功而返的时候,咔嚓一声轻响让此刻犹豫不决的提比亚暴露在了这栋蒙古包的主人眼中。

         惊讶,紧张,或许还带着些许的羞涩。

         往常绝对不会出现在脸上的表情此刻就仿佛水坝被放开之后尽情奔涌的川河大江一样,根本就不可能被抑制。

         “提比亚?今天也回来的好早呢。”温柔的话语,从那人温柔微笑的淡唇中传出,哪怕是已经全力在抑制,但是心底那庞大的幸福感却依然让提比亚的面上有些晕红。

         “啊,啊。今天是布拉格带队的,当然会回来的早点啦,哈哈哈。”

         提比亚往常凌厉的口才又一次在佳人面前变的结巴了起来,他往日那艰难取得的荣耀在此时此刻仿若还不如面前的这张容颜。

         注视着提比亚不断抚摸着后脑勺的举动,那佳人显然已经对对方的为人极为了解,微笑着的温柔笑容再一次延伸,有力的双眼也开始冬虎般微微眯了起来,长长细细的双眉就如同两轮新月一般迷人耀眼,显示着自身愉悦的心情同时也让提比亚开始在突然安静的氛围之下尴尬了起来。

         真是可爱啊……

         而被对方刻意制造的尴尬明显让提比亚更加的不知所措。

         不过,他终究只是因为心中的感情不知该怎样面对对方,前进的勇气他可从来都不缺乏。所以,在面对对方此刻这尽显妩媚的微笑时,提比亚可没有选择退让。

         虽然,他此刻将手中狼皮生硬举起的举动与其说是对对方掌握全场的抵抗还不如说是低头认输这件事情他是完全不会承受就是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动作生涩、面容羞涩的提比亚,感动的心情不知不觉的开始在蒂奇的心中升腾,不过虽然心中澎湃着感动,但是作为一名雪原尼莱德人的她却不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答应对方结成伴侣的请求。

         “提比亚,要进来坐坐吗?”

         接过对方递来的狼皮,蒂奇的微笑已经开始重新温柔起来,让开一点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略显苍白的白皙手臂就在提比亚面前邀请了起来。

         “不,不了,我还有事,对,首领刚才还找我来着,那我先走啦啊!”

         慌张着,面对蒂奇的邀请提比亚明显有些不知所措,虽然脑中没有胡思乱想,但是他依然有些慌不择路。

         “真的吗?”注视着慌忙逃走的提比亚,蒂奇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不过:“还是个孩子啊。”

         口中喃喃着与年龄并不相符的话语,此刻她面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甜美。

         真是糟糕啊!

         真是太糟糕了!

         真是无法言语的糟糕啊!

         通过从卡勒特那里得到的魔法力量伪装自身的瑞维弗雷尔此刻心情无比的糟糕,虽然她已经有惊无险的混入了这个以前有所耳闻的部落,但是一种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过的常识却让现在的她郁闷非常。

         “真是恶心的气味,今后我一定要好好整治一下这种恶习。”难受着捂住自己的鼻子,瑞维弗雷尔艰难的行走在这条其实除了气味之外并不显得肮脏的街道上,口中坚定的话语对她来说已经可以算的上一种誓言。

         早上的雪原部落已经可以算是完全醒来,整个村落之中的人们也没有几个在这种时候还会不惧饥饿继续沉眠,不过这种尽显生机与繁荣的景象对于目的是想要找到这个部落的首领举行一次挑战并取而代之的瑞维弗雷尔来说,这种还不是自己的繁荣实在是特别的麻烦。

         脸上僵硬的露出了可以称为狰狞的微笑,再对一路上第六次眼中闪烁着炽热光芒向自己问候的“热心”大妈示意自己没事之后,瑞维弗雷尔已经彻底郁闷了起来,虽然其中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她自己已经转了好长的时间却依然无法靠近那座明明又高又大又好认的首领帐篷。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在向着它前进的啊!

         在脑海中思索着,但是在哪怕第七次熟练的拒绝了出现在自己身旁关心自己的热心大妈之后,瑞维弗雷尔也依然没有想出一个合理的结论。

         按照道理来说,一直将部落中间那座大帐篷作为参照物行走的瑞维弗雷尔应该早在一达之前就已经能够抵达那里,但是实际上却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无法靠近那处帐篷。大路她走了,捷径她进了,哪怕是帐篷与帐篷之间的空隙她都已经钻过了数次,但是结果却是他与那帐篷的距离完全没有缩减,从肉眼上看来这种距离甚至被诡异的放大了!

         “只能再用一次魔法了,希望这次能够好受点吧。”

         已经明白这种诡异的事情不是肉体凡胎就能解决的她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虽然,这种决心的后果会让她难受上好长一阵子……

         而在那首领的帐篷之中,自从得到勇士之门被破坏的消息之后就一直满脸郁闷的部落首领总算在见到走入帐内的布拉格时露出了笑颜。

         虽说,他的笑起来的样子真的比刚才皱眉那会儿还要难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