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软鸡
        前洲府——祁山军营内

         满身大汗的宋歌瘫坐在一座军营帐篷边,淋漓的汗水顺着他的眉角脸颊不住的外下流淌。你妹的,五箱铁料差点把你爹累死。这孙子,你给老子等着。嘴里骂骂咧咧的诅咒着刻薄军需官。歇息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的宋歌,撑着膝盖站了起来,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枚小布包,宋歌看着布包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最后一年,还差最后一年老子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时年不过十七岁的宋歌,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十七年前,正在另一个名叫地球世界上班的宋歌,无妄之灾的被一颗流星一击击中头部!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降生到了世界。宋歌醒的时候,身体诡异的变成了婴儿,就躺在了这所军营门口。

         当班的军士,看见了还在婴儿时代的宋歌,出于怜悯就把宋歌被给抱了回来。抚养长大,在军营里做了个杂工。按照军营里的规矩,宋歌被军队抚养长大,按照惯例就应该留在军队里参军。但是有着超乎这个世界思维的宋歌怎么可能会甘心留在这里。而想要离开军队,宋歌就必须在十八岁之前凑够五十两银子,来赎自己的身。

         从小就立志要离开这个军营的宋歌,除了每个月少得可怜的杂工薪酬,还到处帮忙做工什么拉铁料啊、搬运物资、清理武器等等。十几年的努力坚持让宋歌在十八岁之前就凑够了五十两银子。

         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美好的世界正在朝哥招手~嘿嘿的臆笑着,宋歌伸手抚摸了一下左手臂上的一枚银色的菱形金属凸起印记。

         嗡的一下,叶寒的眼前陡然亮起了一块淡蓝色的光幕

         宋歌

         经验值:150

         看着眼前的光幕,宋歌不禁有些懊恼。虽然在原本的世界活的好好的,结果被一枚流星一击毙命来到了这个世界。但是这项厄运也并非没有给宋歌带来一些好处,而眼前的这个神奇的系统便是那个好处,只是这个金手指简洁有些出奇,十七年的研究让宋歌到现在也搞不明白这个光幕系统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宋歌,你个野小子死哪去了,活干完没?!”这边宋歌还在意淫着离开军营后的生活,那边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也随之响起。皱了皱眉,宋歌收起了装有五十两银票的布包,撇了撇嘴:“叫你妹啊叫,老子走的那天一定找机会把你捶一顿。”不过这些话宋歌也只是心里想想,毕竟殴打军官可是重罪,一旦查明就是死罪。

         抹了抹汗水,宋歌伸了个懒腰道:“来了来了。”小跑到军需官的面前,宋歌挤着笑脸说道:“傅大人,活我都干完了。”

         皮肤白嫩,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傅元庆是左营的军需官,虽然无才无德,但姐夫却是左营三大偏将之一。垂眸看了一眼宋歌,傅元庆捋了捋小胡子:“嗯,活干的不错。拿着,爷赏你的。”随手扔给宋歌几个铜板,傅元庆接着说道:‘听说你攒够了钱准备离开军营。“

         正眉开眼笑数着着铜板的宋歌一听傅元庆这话,面色陡然一僵:”傅大人也听说了啊,是的。小人在军营里生活了十几年,虽然也很舍不得。但是还是想出去看看。“

         点了点,傅元庆道:”嗯,年轻人是应该出去闯闯。那就先祝你成功了。“

         虽然有些意外傅元庆居然没有为难自己,但能过关总是好的。就在宋歌感恩代谢的朝着傅元庆鞠躬的时候,宋歌面前的傅元庆突然伸出右手,一枚寸长的淡黄色玉片藏在手心,傅元庆在宋歌肩膀上轻轻一拍。

         ”呃……“一声闷哼,正低头没有注意道傅元庆动作的叶寒只感觉身子一麻,随之瘫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傻子,还真以为攒够了银子就能离开军营。“惊怒的瘫倒在地,宋歌眼睁睁的看着傅元庆的身后走出来两名士兵。

         其中一名士兵快步走到宋歌的面前,在宋歌的身上穷搜一顿,搜出了宋歌的身上的银票:”傅大人,给您。“

         颌首接过银票,傅元庆嘴角咧起一丝弧度蹲到宋歌的面前,面容带笑的看着宋歌:”宋歌,你从小在军营里长大,好不容易成年,居然妄想离开,你走了这些活谁干?实话告诉你,攒足了银子就可以离开军营的消息其实是我放出去的,为的就是骗你们这傻劳力给我攒银子。“

         站起身来,傅元庆伸出右脚踢了踢被符箓封住身体的宋歌,嗤笑一声:“憨货。你们两个把他拖去死囚营,就说他意图盗取我的财物,被我发现后,还试图袭击我。幸亏你们及时赶到制止了,本官宅心仁厚,念在他在军中做了这么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免了他死罪,就送去死囚营服役吧。”说完傅元庆取出了一块巴掌大的令牌,递给了其中一名兵士。

         “这是我的腰牌,你们去死囚营直接给营门的兵士看,他们就明白了。”

         恭敬的接过腰牌,两名兵士应声:“是,傅大人。”

         像是拖一条死狗一样,两名兵士驾着没连手指头都不能动弹一下的宋歌离去。瞪着猩红的双眼,宋歌死死的盯着傅元庆的脸,那感觉就像是要把他的样子永远的刻在眼睛上。

         被宋歌充满了血丝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傅元庆没有来的心头一乱,竟扭头避过了宋歌的眼神。可刚一转身,傅元庆又感到一阵荒谬:自己堂堂左营的军需官,居然会怕一个没成年的憨货。嗯,一定是我昨天没休息好。对了听说成立新开了一家花坊,嘿嘿。有了宋歌这憨货的五十两银子,又可以去快活一阵子了。“

         一想到城中花坊里的那些曼妙身姿,傅元庆的心里一阵火热。刚刚被宋歌眼神震慑的感觉,瞬间烟消云散。急不可耐的迈着步子朝外走去……

         ……

         祁山军是前洲府五支大军中最末流的一支,不仅人数最少,武器装备也多是次品,甚至是主力军队淘汰下来的二手货。军务也主要是配合守城军进行地方治安。十七年来,真正打过的仗不超过一掌之数,且都是剿灭山匪之类的小把戏。

         祁山军内共有五座大营,前后左右各一座。同时特设一座死囚营,死囚营内服役的多是一些重刑犯、兵痞以及犯了军纪但罪不至死的兵士。

         被两名兵士拖着走向死囚营,宋歌的内心一片冰冷,完了,钱被抢了不说,还要被发配到死囚营。目光黯淡无光的宋歌,低首怔怔的望着地面。符箓的效力已经渐渐消失,宋歌的四肢头颅也都能有动作。

         死囚营的名声宋歌这些年也听过左营的将士们提过,据说那里的是整支大军最混乱的地方,每天都有打架斗殴的事件发生,因为都是重刑犯和兵痞,就算是打死人也是死不足惜。听说不少犯了军纪被送进去的兵士,不是被玩弄死了,就是被打死了。最好下场也是被折磨的疯疯癫癫,捡回了一条命,从此也活得不像是一个人。

         死囚营的营帐距离左营不算太远,两名兵士架着宋歌来到死囚营的营门口,掏出傅元庆给的腰牌递给守门军士一看。那名执长枪,脖子上有一个环形伤疤的军士顿时了然一笑:”看来傅长官又有收获啊。“

         看着守门军士饱含深意的笑容,押着宋歌来的两名兵士也讪笑道:”嘿嘿,好说好说。“

         ”好了,把他交给我你们走吧。对了,回去告诉你们傅长官一声,最近上头有人要过来,让他近几个月不要再往这里送人了。”

         接过宋歌,守门军士说道。

         两名兵士点了点头道:“好,回去我们一定转告。”两名兵士说完朝着守门军士一拱手,转身离去。

         剩下宋歌和守门军士两人,守门军士看着一脸黯淡,生无可恋的宋歌不禁笑道:“这么大的毛孩子都骗,傅元庆这小子可越来越缺德了。行了,别垂头丧气的了。其实在死囚营也不坏,至少没那么多规规矩矩啊。”守门军士哈哈一笑,单手提着宋歌走进了军营。

         一进营门,宋歌立马就闻见了一股铁锈的味道。死囚营虽然也是祁山军的大营之一,但是营地却只有其余四营的三分之一。一排排淡黄色的营帐搭建在被开垦出来的平地上。空散的场地上,上百名五大三粗,一身筋肉在阳光下散发油光的魁梧大汉各自活动着。

         祁山军的总数这么多年一直保存在两万左右,四大营每营五千人。每当有战事或者是剿匪任务,打先锋的便是独立于四营之外的死囚营。所以死囚营一直也曾被称为先锋营。不过军中的将士们却更喜欢称呼其为炮灰营。

         三个月,前洲府南边的云落山有大批草匪聚结,呼啸山头组成狼牙寨。祁山军奉命与守城军联合剿匪。一场仗下来,狼牙寨一千三百名草匪死伤八百,剩下的尽数逃亡。而祁山军当时两千五百之数的死囚营,在这一场下来,也被消耗大半,九百人死于攻山途中。还有六百人都有或轻或重的伤势。在勉强支撑回营,却得不到良好医治之下,又相继死去三百余众。

         而宋歌刚才一进门就闻到的铁锈味,其实就是营内伤兵身上的血腥味。

         “吴三,过来!”

         在营地上扫视了一圈,守门军士冲着一名额上长着一块乌青胎记的大汉一招手。

         “来了来了。刘爷,您叫我?”

         吴三体型壮硕,身材高大。站直了比守门军士要高整整一个头,可是跑到守门军士面前,吴三却尽力的弓着腰,让自己显得卑微些,谄笑着问道。

         “他就交给你了。最近上头有人下来,魏大人吩咐让你们最近都老实些。要是出了岔子,让上头来的人不高兴。你们的小命都给我小心点。”

         伸手在吴三的脑袋上戳了几下,守门军士把宋歌交给了吴三后,转身离去。

         守门军士离去,吴三脸上的讪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让人生畏的彪悍,低头看着仅仅只到自己肩膀的宋歌,吴三咧嘴一笑:”又是被傅元庆那孙子坑来的吧。这世上傻子还真多,五十两银子啊,攒的很辛苦吧。“

         被吴三戳中了痛楚,宋歌顿时怒目而视。

         ”诶呀,还敢瞪我?!“一把把宋歌的脑袋夹在胳膊里,吴三狞笑着道:”小子,来到死营我劝你还是乖一点,否则……嘿嘿。快,叫声吴爷爷我就放开你。“

         吴三粗壮的手臂,把宋歌勒的脸色铁青。死咬着牙,宋歌就是不张嘴。没过一会,宋歌的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两眼也开始泛白。眼看着宋歌就快被自己勒死,吴三眉头一蹙松开了宋歌:”妈的,还真是个傻子。“

         ”咳咳咳……“瘫倒在地,空气重新涌进肺里让已经快要窒息的宋歌又重新活了过来,剧烈的咳嗽着,脸颊消失火烧一般的赤红,让宋歌看起来狼狈极了。

         一把拎起宋歌,吴三半拖半拽的把宋歌拉到一旁的空地上:”弟兄们快来看看,又来一个被骗光钱的傻子。“

         吴三的叫喊声让不少空地的人都投注来了目光,被上百人像是小丑一样的盯着,宋歌愤怒的想要把吴三狠揍一顿,可无奈的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健壮如牛的吴三压根就不是从小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宋歌可以抗衡的。

         胸膛里的怒火在汹涌的燃烧,可宋歌却只能压抑着自己做出冲动的事来。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从前生活的那个法制社会,这个世界人命并不值钱,尤其是在这座每天都有人死去的死营中。

         见宋歌就像是一个哑巴一样,任凭他们怎么嘲弄都不出声,既不反抗也不怒骂。吴三等人渐渐也失去了玩弄的兴趣。

         一脚把宋歌踢到旁边,吴三啐了口:”软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