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卧虎假寐
        魏子安走后,刘大夫看向宋歌的眼神顿时有些不一样了。

         原先宋歌被送来的时候,前锋营的主将谢国锋大人就来嘱咐过一定要全力医治,而现在权掌死营的两大偏将之一的魏子安又跑来叮嘱了一边。

         一时之间,宋歌这个还是满脸稚气未脱的小伙子,在刘大夫眼里开始变得神秘起来。

         刘大夫疑惑好奇的眼神,宋歌没有感觉到。

         得知了此次剿灭的细节后,宋歌也放下心来。开始研究起自己昏迷前,获得的那股神秘力量。

         军杀三式(大成):军道杀气

         简单的文字说明,没有任何的详细解释,而宋歌试着继续向上添加经验值,也已经毫无反应。

         蹙眉看着这一行字,宋歌心中想道,原来一门武学的提升顶点便是大成。军道杀气……有点意思……

         军道杀气,这是一项没有实质杀伤力的能力。

         他让宋哥领悟拥有了一种独特的感觉或者说是气息。

         宋歌可以将这个气息准确的施加给任何人,就像是小说中那些虎躯一震,便能让敌人丢盔卸甲那样。

         只不过宋歌的这项能力没有那么强,同时对身体也有着不小的压力。

         闭上眼睛宋歌缓缓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恍惚间宋歌似乎看见了自己的胸口处有着一条暗红色的小蛇在上面盘旋环绕,显得诡异十分。

         宋歌的意念稍稍触及道这条小蛇,一股熟悉的阴冷肃杀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但是却对宋歌没有任何影响。

         这就是那道军道杀气吗?收回念头,宋歌轻喘了几下。

         浑身上下的隐隐做痛,让宋歌很不舒服。想扭动一下身子,却又发现这样只会更加难受。

         对了,我杀了狼妖,应该有不少经验值吧。突然想起来这茬,宋歌赶忙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经验值:202

         我去,这什么情况?一头狼妖竟然有两百点经验值?难道我无意开启了双倍经验卡?有些震惊的看着屏幕上那行数字,宋歌的心里可以用波涛汹涌来形容。

         最初的震撼后,冷静下来的宋歌想了想,其实也差不多。

         毕竟那头狼妖手段恐怖,正面搏斗宋歌恐怕都撑不过五分钟,如果不是两天宋歌都在用下流的手段,不断的磨灭狼妖的心理,那最后的军道杀气未必能将狼妖一下伏诛。

         两百点啊,该怎么花呢?思忖了一下,宋歌目前掌握的武学,有三项:熬炼身体的虎熬图,刀法军杀三式,身法倒登峰。

         目前军杀三式已经提升到了大成境界,无法再提升。

         所以剩下的就只有虎熬图,以及倒登峰两个选择。

         先提升哪个呢?目光在两个选项之间摇摆不定,其实宋歌心理上是倾向于提升虎熬图,因为虎熬图是用来提升肉身境界的,而且目前已经有了78%的进度,提升它的话,性价比相对更高。思索了半天,宋歌最后把心一横,算了,就跟着感觉走吧!

         提升虎熬图!

         进度不断提升,100%的字样一闪而过。

         虎熬图(大成):卧虎假寐

         轰!

         无数肉身的肌理细节在宋歌的脑子里炸开,气息的调整,念头的观想,身体的轻颤,大量的经验技巧,完美感悟随着虎熬图的大成,被宋歌所领悟。

         果然是军中的大路货,一层便已经是极限了,不过这个卧虎假寐的法子,虎熬图上我记得是没有收录的啊……

         饶有兴趣的体悟着多出来的这门技法,宋歌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技能系统会把一门武学的所有技法全都贯通,包括最核心的部分。

         在军中生活了生活了十七年,宋歌也耳濡目染的知道了一些武学上的事情。

         其实每一门武学在创立之初,创立者都会将最最核心的一部分,隐藏起来。一是为了考研后来修习者的悟性,二来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手。

         万一后来人有练了自己创的武学,再反过来把自己给教训了一顿,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像是虎熬图,这门军中普遍流传的肉身锻炼之法,有很多人都练到了极限。

         因为功法的限制,即使是将虎熬图连到极限,也不过是皮肉境巅峰,所以很多人在达到皮肉境后,变回更换锻炼之法。

         而肉身锻炼之法的更换最多只会耽误一些开始熟悉的时间,但为了更高的成就,更换武学是很普遍的事。

         所以即使是祁山军有上万修炼虎熬图的士兵,宋歌也从未听说过有谁连成过这招——卧虎假寐。

         因为成就低的还没把虎熬图练到极限,而成就高的在练到极限后又会果断更换功法。毕竟虎熬图只是一门入门级的武学,再怎么深练下去,成就都注定不会太大。

         只有像宋歌这种有着神秘技能系统可以直接提升武学等级的变态,才会把每一门武学都练到大成极致。

         细细体会着卧虎假寐的功用,宋歌的脸上渐渐浮出了一丝喜色。原来如此,可惜了这么好的一招创想,却因为本身功法太过低级,至今没有人发现,可惜实在可惜啊……

         ……

         汗若铅汞滴下,砸散三两黄沙。

         烈日下,死营一千五百六十七名士兵,皆是精赤着上身,手持长刀站在煌煌烈日之下。灼热的阳光,疯狂的蒸干着这些魁梧汉子身体里的水分,化作一滴滴汗水洒落到脚下的沙地上。

         整齐的军列前,宋歌同样精赤着上半身,露出能让痴女流涎的壮实肌肉,过肩如瀑的长发被宋歌用一根麻绳随意的束在脑后,同样手持着一柄制式的长刀,宋歌迈步走到队伍前,眉宇微蹙,宋歌厉声喝道:“破敌!”

         “杀!”

         一千三六十七道直冲云霄的喊杀声,震撼四野;连远处的山林里的飞鸟都被惊飞一片,呼啸着飞去天边的云际……

         威吓的刀锋带起阵阵的气劲将宋歌额前的几缕碎发吹得飞扬起来,微笑着拍了拍手,宋歌道:“好!刀法凌厉,气劲天成。你们的破敌刀招已经是入味三分,这次大比我们死营胜券在握。”

         听到宋歌说的,底下的死营兵士们顿时欢呼了起来。

         看着如孩子们般高兴的死营兵士,宋歌高兴又有些惆怅。

         高兴的是在他悉心的教导下,这些死营的兵士已经基本掌握了军杀三式的一些要领,就宋歌看来已经比其他四营的兵士要强上不少。

         同时因为宋歌发现了祁山上有半妖存在,随后祁山军出兵剿灭,导致了原定时间的大比被推迟了一个多月。而原本准备打算借着祁山军大比来物色人选的林平渊却等不下去了。

         三天前,林平渊亲自来到死营对宋歌发出邀请。

         居于腹地,平时了无战事的祁山军,安逸而平稳。如果没有见识到祁山上的半妖,宋歌一定会留在祁山军,先老老实实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可是在见识过那种非人的存在后,宋歌的视野也变得开阔。

         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十七年,宋歌的生活圈子就是在这个小小的祁山军营。所闻所见,就如同井底之蛙。

         这一次林平渊的突然邀请,无疑是给宋歌提供了一条离开井底的绳索。

         思虑再三,宋歌最终还是决定接受林平渊的邀请。

         原因无他,祁山军固然安稳,但是在这里宋歌能够接触到的东西却也很少。有这技能系统的宋歌,唯有去往更广阔的天地,才能以此来丰润羽翼,才能展翅翱翔。

         在营地上欢呼着,一些敏感的死营兵士也察觉到了宋歌情绪的微妙。已经知晓宋歌不日就要离开这里的死营兵士们,换换平息了欢呼。

         对宋歌颇有照顾的老吴,吴大勇走了出来深深吐了口气,然后狠狠砸了一下宋歌的胸口:“你小子总算要走了,你看你来这些天把我折腾的。你……”

         老吴话没说完,宋歌却走上前来一把熊抱抱住了老吴:“谢谢……”

         一腔准备好的嫌弃,被宋歌两个字堵在了嗓子眼,叹了口气眉角柔和下来的老吴伸出手拍了拍宋歌的后背:“外面不比军营,达官贵人多。你自己要多小心。”

         “嗯!”重重地点了点头,宋歌松开手转身提刀挑起了地上的行囊,环顾了一眼面前的面孔。宋歌咧开嘴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老哥哥们,我走啦。你们……多保重。”

         说完,宋歌转身毅然离去,心中有些抽痛

         这里不是疗养院,而是阵亡率最大的死营,这一次离开,宋歌不知道下一次回来,这些面孔会减少多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