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刺激
        运转卧虎假寐修炼了三个多时辰,宋歌只感觉身上暖流四溢,就像是有一双温暖的小手在他的身上按摩。

         这就是用血肉精华修炼的好处,血肉精华都是中天境以上的武者修士萃取凝练,里面包含最纯正的气血之力。

         用血肉精华修炼,可以让武者跳过食用事物的消化阶段,大大提高修炼效率.

         把嘴里的血肉精华吐了出来,宋歌一看果然稍稍小了一点。活动了两下身体,宋歌站定出拳。砰!一声闷响,宋歌看了看拳头暗叹。皮肉境的巅峰皮肉气血充盈,寒暑不畏,出拳如雷!还是差一点……

         隔日清晨

         宋歌推开房门,一道黑影就挡在了他的面前。宋歌抬头一看,原来是李路。今日的李路面色红润,整个人透着一股浓郁的自信味道。看到宋歌出来,早就等在门口的李路赶忙迎了上来:“宋师弟,早啊.“

         看到李路精光奕奕的双眼,宋歌嘴角一翘说道:”李师兄早啊,看来昨天浅师兄对你的指导很有效啊。一天时间,就学全了前三层的三十一式。看来我要恭喜李师兄了。“洞悉连山剑法前三层的宋歌,从李路握剑走路的方式已经看出了李路掌握了连山剑法前三层的全部精要。

         同时宋歌也暗自称奇,浅雪崖果然有些真才实学。要知道宋歌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教会了李路连山剑的前二十式,而浅雪崖只用了一天就让李路掌握了前三成的全部招式。

         这或许也就是见识经验的差别,宋歌本身虽然完美的掌握了连山剑的前三层,一切的招式用劲宋歌都如明镜在心,了如指掌。但这不意味宋歌就能把这份体悟百分百的传授给李路。

         宋歌不是资深的武者,言传身教虽然效果也很惊人,但还是有所缺陷。不像浅雪崖,本身就是后天境巅峰的实力,对连山剑也是了如指掌,很多要点都可以明确的指出。

         不过就算如此,宋歌的补习效果,还是足以让李路再次前来:“这今天浅师兄不讲课,宋师弟有什么安排吗,不如跟着我一起采溪吧。我和几位同仁接了一个任务,要去采溪边猎杀木妖。到时候宋师弟可以跟着我们,木妖我们只取一枚木心,其他的东西可以送给宋师弟。”

         嗯?李路这是在向我示好?挑眉看着李路,这种几乎摆在明面上的讨好,宋歌自然明白。尝到了位居众人之冠的美好感觉,李路已经欲罢不能。而李路想要继续享受这种感觉,就必须要仰仗促成这一切的宋歌。

         笑了笑,宋歌说道:“多谢李师兄美意。只不过我这几天有些小事,所以实在不好意思。”

         有些失落的点点头,李路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强。我就住在甲字一七六号,师弟如果有什么要帮忙尽可以来寻我。”

         “嗯,好。对了,李师兄,昨天我碰巧遇到了俞师兄。他现在对补习的事也很感兴趣,或许过几天你就会有个伴了。”含笑的对李路说出了这个不算好的消息,看着李路脸色起了变化。宋歌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望着宋歌离去的背影,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李路哼声道:“不识抬举!俞侠?哼……”

         走在前往寻事院的路上,宋歌已经脑补出了李路正在痛骂自己的画面。

         告诉李路俞侠的加入,必然会引起李路的反感,这是宋歌早就想到的。毕竟一个人的皇冠突然变成两个人的平分,换谁也会心有不甘。但是宋歌也不可能永远都教李路一个人。

         一来李路不可能浅雪崖叫的每门武学他都会去学。二来宋歌也不觉得李路可以持续的拿出那么多的血肉精华。

         “听说了吗,伍元安他们出去执行任务。四个人都被砍断了手脚装在了瓮里给送了回来。”

         吹着口哨,宋歌耳朵一动。脚步顿时慢了下来。

         “怎么没听说。现在整个院里都传得沸沸扬扬,据说是西义军那伙人做的。已经有中天境的师兄外出查看了。”

         “唉,现在这世道越来越乱了。都已经开始敢对军阁武院下手。真不知道那群亡命之徒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还能怎么想。还不是因为最近几十年,朝廷的势力越来越弱。各地的宗门、世家都开始抬头。西义军在兖州那边肆虐了这么多年,朝廷一直说抓抓,可抓到现在,反而越来越猖狂。我看哪,再过几年,这伙子土匪都能闯到武院里叫嚣。”

         交谈的声音越来越远,宋歌也停下了脚步。九州大陆上,一直都是有坐镇中州的大夏朝廷把控天下,从上古至今朝廷的势力从来都是雄踞至上,无人档胆敢反抗。

         不论是宗门还是世家,皆都臣服在朝廷之下。

         可是自从一百多年前,大夏的一位储君太子突然暴毙。整个大夏朝廷突然没有来的虚弱了起来,不仅对各地的掌控监管弱了许多,甚至是对于一些反抗起义的暴徒都不管不问起来。

         而这种诡异的状态尤其到了近几十年,就更加明显起来。

         头顶的大山消失,各地的宗门世家纷纷开始有了动作。不仅对于朝廷的命令开始阳奉阴违,就连一些官员,都开始漠视朝廷法度。

         难不成,这个世道安稳了这么多年,现在要开始乱起来了?宋歌心中暗叹,自大夏建庭,两千七百八十二余年。

         这个世界已经安稳了太久,而现在朝廷萎靡不振,各地势力心思也都活泛了起来。乱世已经不远,对我来说,好……还是坏呢?

         一边想着,宋歌一边往前走。突然哎呦一声,宋歌一抬头只见一名穿着水色淡绣长衫的女子,正蹙着秀眉鼓着腮帮子瞪看宋歌:“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走路怎么也不看着点。”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想事情入神了。”知道是自己不注意踩了人家的脚,宋歌赶忙道歉道。

         “楚妹,怎么了?”就在这时另一名男子走了上来,见女子眉头紧皱,顿时问道。

         “没什么,就是不小心被踩了一下脚。咱们走吧。”抿了抿嘴,女子也没有多做计较,拉着男子就要离去。

         被女子拉这样要走,男子看了宋歌一眼也没说什么。可是抬起的脚却朝着宋歌的脚面,踩了过来。

         嗯?察觉到男子的意图,宋歌眉头一挑。念头一动,脚步轻轻往后一挪,让过了男子落下的脚。

         宋歌的退让是因为自己理亏,毕竟是自己没注意踩了别人的脚。可这名男子却不依不饶,即使宋歌退后了,可他依旧没有罢休,继续朝着宋歌的脚面踩来。

         嘿,来劲了是吧。心中闪过一丝不快,宋歌抬起脚尖冲着男子的脚底一戳,同时催动了倒登峰身法大成的真意,正劲反打。

         狠狠地戳在了男子得脚心。男子脸色顿时一白,宋歌的一脚戳的他整个脚底又疼又痒。想和宋歌翻脸,却又怕损坏自己的风度。

         不着痕迹的瞪了宋歌一眼,男子只能强忍着痛楚咬牙跟女子快步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