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黑化?
        日光穿过干枯的枝桠落在雪地里,周遭除了偶尔两声鸟鸣,再无其他声响。

         男人哑声发出一声长叹,从地上站了起来。看来威犽他们已经离开了,地面上血迹干涸,已经呈现棕黑色,可能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雪地里孤零零地躺着他撕破的上衣,显然已经不能穿了,他只好暂时运转神力来御寒。

         神力和灵压运转起来差不多,差别就在于神力不一定得储藏在灵场,而是可以移动到身体任何部位,但这股神力和他还不契合,稍不留神对方就会不安分地在他体内游走。

         你以为这是你的新家么,我才是掌控你的人!

         他不满地嘁了一声,随后警惕地释放出一阵灵压,渐渐向四面八方散去,他很快“看到”,五百米外的地方躺着一个人。

         ——基丽雅!

         他脸色一沉,立即纵身跃起,踩着半空中枝干飞身赶过去,基丽雅一个人晕倒在雪地里,但可疑的是,身上并没有任何血迹或是伤痕。

         卡米洛把她扶到怀里,“基丽雅?”

         基丽雅紧阖着眼,睡得极沉,而且呼吸均匀。卡米洛只好把手按照她胸口,那是最靠近灵场的地方,然后把自己的灵压注了进去。

         果然有些不对劲,基丽雅的灵场内有一层薄膜状的隔膜,灵压完全不能冲破那道薄膜,于是他换成了神力,这一次带有侵蚀力的黑暗迅速腐蚀了隔膜,把那道力量融化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咳咳。”基丽雅睁开了眼,下一刻,立即挥手反击过去。

         卡米洛抓住了她的手腕,“是我。”

         基丽雅认出了他的声音,愣地顿了顿,身体本能地保持戒备,喃喃道:“你的气味变了……”

         “我知道。”卡米洛垂着眸,辨不出话中的情绪,他扶着基丽雅站起身,“是谁伤了你?”

         基丽雅咳嗽了几声,转头看着他,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有些不对劲,你的眼睛……好像没有瞳孔……”

         他的瞳仁一片漆黑,没有内部的瞳孔也看不到焦点,甚至细看的话,眼球已经丧失了原本的构成,似乎是由某种黑色的物质充斥其中。

         卡米洛表情冷漠地拦住了她:“我没事,视觉正常。”

         “卡?”

         “我们需要赶回伊里斯,零还在那里。”

         这么一说基丽雅才反应了过来,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佩拉和伊里斯的人也不知道会对零做什么,她连忙跟上卡米洛跃上半空,顶着迎面的寒风,她又发问:“你这段时间都在哪里,我明明听到你与人打斗?你没有受伤?”

         卡米洛扫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继续赶路。

         他不仅瞳仁发生了变化,甚至是肤色都变得有些灰白,尤其是刚刚那一回眸,眼神淡漠,抱有一丝提防,令人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隔阂感。

         基丽雅微微蹙眉,卡米洛怎么变成了这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和佩拉的反常有什么关系?

         但如今的情形也由不得她去仔细琢磨——他们抵达了伊里斯王城门下,由于一路使用灵压赶路,基丽雅累得有些喘气,抬头擦着满脸的汗水,但转眼看去,卡米洛居然神色自定,别说流汗了,就是呼吸都非常平静。

         接着他走到紧闭的城门前,突然五指成爪,一手突入门中。

         ——轰隆。

         石块砌成的城壁都在这冲击力下颤栗起来,他再猛一后扯,竟然硬生生将城门扯开了一个大洞。一众侍卫震惊地候在门内,见此情,全都惊恐得僵住了身体,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别动手,”基丽雅匆忙拦住他,“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不必和平民计较!”

         面前的男人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接着绕开她,走向那群吓傻了的侍卫,一阵灵压以他为中心蔓延开,沉如大海,瞬间侵入那些人毫无基底的灵场,剥夺了他们的意识。

         一个个人扑通倒地,基丽雅小心探查了其中一人的鼻息,还活着,太好了卡米洛没有杀他们。

         “我不杀他们,是因为留着还有用处。”卡米洛转身走进城内,字字清晰冰冷。

         基丽雅愕然僵在原地,这绝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脾性温和的少年,她本想质问他,却不知如何开口,只好起身紧紧跟上。

         卡米洛已用灵压感知到零的位置,他不急不缓地走上城门一侧的阶梯,将路上遇到的侍卫全都震晕,,他沿着城墙上壁走到临近湖水的的高台处,居高临下地盯着下方僵持不休的战况。

         紫鳞的仙女龙被人用锁链缠住了龙嘴和翅膀,锁链由精铁制成,粗细犹如成年男子的胳膊,很难挣脱,零只能闷着声发出不甘心的嘶吼,可惜它不是什么具备战力的品种,一不会喷火,二不会放电,唯一的特长就是飞的比较快,可这些人居然趁它睡觉捆住了它的翅膀,被困在地面的它真是一条废龙了。

         基丽雅愤怒不已,可待她看清那些魔人后,顿时震惊地愣住了——那些是自卫队的成员!

         “我们两人都下落不明,蝼蚁们也只能依仗王权了,威犽要的不就是这只龙么,好一个见风使舵,顺水行舟。”卡米洛冷淡地道。

         他顿了顿,忽然想起:“佩拉呢?”

         基丽雅此时顾不上答他,而是攀上临近的哨塔,准备俯冲而下救出仙女龙。而突然手腕处一紧,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她,力量霸道地将她拉了回去。

         “别过去。”

         基丽雅一阵诧异,只见卡米洛依旧平静,即便是听到了零挣扎的嚎叫,可他眉头都没蹙一下。

         “……你疯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基丽雅忍受不了他的冷漠,愤怒地要掰开他的手。

         “等等,让它进阶。”卡米洛认真地盯着下方说。

         这话顿时让基丽雅如梦初醒,每一只龙从幼年形态到成年形态,必须经历两次进阶才能成长,往往外界的危险能自然促使他们进阶,但人工驯养的龙由于环境优厚,如果不刻意磨练的话,有的龙甚至可以一辈子保留幼年时期的娇小体型。

         特别是仙女龙这种观赏性质的品种,在龙谷一般不会让他们进阶,任由他们一直保持最娇小可爱的样貌。

         基丽雅也从未见过成年形态的仙女龙,她甚至隐隐怀疑,这种龙……也能进阶?

         此刻无人搭救的仙女龙几乎陷入了绝望,它呜咽地埋下头,想要束手就擒。它想宽敞的笼子也比锁链捆着强啊,而且说不定它还能洗澡,好饿好想吃肉啊。

         零的心声全被卡米洛听了去,就像阿梅代奥说的那样,他可以听见实力差距甚大的对手的心理活动。

         “不争气的家伙。”他眼神锐利地眯起眼,随即翻身跃出高台,悬空立在了半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众人,沉声道,“住手!”

         基丽雅略微有些惊讶,据她所知,卡米洛的灵压程度还做不到悬空停留才对,何况刚经历了那么久长途奔波,他怎么会有如此充沛的灵压?

         卡米洛锋利的眼神投向众人,自卫队的人纷纷胆颤得僵住了身体,那位曾经担任副队长的黑胡子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求饶道:

         “龙族的大人,我们……实在是为了活命啊,陛下已经下令,交出龙就不杀我们。”

         卡米洛对他的痛哭流涕似乎熟视无睹,他踩着无形的灵压阶梯,一步步走下来,在副队长面前停下了脚步,他冰凉的手指抚上了那人的侧脸,轻声问:

         “那你觉得,现在是我杀了你比较快,还是魔王?”

         他的声音不带任何情绪,听得人胆战心惊,寒到了骨子里。

         “我们这就停手,这就停……饶命啊,别杀我,求求你!求求你!”副队长浑身抖成了筛子,哭嚎着往后缩去。

         卡米洛勾起唇角:“这次的眼泪,倒是真的。”他慢条斯理地站起身,然后脚下蔓延出一道道黑烟,如同细蛇般缠上了那些锁链,那些人震惊地看到锁链冒出了白烟,片刻就被熔断了。

         零重新获得了自由,它抖了抖身体,却往后退了几步,龙眼细细地盯着卡米洛,如同瞧着一个陌生人,然后张开翅膀,竟是准备飞走。

         “零,别走,是我们。”基丽雅匆忙落地,真是麻烦又奇了怪了,“零居然也认不出你的气味了。”

         卡米洛不在意地一笑:“很好,谁敢离开,我先杀谁。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臣服于我,或者去死。”

         基丽雅面色剧变:“你……!”你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