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国际名模陈岩出道五年以来绯闻不断,这次被曝光的绯闻女友不是安妮宝贝,也不是裴佩,那么会是谁呢?赶紧和小编一起强势围观吧!”次日头条报道。

         “4月27日晚十点在陈岩的地下车库被拍到他抱着一名神秘女子,从画面上来看两人甚是亲密。4月28日下午两点左右,那名神秘女子再次现身,她来MJ公司探望陈岩,两人互动频繁,可以看出陈岩很心疼那名女子,最后将她抱入电梯中。”搜了你也不知道报道。

         娱乐报道一出来,网友议论纷纷。

         隔壁老杨:“又有人要遭殃了?心疼妹子一秒钟。”

         我是丑逼我怕谁:“这已经是他被曝出的第九个女朋友了,再来俩可以召唤一支足球队?”

         单身狗的夜生活:“陈岩又换人了,我这么帅居然没人要?求萌妹子勾搭。”

         陈岩的粉丝们早已按耐不住自己的愤怒,视频被刷屏,苏燃真真是被黑的体无完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大家猜测神秘女子的身份时,有人在网上发了匿名帖,曝光了苏燃的姓名、学校、联系方式、所有社交软件以及父母的住址。

         苏燃刚打开自己的手机被吓住了。电话被人给打爆了,还收到很多不堪入目的短信,甚至有人威胁她要把她卖到非洲去当奴隶,她倒是很乐观,顺便幽默了一把,“大姐,你还活在上个世纪吧!卖我去当奴隶肯定是赔本的生意,老妹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一开始她仅仅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当她的父母打来电话询问情况时,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回到学校,苏燃感到身心疲惫,一时之间她成了众矢之的,她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听,只想好好休息,赶紧睡一觉,但愿一觉醒来会好一些吧。

         回到宿舍,其他几个女孩都早早地睡下了,她轻手轻脚爬进了自己的被窝,折腾了一天总算可以休息了,沾床就着。

         第二天早上苏燃起的很晚,一看时间十一点半。宿舍里只剩下她一人,平时室友们都会和她一起吃早饭、一起上课,以后怕是再也不会了。

         “无所谓了,我一个人也挺好的,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越说她心里越委屈,两行清泪从脸颊滑落。

         苏燃擦干眼泪,换好衣服,她想出去透透气,散散心。

         出门之前,不想被其他的人认出来,故意戴上了很夸张的墨镜,用粉色的丝巾把自己的脸裹得像个窝瓜,只露出一个鼻子“这下应该认不出来了吧?多亏了我这么机智!”她照了照镜子,很满意自己的新造型,锁骨上的水晶项链在阳光下晃了晃,发出耀眼的光芒。

         校园里出奇的安静,校门外也是一个人影也没有,她的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可还是大踏步朝着校门外的方向走去。

         刚走出校门没几步,身后传来一阵阵脚步声。苏燃回过头去,几个凶神恶煞般的女生围了上来,准确的说是大妈,“你就是苏燃?没错就是她!”

         “各位姐姐,你们认错人了,我真的不是苏燃。”眼看着就要被围攻,苏燃推开一个矮一点的女人,冲出重围撒腿就跑。

         那群人愣了一会儿,带头的是个虎背熊腰的女人,她大喊了一声,“快抓住她!”其余的人才反应过来,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朝着苏燃的方向追去。

         苏燃一边跑还一边往后看,那些恶婆娘穷追不舍,结果她一不小心拐进了一个死胡同。

         “这下好了。”她在心里祈祷,不要打脸,千万不要打脸!

         大妈们本来一个个吭哧吭哧喘着气,缓了很久才说出话来。“就不能跑慢点嘛,欠揍!”

         眼看着那群人步步紧逼,她只能往后退,退到最里面没地方可退了,苏燃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往外冒,背后升腾着一股凉气。

         领头那个女的站了出来喊话,“跑啊,小贱人你怎么不继续跑了?”

         “各位姐姐,我就是出来锻炼、锻炼,你们跟着我跑个什么劲呢。大家都累了吧,赶紧歇歇。”苏燃假装淡定的做着扩胸运动,脸上保持微笑。

         最黑的那位放话了,“我们是来教训你的,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勾引我们家男神!”

         刚刚被苏燃一掌推出去的小矮个也站了出来,“就是,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就敢瞎勾搭人,啊呸!就你也配?我还差不多。”

         这场面比原配捉小三还要热闹,所有人都显出恶狠狠的模样,似乎要将她吞进肚子里,熏她个三天三夜。

         最后怒火化作拳头,齐刷刷砸向苏燃的头部。

         “不要!”在距离双眼只有一厘米时,她紧闭了双眼,护住自己的小脑袋。

         周围嘈杂声戛然而止,她摘下墨镜去看,刚刚那群凶神恶煞的女人全部定住了,那拳头几乎就要捶在脸上。

         苏燃没有注意到胸前的水晶项链发出蓝色的光芒,别样的绚烂。

         “你们在玩木头人吗?”她捏了捏大高个的脸,没有任何反应。

         所有人的瞳孔仿佛被黑色的深渊吸进去一般,十分空洞。

         苏燃从她们的缝隙中跳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

         走出巷子,不止那群女人,来往的行人也全部定住。

         她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高楼建筑变成了一片荒野,行人全部消失。

         安静的世界中飘荡着熟悉的声音,“苏燃,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我是……”

         一位面容和蔼的老人出现在她眼前,记忆碎片在她的脑中拼凑。

         三个月前苏燃为了救下小女孩,遭遇了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经医院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她的灵魂在病房里飘荡,正当她彷徨无措时,有人带着她的灵魂去到了阴司,地下世界并不像传说中那样阴森恐怖。每一个灵魂都会接受前世的审判,快到她的时候,那位老人出现了。

         老人是掌管时间与空间的神,小女孩是他幻化出来,代替他掌控那个领域的时空,没想到苏燃竟然能够看到他。

         就在苏燃被撞出的瞬间,老人静止了时间,但是对她没有任何效果,苏燃还是原路飞了出去,那一刻老人明白了,她就是这一世的时空守护者。

         “她就交给我吧。”老人从判官那带走了苏燃。

         苏燃活了过来,同时获得了控制时间与空间的能力,代替老人守护H市的时空。

         每一个时空的开创都会产生时空缝隙,当人类进入时空缝隙后就会迷失自己,活在虚幻中。而时空守护者的任务是进入时空缝隙,把他们带回现实生活中。

         刚开始她很不习惯,时间与空间的控制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只有当守护者心无旁骛,意念力达到最强的时候才能使用这种能力。

         时间比较容易控制,难的是空间瞬移。一不小心就会出纰漏……

         第一次尝试瞬移,不知道为什么她进入了二次元时空,被固定在一张相片中,还好时空之神及时把她救了出来。

         第二次尝试,苏燃躺在宿舍的床上,轻轻闭着眼,想象睁开时的画面,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第三次尝试,她躺好后,开始意念控制。感觉到身体有些凉飕飕的,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发现她正躺在一个大浴缸里,穿睡袍的男人趴在浴缸边上,仔细地打量她。

         苏燃大叫了一声,动作利索地从浴缸里爬了出去。

         男人向她靠近,“怎么,想和我来个鸳鸯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