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八章 寒冬中咆哮的头狼
        “吼吼,吼吼!”

         雪原的清晨,世界无比的清净,寒冷到残酷的夜晚让这个白色世界之中的大多数生灵都还未从噩梦中醒来,不过一群适应力强大的生物却利用了这一种环境的优势,使得他们能够在清晨获得远比其他时间更多的猎物。

         “围堵围堵!绝对不能让它们跑出去!”口中用着已经与草原布朗迪人截然不同的语言大声呼喊着,壮硕到比烈马还要高大的身形散发出史前巨兽般的气息。

         “放心,提比亚在对面埋伏着,羊羔跑不了。”

         “对啊,提比亚那家伙可是从来没有失手过呢。”

         “才不是,那家伙前几天不还把狼给追丢了吗。”

         “……别讨论这些啦,快追,不然我们今天就没有饭吃了!”

         调笑讨论着,四个大汉布满肌肉的脸上满是轻松的神色,虽然当谈到所谓的狼的时候他们的心情有些不太愉快,但是这也并不能让追逐着被他们称为羊羔体型却不比蛮牛瘦小多少的雪狼群的脚步缓慢一分。

         毕竟在雪原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永远都比不上能够让自己生存下去的食物。

         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来的好慢啊~”雪原虽说是原,但其实也并非都是平地,就在狼群与大汉们互相追逐的尽头,一面陡峭的山坡就耸立在那里,虽然它身上的陡峭大多都被积雪填满,但是积雪之下却依旧有着足以致命的空洞。

         而就在这山坡的顶端,一个哪怕在冰雪弥漫的雪原之上都赤裸着上身的彪形大汉展露出身影,他随意的坐在隆起的巨岩之上,下身的冬虎皮裙在显示了他实力的同时也让他免去了赤身裸体的尴尬。

         粗壮的手臂瞬间布满了青筋,如蛇般扭动的肌肉让他手中那颗无聊摆弄的岩石瞬间可以与风媲美,看着石子将刚刚出现在视线之内的狼头打爆,提比亚站起他那比同族还要高上一些的身体再一次表示:“你们来的太慢了!!”

         “滚蛋!你想引起雪原之神的愤怒吗!”

         压低的怒吼是对于提比亚埋怨的回答,实力还未能够匹敌整个部落的他虽然被人尊敬,但却并不代表心性桀骜不驯的雪原尼莱德人会对他产生畏惧。挑战他证明自己,这是现在尼莱德人看到他之后脑海中响起的第二件事情。

         当然,前提是要知晓他搏杀冬虎的名声。

         “白痴,雪原没有神!”

         虽然声音减小了,但是从不高也不矮的雪坡上跳下的他却非常肯定传到对面的声音因为距离的关系绝对没有减低多少。虽说不相信有着所谓的雪原之神,但是生活在这个雪崩年年都有的雪原之上,提比亚可不想让自己今天的辛苦血本无归。

         “你这个滚蛋!”

         “你才是个老混蛋!”

         毫不客气的和对面可以说是自己长辈的领头人对骂着,提比亚轻松的抱住扑向自己的灰白巨狼,双臂用力,对方坚硬的脊椎骨顷刻破碎。

         “小心点,别弄坏了狼皮,最近那些商人收购狼皮的价格都涨了不少,迪迪莫拉塔昨天还告诉我部落的盐都快要用光了!”

         “好嘞,你这个幸运的小子,被迪迪看上今后就等着生一窝大胖小子吧!”

         继续调笑着,虽然逐渐汇合的五人都接连不断的承受着巨狼的袭击,但是从小到大都与生死相伴的他们却依旧能够轻松应对。

         “好啦,接下来的羊羔们就先放走吧,现在的猎物已经足够我们的早餐了。”

         深知竭泽而渔道理的长者一边熟练的踢打教训着试图再多收获一些的无知新人,一边招呼着大家开始整理各自的猎物。

         “提比亚,要帮忙吗?”

         或许是看到提比亚几乎要被猎物给埋住了,其实一点也不憨厚的他们纷纷提示着自己可以帮忙。当然,这个忙可不会是免费的,一条鲜美多汁的狼后腿可是一件对于好心人来说必不可少的报酬。

         “切,别废话了,快点搬!。”生气是肯定的,但是看着自己身边这七八具狼尸,再看看对面除了老头之外身边巨狼就没有超出三个的家伙们,提比亚真的是怒气横生,但是他却依然没有办法,这里可不是平原,绳子之类的东西在这里已经可以算的上是比黄金还要珍贵的奢侈品,虽说它最大的用出还是保命来着。

         “真是的,你们这群豺狗。”

         抱怨着,背上已经背上了两头巨狼的提比亚双臂用力各自又提起一头,面色上毫不吃力的注视着对面笑呵呵的大汉们,他又不免再催促上一句:“快点出发,不然休想我分给你们狼后腿。”

         说着,他便已经迈开双腿大步奔跑了起来。

         “真是的这家伙。”

         剩下的四人摇着头,互相无奈一笑,也收拾起了地上剩下的狼尸,朝着提比亚奔跑的方向追逐了起来。

         “那是什么?”奔跑在最后面的年长者执行着自己身为队长的责任,殿后的同时警惕观察着四周的变故,而就在他视线不经意的向后一飘的时候,一抹红色的光芒好似从刚刚提比亚等待的雪坡之上闪烁起来。

         虽说只有一瞬间,但是眼力可以与鹰隼所媲美的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不过,虽然想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散发出如此美丽的光芒,可是鲜血铸成的记忆却让他绝对不会在狩猎的时候离开自己的位置。

         所以还是下次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再找找吧,可不能因为好奇就把部落里小伙子们的后背暴露出去。这样想着,也没前面那些已经跑远的小子们久等,布拉格的经验让他轻而易举的就追上了因为猎物太多而难以保持平衡的他们。

         而在他们逐渐远离的雪坡之上,一位拥有着一双血红色美丽双瞳的强健美人赫然已经从背面的深渊峭壁攀爬而上。

         之前狼狈而逃的雪狼群也不知何时再一次的现出了它们诡秘的身形,亲昵的围绕着刚刚站起身的她毫不吝啬力气的仰天长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