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浅雪崖
        “咱们军阁武院其实并非一座学院,而是两座。军阁为负责修士,武院则负责武者。军阁有上下阁之分,上阁都是中天境的大修士,下个则是后天境的普通修士。

         武院也是一样,有内外院之别。内院是中天境的武将,外院是后天境的普通武者。武院外院有上百位武道名师,有的是被朝廷聘请,有的则是自愿前来授课。

         当然大部分还是一些武院的往届师兄,这些人都是后天境的资深武者,经验丰富。他们授课其实也是在积累自身,好做准备突破到中天境。

         我现在带你去见的浅雪崖师弟,乃是外院有名的名师。

         本身是淬骨境巅峰强者,积累深厚。随时都有可能叩开天地门,突破到中天境。

         不知多少师弟想拜在他的门下,你这次是有林大人亲口点将。所以才能拜在浅师弟门下,定要好生努力修习,为朝廷,为人族效力。”

         带着宋歌一路飞驰而过绿野漫漫的大地,两座悬空而起的仙山浩荡荡的充斥在天地之间。

         两座仙山毗邻浮动,左边的一座山身环绕着层层青云仙雾,白玉之姿的灵鹤飞旋再侧,五色十光的仙芒不时爆发,将整座悬空山照应的更为不凡。

         右边的悬空山,上下玄色,遍插刀剑,浓厚的威势在虚空中凝聚出百般诸相,或挥拳嗔怒,或半颌冷笑。甚至是两两相搏,将虚空打的砰砰闷响。

         驾驭飞剑化作一道明黄色的剑虹,黄镇带着宋歌一头扎进了右边的悬空山中。刺破层层障目的云雾,宋歌两眼一花,已经落到了一座暗黄色茅草搭建草房前,宽阔的院落中开垦着两三片菜田,色如碧翠的菜叶上挂着圆润如珠的露水。

         似乎是听到了宋歌黄镇落地的身影,刷着褐色朱漆的木门缓缓拉开了一条缝隙。一双透着丝丝精光的眼眸自门口的黑暗中激射而出。

         看到这双雪亮的眸子,黄镇脸上轻轻咧出一丝笑容:“恭喜浅师弟,欲障已破。中天有望啊!”

         “原来是黄镇师兄啊。承师兄吉言,最近确有所悟。也算了了多年夙愿。”

         木门打开,身穿蓝灰色长褂布衣,双臂衣袖都挽到小臂处,仿佛田间干活的普通青年似的浅雪崖走了出来。笑着冲黄镇拱了拱手,浅雪崖道:“师兄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小院。”

         “云州行走林大人刚刚来过,送来了这位小兄弟。嘱咐要好生教授。人我带到了,我还有事了,就不多留了。”回礼拱手,黄镇转身拍了拍宋歌的肩膀,随后摇身化作一道冲天的剑虹瞬间消失在在了天际。

         黄镇离去,宋歌有些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个样貌普通,一双眼睛却亮的吓人的青年。

         “浅师兄好,我叫宋歌,请多指教。”吞了口唾沫,宋歌走上前说道。

         一言不发的看着宋歌,浅雪崖绕着宋歌走了两圈:“背胛后收,掌侧偏内。你多大?”

         “十七。”宋歌老实回答道。

         “十七?不像,不像……”

         听到宋歌的回答,浅雪崖眉头顿时一蹙,又绕着宋歌走了两圈:“有点意思。这块令牌你拿着,顺着山道向下。

         过了山碑,那里是你们这次新入院弟子的居所,找一间没人的先住下。我这几日不开课。你后天再来这里听讲。日用杂物,在山碑那会有人告诉你去哪领。今天就这样,你先回去吧。”

         砰!

         一人多高的木门紧紧关上,一阵凉风吹过。手握着一块黑铁令牌的宋歌,怔怔的站在原地。半晌才苦笑一声,就这,还名师……无奈的摇了摇头,既来之则安之。在见识过先前诸多近乎颠覆三观的存在后。宋歌也慢慢习惯了。

         拿着令牌,宋歌转身出了浅雪崖的小院。顺着山道一路向下,路旁一幢幢形态各异的居所千奇百怪,有的是古色古香的别雅门庭,有的则是透着阴森诡异的黑色山洞,有的是流水潺潺,柳叶轻摇的湖中小舟。

         这么一看,浅雪崖还算是正常的了……一路上宋歌也遇到了很多和他一样,脸上稚气未脱的年轻人,可每一个都是那么的行色匆匆,不等宋歌开口,就急匆匆的走进了一间又一间洞府内。

         找不到沟通的对象,宋歌只能一路向下。从半山腰的位置,一路走到了接近山底的地方,越是接近悬空山的下方,山道便越是窄细,甚至开始可以隐约看见外边缘那高耸的远端。

         “武道唯诚!”

         偌大高有十数丈的石碑深深的扎根在地面,斑驳透亮的石碑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四个大字。

         看到这四枚仿佛人用手硬生生画在上面的大字,宋歌喉头一紧,就像是看见了一尊拔天举地的盖世枭雄,挥舞着铁拳怒天而吼。

         而还没等宋歌从这股莫名的感觉中苏醒过来,他的肩膀突然一沉。

         晃了晃头,感到肩膀的异常。宋歌扭头一看,只见一只浑身长着灰白色长毛,就像是地球上的小熊猫似的动物,正站在他的肩头,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死死的看着他。

         “小子,第一天报道?”

         纯熟的人话,从小熊猫的嘴里说出来,着实吓了宋歌一跳。

         “你……你是?”

         看到宋歌一脸惊讶的表情,小熊猫撇了撇嘴:“乡巴佬,灵妖都没见过。听好了,爷爷叫九叶。你可以叫我九爷,小子第一天报到。孝敬钱准备好了吗?”

         一脸市侩表情的小熊猫九爷,挫动着细小的手指,一双大眼精光直冒。被九叶人性化的表现,搞得有些无奈。

         宋歌一抖肩膀,把九叶抖了下来:“小家伙,你有些太放肆了。”

         虽然面向上只是十七八岁的孩子,但是算上在地球的时间和这个世界的时间,宋歌已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虽然平时为了不露馅,宋歌都是装作一副少年的模样。

         但是一个人的时候,宋歌还是会自然而然的表现出一个成年人的威势。

         “混蛋,你叫谁小家伙。要叫九爷!”对于宋歌把自己弄下来,九叶颇为不满。举着小拳头就要再次冲向宋歌。

         “嗯?”

         宋歌两眼一眯,心脏里那丝冰凉的杀气缓缓露出了一丝马脚。暗红色的砂砾隐约浮现。让宋歌看起来多了一丝渗人的阴森。

         军道杀气一出,小熊猫九叶嚣张的气焰顿时一滞。僵硬的放下拳头,九叶慌张的倒退了两步:“原……原来是……武者大人啊。您好,我是灵妖九叶。您是来领取新生物资的吧。请稍等……”

         风一样撒丫子离开,没够一会。九叶就抱着一大推打包好的个人物资恭敬的放在了宋歌的面前:“这是你的物资大人,您还没有住所吧。需要我带您去挑吗?”

         看着前后态度几乎一百八十度翻转的九叶,宋歌心里暗道,难不成这山上不仅有武者,还有别的人,看这丫这态度,平常一定是没少欺负啊。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伸手接过物资,宋歌出言拒绝了九叶陪同的建议。

         目送着宋歌背着高高的行囊渐渐消失背影,九叶长舒了一口气,装模作样的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我去,最近这是怎么了。怪物一个接着一个,上个月刚来了一个筋膜境领悟铁血战气的变态,这次更狠,军道杀气。这世道是怎么了,天才井喷吗?”

         然而,九叶的这一席话,宋歌都已经听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