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我记住你了
        “听说你要和鱼铁山比斗?”一手持剑,一手捧着一卷书与宋歌对招,浅雪崖抬起头看着宋歌问道。

         “嗯,他当众向我下战书,我不能不接。”一刀一剑在手同时攻向浅雪崖的宋歌,目光专注并没有因为说话而分心:“而且他却是帮我挡下不少麻烦。”

         手腕翻动着驱使三尺青锋对拼宋歌的刀剑,浅雪崖显得游刃有余:“这个鱼铁山我知道,皮肉境里说得上名的几个好手之一,跟你一样也是专情与外功。不过此子内外双修,一门铁像功配合岳山炮捶,皮肉境难有一合之敌。你虽然武学天赋过人,但是本身境界实力还是远不是他这个在皮肉境熬打了三年的老人。

         就我看,这一战。你胜算并不大。”

         叮铃一声,宋歌手中的刀剑被浅雪崖猛地一击横扫磕飞出来,兵器脱手顿时倒退了好几步。满身淋漓的大汗如雨下:“输赢还是得打过才知道。呼……淬骨境果然不凡,就算我这一招没有被你破去。我的体力也已经招架不住了。”

         云淡风轻的收了长剑,浅雪崖一身干净的布衣连点灰尘都没有粘到:“淬骨境的武者都已经开始淬炼骨髓,骨髓壮大,气血也会随之变得更加浑厚。

         你的天赋卓绝,凭借技巧压制可以打败一般的筋膜境武者,但是要记住绝对不可以妄图挑战淬骨境的武者。因为凡是淬骨境的武者,体内的气血都已经强大到你无法想象的程度。

         甚至在一定程度已经开始向着更高层次的生命迈进,绝对不是皮肉境或者筋膜境可以媲美的。”

         “明白明白,我又不傻。怎麼可能去找淬骨境武者,这样的后天巅峰对殴。那不是自找没趣吗。”嬉笑着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水,宋歌接着道:“对了,浅师兄。

         我现在体内的气血已经近乎满溢,每次修炼完都能感受到身体变得沉重起来。你上次说,我短时间内还没办法突破到筋膜境,可是我现在这种状况有法缓解吗?”

         将手里的书卷放下,浅雪崖伸手捏了捏宋歌后颈脊柱:“确实,你身体能够承受的气血已经达到极致,这是因为你从小营养不良,底子没有养好,即使后来有所进补,但还是有些晚了。没办法,水杯就这么大,再怎么往里装水,也不可能超过本身的容量,甚至是把被子弄坏。”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宋歌皱眉道。

         “有,但是比较幸苦。数量上既然已经到了极限,那就只有从质量方面放下,只不过你现在是皮肉境,如果现在就开始磨练气血质量,会造成体血不平。

         你之后每次动用气血,都会对身体造成负担。不过你掌握了冰肌,如果你能把这股力量作用到体内肌肉上,这种负担造成的损伤就可以避免,但是你同时就要承受近两倍的痛苦。你能坚持得了吗。“浅雪崖抬眸望向宋歌。

         “什么坚持不坚持的,试过了才知道。”宋歌笑道。

         “那好,等你和鱼铁山战过之后来找我,我教你磨练气血的法子。”浅雪崖点头道。

         从浅雪崖的住处出来,宋歌直奔山下青原而去。

         距离和鱼铁山比斗还有一多半天,宋歌想抓紧时间猎杀一些野兽获取经验,如果能够在和鱼铁山比斗前,将现在掌握的武学在提升一些等级。

         胜算也会更大一些……

         ……

         武院悬空山下的青原一年四季都有着大风呼啸,强劲的风压不时将大片的草叶压到,发出唰唰的响声。

         自悬空山下向外辐射,越是距离悬空山远的地方,生活的野兽实力也就越强。

         此刻在距离悬空五十公里外的一处草原上,赤裸着上身通体白光挥洒的宋歌正挥拳迎向一头三米多高的黑色大熊。

         一人一兽,一高一矮

         两相争斗,以命相搏

         浑身浓密黑发唯独尾巴是银白色的熊兽名为骏尾熊,身高一丈,力大无穷。等闲的皮肉境武者几乎受不了它一掌之威。

         而此刻与其对轰的宋歌,却毫无顾忌,倒竖横眉,举拳轰杀,一身细密的盈盈白光将宋歌护的严严实实。

         每当骏尾熊的大掌拍在宋歌的身上,这层白光都会猛地震荡一下,变得暗淡起来。可随着宋歌气血的运转,这层白光又会立刻恢复过来。

         紧抿着嘴唇,宋歌鼻息沉重。有着技能系统傍身,世间任何的技艺对于宋歌来说都已经不存在难度,可是现场应变的经验,宋歌却不能通过技能系统来获得。

         而获得唯一的途径,就只能是宋歌亲身进行搏杀,在血与杀中渐渐成长。

         为了应对鱼铁山的挑战,整整大半天都在寻觅各种体型壮硕的野兽拼杀,虽然人与兽肯定会有极大的不同,但气势上还是有些相似。

         眼看着太阳日落西山,一抹橘红的余晖照射到了宋歌的半边脸颊

         “该结束了。”意识到时间不早了,宋歌的眼神顿时一冷。

         “军道杀拳——十兵杀!”宋歌厉喝一声,轰然炸开的气劲呼啸席卷着宋歌的拳头咆哮向骏尾熊。

         在宋歌全力的爆发下,一丝丝细密的暗红色杀气紧紧的包裹着宋歌的拳头,像是一颗颗燃烧的陨石狠狠的砸在了骏尾熊的身上。

         赤尻连拳的拳速爆发,加上军道杀气的附着

         宋歌草创的军道杀拳将二者的威力合二为一,有了赤尻连拳的配合,本身特征明显,速度不快极易被躲避的军道杀气弥补了短板,而杀伤力较低,只能凭借观察后发制人的赤尻连拳也因为有了军道杀气的附着,而威力大增。

         十兵杀,意思是宋歌现在全力爆发,一秒钟最多轰出十拳。也就意味着被攻击者会在一瞬间遭到十次的重拳以及十次杀气冲击。

         嗷!

         一声凄厉的惨嚎,被军道杀气侵蚀胸口也被重拳轰断的骏尾熊,轰的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

         剧烈的打斗让宋歌体温飙升,散去冰肌。宋歌身上的汗水顿时被蒸发起来,远远看去宋歌整个人就像是被刚从锅里捞出来一样,冒着新鲜热气。

         原地稍稍休息了一会,宋歌取出令牌返回了武院。

         武院每天都会免费提供给武者一些食物,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是味道和品质肯定不会让人特别满意。

         如果你吃不惯那些免费的食物,武院自然也有一些高级的食物可以让你大饱口福。

         海味楼

         这里是武院悬空山上几家酒楼中,宋歌最中意的一家。

         而喜欢这家酒楼的原因也很简单,一是这家酒楼的东西味道确实很好,价格也适中。二则是这家名叫海味楼的酒楼,所有的菜式几乎都会海鲜。

         第一次听闻这个地方的时候,可把宋歌乐坏了。要知道以前在地球上的时候,宋歌最喜欢的菜系就是粤菜,本身对海鲜的热爱,也是极为深厚。

         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所以一进门宋歌就熟门熟路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招呼小二点了菜。

         喝着免费的茶水,宋歌无聊的打量着四周。

         没多一会,宋歌点的菜就送了上来

         两条糖醋清鲢,一盘酱辣虾仁,一盅云祥海鲜粥,再加上一盆珍珠米饭。

         简单的几个菜烧的是油光滑亮,香气扑鼻。看的宋歌是食指大动,迫不及待的盛了碗米饭,可没等宋歌下筷子。

         一阵香风袭来,宋歌眼前一花,一名扎着发髻,穿着云纹玄色长衫的白脸青年就做到了宋歌面前。

         “呃……这位兄台……”拿着筷子的手,还尴尬的举在半空中,看着一言不发做到自己对面的男子,宋歌踌躇了一下开口道,

         “闭嘴!吃你的东西!”一句话还没说完,白脸青年一声低喝就堵住了宋歌的下半句。

         “好吧……”翻了个白眼,肚子已经开始咕咕抗议的宋歌,已经无暇再去管这个莫名其妙的男子。筷子连下,大快朵颐了起来。

         稀里哗啦的声音响起,白脸青年先是用手捂着脸,竭力隐藏着自己的面孔,可到最后似乎是实在忍受不了宋歌吃放的动静。

         移开了一只手掌,对着宋歌低喝道:“你能不能别吃了!”

         扒饭的手一顿,宋歌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白脸青年:“你是不是有病,我在这吃饭,你一声不吭的坐到这,我都没说什么,你还没完了。看不惯你可以到别的地方做,又不是我求你在我这做的。”

         没好气的甩了个眼白给白脸青年,宋歌再次狼吞虎咽了起来。

         “你……”被宋歌堵得瞳孔微微一缩,白面青年脸一板,抬手就要朝宋歌脸扇去。

         “如果你的动作继续,我保证下一秒你的手就会被洞穿!”头也不抬的继续吃着,宋歌声音冰冷的一边说着,一边手中的筷子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在桌子上插出了两个透明的窟窿。

         从来没有被这么对待过的白脸青年,脸色变得一阵潮红,嘴唇紧抿怒瞪了宋歌一眼。白面青年回头扫视了一眼四周,站起身对着宋歌冷哼一声:“我记住了!”随后转身离去。

         撇着嘴宋歌学着白面青年的口气:“我记住你了~什么玩意儿,娘们唧唧的。”

         还没走远的白面青年很明显听到了宋歌说的,脚下一歪差点摔倒在地。

         肩头耸动了两下,似乎是在深呼吸平复着自己的怒火,最终白面青年还是忍住了,走出了海味楼很快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