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花魁林婉儿
        第五章

         然而就在李朝歌听着曲,吃着东西之时,大厅中突然响起一阵骚动……

         “快看,快看,好像是花魁婉儿小姐要下来了”

         “额,好像不……”

         李朝歌顺着众人的目光往楼梯看去,只见一个身穿水色修身长裙,领口处和袖口出皆袖用浅青色丝线锁边,脚踏一双青色丝履,上锈浅粉色荷花,一头青丝用一只莲花簪挽起,垂下少许流苏,看上去不过十八、九的少女正踩着莲步一步一步的往楼下一步步走来。

         李朝歌瞪大着眼睛,目不斜视。

         “这好像不是婉儿小姐吧”

         “恩,是她身旁的丫鬟小蝶”常来客附和道。

         李朝歌却已是震惊“一个丫鬟就已是如此,那他们所说的婉儿小姐岂不貌若天仙,不行,一定要看看,说不定能混到好感值呢”

         青衣小蝶下了楼后,走到圆台中间,原本正弹奏着曲子的人立马都停下来。

         “我家小姐一天只见一个客人,各位都是读书之人,我家小姐特命我前来给大家出个题目来作词曲,谁先作出来,谁便是今晚能与我家小姐月下长谈之人。”

         人群中立马有人喊道“哦?那就赶快请蝶儿小姐赶紧出题吧,这春宵一刻可值千金呐”

         青衣小蝶提了些声音道“所作曲中含有诸位桌上的酒字即刻”

         话音刚落,李朝歌立马胸有成竹的起身道“这有何难,我七步便可将这词曲做好”

         人群中立马一阵哗然。

         一个头束纶巾,手拿折扇之人立马道“你是不是捣乱来的吗?蝶儿姑娘刚说完,你就说你能作好?扯蛋呢?”

         “我要这能作好呢?”李朝歌笑着问道。

         “你要是能作出来,今日你怡红院内所有费用,我替你买单。不过你要是作不出来呢?”

         李朝歌正愁着怕钱不够呢,立马点头说道“我要作不出来,随你们处置如何?”

         “好,你快开始吧,别拖延时间了”

         “哈哈,上辈子学的那些东西终于有用了”想完,李朝歌毫不犹豫的迈出一步,嘴上边说道“伫倚危楼风细细”

         接着立马迈出第二步“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短短七步,李朝歌就无比顺畅将词曲作好了,在一群震惊的目光下缓缓的走到青衣小蝶身旁,笑道“敢问姑娘,我现在能见你们小姐了吗?”

         而楼上一个房间内,一个女人听到第二句时,眉头便一微皱,听到最后一句时,嘴角却已然勾起。

         叮,怡红院小兰对你产生好感,好感值+1,由于长相一般,好感值-1。

         叮,怡红院小菊对你产生好感,好感值+1,由于长相一般,好感值-1。

         叮,怡红院小蝶对你产生好感,好感值+1,目前好感值为1。

         ……

         一连串的提示之声在李朝歌脑海中响起,李朝歌不耐烦的默道“我知道我很帅,获得好感很容易,但你能不能将之前那些没有意义的提示关掉啊,提示那些有用的就行,别影响我撩妹”

         叮,系统已经取消无意义提示。

         “乖乖,真的在七步之内便做好的词曲,这还是人吗?”

         “是啊,给我一天时间想必也作不出这种词曲吧”

         “哈哈,就你那本事,一辈子都作不出来吧,我们还是看好戏吧,婉儿小姐与我们无缘咯”

         ……

         李朝歌很满意自己产生的反响,还在等着小蝶的回答。

         小蝶似乎还处在震惊之中,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让他上楼吧”突然,楼上传来一个轻灵透亮的声音。

         “是婉儿小姐,这小子真是走运了啊,我们在这等了好几天都能见上婉儿小姐一面,这小子竟然……”

         “你就别说了,最惨的还是那位,你别忘了,他还要给那小子买单呢”

         “恩,这么说我心里就平衡多了”

         小蝶这才对李朝歌笑道“公子请随我来吧”

         李朝歌微微颔首,不输礼仪,跟在小蝶身后往楼上走去,刚迈了三阶楼梯时,李朝歌对身后那个折扇书生喊道“别忘了付钱哦,还有桌上的小红小翠,各赏三两银子,我之前可是答应她们呢”说完,毫不犹豫的又跟了上去。

         书生面如死灰,哑口无言。

         李朝歌上到三楼,走过一段长廊,小蝶在一个桃木门前站定,朝屋里说道“小姐,人已经带来了。”

         “知道了,你让他进来吧”

         “是”说完,又转头对李朝歌说道“公子,请进吧”

         李朝歌点头示意,之后缓缓走进屋里。

         “公子所作词曲最后两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中的伊人不知是谁?”

         李朝歌一愣,而后立马笑道“这首词为婉儿小姐而作,这词中的伊人自然是说婉儿小姐”

         “呵,公子与奴家素未谋面,怎么能说是为我而作呢”

         说着,李朝歌也走进了屋里,推开帘帷,只见一女子正坐在窗前梳妆台上梳发。

         见李朝歌进了屋子,女子将三千青丝绾成一个三转小盘鬓、插上两支水晶蓝宝石簪,又慢慢带上一直金海棠珠花步摇、耳系水色玛瑙耳坠,之后才缓缓起身,转头朝李朝歌望去。

         目光碰撞在一起,李朝歌瞬间呆若木鸡。

         “公子,你怎么了?”林婉儿问道。

         李朝歌回过神来,故作惊奇的问道“刚刚发生地震了吗?”

         林婉儿脸上嫣然笑道“没有啊,怎么了?”

         “那为什么我看见了你之后感觉整个世界都天摇地动了”

         林婉儿闻言,木讷许久。

         叮,系统提示:花魁林婉儿对宿主产生好感,好感值+1,由于长相貌美,好感值+1,目前好感值为3。

         “我擦,上辈子看来的‘撩妹经典语录’居然真的有用,还一下涨了两点好感值,爽歪歪”李朝歌暗喜。

         “公子真会说笑,婉儿不过一介女子,怎会扰得天摇地动。”

         “不信的话,你摸摸看,我的心到现在还在扑通扑通直跳呢”李朝歌说完还故意往前凑了几步。

         林婉儿轻轻推开李朝歌,嘴里笑道“公子就别戏弄奴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