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出手
        叮,叮,叮,......清脆的金属交击之声仿佛雨打芭蕉一般,不绝于耳响起。尹龙几人看着远处的惊天碰撞,不觉攥紧了双手,手心满是热汗。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看到眼前毁天灭地,狼烟弥漫的场景,不远处的只身一人的赵无痕心中大定,脸露快意,一副胜券在握的云淡风轻模样。一柄柄由灰雾凝聚而成的长剑,带着毁灭之势,向小银身上招呼而去,将其覆盖而下。豹身之上的镂空银网光芒大盛,一柄柄长剑怒刺其上,一时间火花四射,烟尘弥漫。无数的灰色长剑有的断折开来,化作缕缕灰雾消散。有的被溅射开来,化作漫天的剑雨如天女散花一般,重重的插在地面之上,狂刺出一个个孔洞,扬起无数的沙尘,仿如天灾降临,剑神之怒一般。

         剑雨加身之下的小银,只感觉自己仿如背负大山,沉重无比。而随着时间的拖长,小银感觉背上的大山越来越重,四肢如灌了铅一般,巨重无比。将近两米的豹身,在无数长剑的若无间隙的重刺下,竟如深陷泥沼,在坚实的地面之上一点点的下陷。而随着小银的沉陷,周围的地面竟龟裂开来,崩裂出一道道仿如蛛网般的巨大的漆黑裂缝,举目望去,令人望而生畏。

         千疮百孔,一片狼藉的地面之上。令人心底发寒的巨大裂缝密布其上,四周,无数柄剑身上腾绕着翻卷灰雾的长剑横七竖八的插立。而在漆黑裂缝的汇聚之处,一个一米多深的巨坑格外吸引人的眼球。视线拉近,向内看去。只见笼罩豹身的银色网格状合身巨网,几处豁口浮现,豁口周围,由银光构成的一条条翻卷着耷拉而下。而豁口之处,汩汩的鲜血浸出,滴落在地面之上。尽管如此狼狈堪,小银的兽目之中,仍是浓浓的不屈之色。小银感受着身体传来的丝丝刺痛,缓慢的扭转过头,看着身上的流血伤口,呲牙咧嘴道:“她妈的,真疼啊。”话音落下,他便拖着伤痕累累的躯体,一个纵越,再次站在了地面之上。而由于跳越,似乎牵动了身体上的伤口,小银心底又“嘶嘶”地倒抽了一口寒气。

         老者看着从巨坑之中跃出浑身是伤的小银,正一步步踉跄地向自己走来,兽瞳之中心中仍是浓浓的不屈。胸中火气上涌,大骂道:“该死不活的顽强畜牲,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小银仿佛未听出老者话语之中的威胁之意,仍旧一意孤行的怒骂道:“老杂毛,你的手段不过尔尔,像给豹爷挠痒一般。想要本豹爷坐以待毙,痴心妄想。”

         不远处,尹龙几人看着场中重伤的小银,竟仍然一次次放狠话,激怒老者,都不明所以,暗呼不好。不出众人意料,老者脸上凶狠之色浮现,似乎懒得再与这头冥顽不灵的银纹豹多言,双手迅速结印,散布四周的灰色长剑竟全部晃动起来,仿佛百川纳海,向天空迅速的汇拢而去,合二为一。

         嗖,嗖,嗖,杂乱的空地之上,一柄柄灰色长剑向天空而上。随着一柄柄长剑的汇聚,一个宽约十米左右的,散发着惊天气场的巨大灰色长剑缓缓凝聚而出。巨剑刚一成型,恐怖的剑罡便是席卷而出,搅动漫天的风云,将周围的无数植被绞碎。令人心底发颤的巨剑悬浮在空地之上,恐怖的威势缠绕。正下方的老者双手推出,灰雾翻卷的巨剑便是带着势大力沉的恐怖威能,向着前方的小银当头罩落。

         令人恐怖的巨剑,带着巨大的阴影向小银罩来。剑未落下,摄人心魄的剑气便是将周围切割的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小银看着如威力的巨剑,脸色终于大变,转头看向尹龙,破口大骂道:“该死的混蛋老妖怪,看戏看够了吧,还不快快出手,替本豹爷解围。”

         尹龙几人听到大骂之声,不由一怔,面面相觑,不知所谓。正在几人发愣之时,奇异的波动自尹龙身上传出。紧接着,一缕缕如鬼雾一般的白色气体,自尹龙身上飞快冒出汇聚,光芒一闪,一道魂体便凝聚而成,向小银飞射而去。

         令人恐惧的浓灰巨剑,如乌云盖顶一般像小银降落而下,使下方的小银感到了致命的威胁。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透明的魂体自小银前方凭空显现。小银看着出现在自己前方孱弱的,仿佛风一刮就会消散的虚影,心中大定,如释重负,竟在在场数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慵懒的盘卧而下,丝毫不在意向自己斩落下来的灰色巨剑。就好像前方的那道瘦弱的虚影如神诋一般,即使天塌地陷也能泰然抵挡而下,对其充满不容质疑的绝对信心。

         “老妖怪,你如果早点出现,本豹爷就不会遭此大罪了”小银刚一躺卧下来,便抱怨道。

         “你这家伙,就会逞能。明知技不如人,竟还不停地激怒敌人,真是自取其辱,怨不得别人。况且,年轻人多经历一些磨难,乃是人生的一大幸事。”魂体背对小银,心分二用,与小银侃侃而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身前的魂体虽然在刻薄的教训小银,但透明的双瞳之中尽是欣赏,赞许之色,以及一点点的追忆之色。

         “当年之事,如果能重新来过,本座定还会奋不顾身的那样做吧......”中年男子魂体面露怀念,回忆之色,喃喃自语道。

         恐怖的劲风扑面而来,吹起漫天的风沙。中年男子魂体醒转过来,轻轻的伸出白皙通透的手掌,在在场之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向上缓缓托出。随即,呈千钧之势的灰色巨剑便是怒斩而下。

         轰,惊天的巨响,响彻天地,大地之上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飞快的蔓延而出,延伸向视线尽头。沿途所过之处,尘烟弥漫,大树拦腰折断,建筑房倒屋塔,植被掀飞而起,一副末日之景。

         尹龙几人看着眼前格外醒目的巨大沟壑,心中惊叹不已。一丝丝的不安自心底攀爬而上,脸上的担心之色更加浓重,都不能自已的向场中看去。遮人眼目的尘土缓缓散去,场中的情景渐渐变得清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名老者。只见此刻的老者正不停的掐动着印诀,脸色涨红。当灰色巨剑斩下之后,老者便感觉巨剑如斩在坚硬金刚石之上,毫无建树。心中不由的大惊,暗呼不好,便迅速催动印法,想要收回巨剑。却发现无论如何催动,巨剑都纹丝不动。就好像所有的灵力如泥牛入海一般,不值一提。而在对面,一道魂体悬空,单手虚抓,巨大的灰色巨剑如羔羊一般在不成比例的白皙手掌之中不停颤动,却始终挣扎不托。魂体看着不断震颤的灰色巨剑,似乎感觉有些烦恶,只见其白皙手掌轻轻一握,一声碎裂之声传出。紧接着,巨大的剑身之上,一道道白色的裂纹便是蔓延开来,刹那间便布满剑身,以震撼人眼球的姿态爆碎开来。

         “噗”,灰色巨剑在老者吃惊的目光中,爆裂而开,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气息瞬间紊乱。老者缓缓抬头,向对面看去,脸上满是凝重之色,抱拳恭敬道:“这位前辈,不知为何插手老夫之事,刚才有何得罪之处,还望多多见谅。”

         中年男子闻言,面无表情道:“此地乃本座静修之地,你竟将此地搞得如此不堪入目。不仅如此,此豹与老夫略有交情,你竟敢将其打成重伤,分明没将本座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