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一首曲子笑红颜
        第六章

         哪想到被推开之后,李朝歌竟然厚着脸皮又上前了两步,将李婉儿的芊芊玉手握在掌心,一脸含情脉脉道“婉儿小姐,在下说的可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呢。”

         林婉儿虽说是个青楼女子,但好在姿色上佳,刚被卖进怡红院,就被老鸨有意想培养成花魁,所以也免受那等肮脏的皮肉生意。而此时,林婉儿听完李朝歌话后,脸上浮现出一抹嫣红,要是被楼下的书生们看到,肯定会被惊为天人,不过现在只有李朝歌一个人能欣赏的到。林婉儿或许是觉得脸上已经烫的不行了,便用了些力气想缩回自己的手。

         可李朝歌已经是个筑基境的修仙者了,力气比常人大了不止一点两点,林婉儿一个瘦弱女子哪里能挣脱的开,在李朝歌目不斜视的注视下,林婉儿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整个人也越来越不自在。

         “这样下去怕是会物极必反,得照书上说的慢慢来才行”想到这,李朝歌慢慢松开了林婉儿的手,一脸抱歉的说道“抱歉,是在下鲁莽了。”

         “不…不碍事的”林婉儿嫣然一笑,指着桌边一个木凳柔声道“公子请坐”

         李朝歌颔首一笑,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见桌子上摆着一架古筝,便又厚着脸皮问道“婉儿小姐还会弹古筝?”

         林婉儿也在对面坐了下来,轻轻拨弄了几个古筝弦颔首回道“学过一会,但弹的还不是很好。”

         “可否随意弹一曲让在下品味一番”

         “婉儿一天只陪一个客人座谈,公子既然是婉儿今天的客人,公子想听什么,婉儿自当是极力满足的”林婉儿说完,当即就拨动了琴弦。

         曲调未出情先现,仅是拨弦弹弦之间,就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弹至柔声时,如缓缓流动的溪水,清清静静,溪水潺潺。待到高潮时,又如惊涛拍岸,风起云涌。

         声停曲罢,李朝歌摇头称赞道“妙,妙啊,婉儿小姐着一曲云水禅心,真是让在下如痴如梦久久难以自拔啊,这应该是在下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一手曲子。”

         “公子言重了”

         李朝歌回道“不过婉儿小姐,据在下所知现在的古筝应大多为长方形,一弦一音,而早些年的古筝有弦十三根,最早却又以二十五弦筝为多,只是最近几年内逐渐增至为十六根弦、十八弦、二十一弦等,现在最常用的便是二十一弦,可婉儿小姐为何还再用二十五弦的弯月古筝”

         林婉儿有些惊愕,一双眸子楞了半天,才嫣然笑道“想不到公子竟然知道这么多,难道公子还是精通音律之人”

         李朝歌脱口而出道“上辈子学过一段时间罢了”

         “上辈子?”林婉儿皱着眉头不解道。

         意识道自己说漏了嘴,李朝歌连忙改口道“说错了,说错了,是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而已”

         林婉儿点了点头,起身笑道“那可否也请公子也为奴家献弹一曲呢”

         李朝歌坏笑道“还是不了吧,我只会弹一首曲子呢”

         林婉儿道“没关系的,长夜慢慢,以曲会友岂不极好?”

         李朝歌道“婉儿小姐真的要听?我这首曲子不仅有曲还有词呢”

         林婉儿笑道“有词岂不是更好”

         李朝歌摇了摇头回道“我这首词曲可不能和婉儿姑娘的雅曲相比,我这首曲子可粗俗的很呢”

         “那正好,奴家雅曲听多了,正想听首粗俗的曲子润润耳朵,俗话说‘雅俗共赏’嘛”林婉儿柔声道。

         “那好吧”李朝歌起身,走到古筝前坐了下来,拨弦之前强调道“既然婉儿小姐要听,那我就献丑了,不过等我弹完之后,婉儿可不能说我耍无赖。”

         林婉儿一笑置之,坐在了李朝歌对面。

         李朝歌这才将双手搭在了弦上面,一番拨弹筝弦试音后,才开始了弹奏曲子,嘴上一边轻哼着“一摸,摸上美人你那玉足纤。二摸,肌润肤滑软似绵。三摸,裙摆边迷离掩。四摸,楚腰曾经舞翩跹。五摸,沟壑间好温柔眠。六摸,交颈缠留彤点。七摸,朱唇艳玲珑言……”

         这哪里是什么曲子,分明就是**不堪的《***》啊。纵然是这个年代没有这个曲子,林婉儿仍然听得一脸通红。

         等一首《***》全部弹完之后,李朝歌故作尴尬的站起来问道“婉儿小姐,你没事吧。”

         李婉儿红着脸没有说话。

         李朝歌立马说道“婉儿小姐可不要在心里骂在下耍无赖哦,咱们之前可是说好的。”

         “不…不会的”林婉儿连连弯头。

         “那在下就放心了”。

         ……

         两个人不知道尴尬了多久,李朝歌突然冷不丁的问道“婉儿小姐有想过要赎身吗?”

         “赎身?”林婉儿微微吃惊,可是楞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道“公子,奴家虽说只是一介女子,但奴家作为这青阳城的花魁,赎身的钱不是一般的人能给得起的。”

         “大概要多少?”李朝歌追问道。

         “一千两白银”

         “青阳城中有谁能给的起吗?”李朝歌若有所思的问道。

         林婉儿想了片刻,颔首道“除了青阳城城主贾康之外,应该没人能给的起,不过……”

         “不过什么?”

         林婉儿说道“不过青阳城城主贾康的儿子贾仁以前也想过要赎我,可奴家没答应”

         “为何?”

         “我不喜欢他”林婉儿如实回道。

         看着林婉儿厌恶的眼神,李朝歌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愣了差不多半刻钟的时间,李朝歌又问道“那你喜欢我吗?”

         林婉儿瞬间呆滞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别急着回答,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李朝歌见林婉儿低着头不说话,继续说道“那如果我要给你赎身,你愿意吗?”

         林婉儿蓦地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

         李朝歌乘胜追击道“婉儿小姐要是答应,我立马想办法给你赎身”说到一半,又起身说道“如果婉儿小姐不答应,那在下就不打扰了。”

         李朝歌说完,竟然转身欲走。

         可就当李朝歌走到门口的时候,林婉儿突然急切道“婉儿答应”

         “真的吗?”李朝歌欣喜如狂。

         “嗯”

         李朝歌闻言,立马笑道“那请婉儿小姐等我三日,三日之后我立马来给你赎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