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被绑架
        卡米洛渐渐从昏沉的睡梦醒来,一睁眼,是从来没见过的木制屋梁,眨眼,还是这屋梁,再眨眼……

         他一呲溜地从床上爬起,一张柔软的毛毯从他身上滑落,花纹精美,似乎是某种动物的兽皮。再四下看去,屋子里的陈设非常考究,漆木雕刻的壁橱散发着古朴的味道,还有那些古董般的小物件,无疑是富人家才会置办的,就连地上也铺着厚实的羊毛地毯。

         这根本不是那所朴素的孤儿院!

         卡米洛忙翻身趿上他的鞋,两步跑到窗边,掀开窗帘向外望去。窗外的景色让他倒吸了口凉气,那不是他熟悉的森林和草地,而是一片高低不平的山沟石堑,植被稀疏地扎根在贫瘠的红色土壤,也没有他熟悉的山川小河,只有一条细小的溪流可怜地蜿蜒在红土中,一切都和言灵岛的地貌完全不一样!

         毫无疑问,他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还好卧室的门没锁,卡米洛悄悄走出了卧室,隔壁房间的门是紧闭着的,他静静听了一会儿,似乎没有人在里面。

         接着他顺着楼梯来到一楼,一股苦涩的药草味扑鼻而来,卡米洛稍稍蹙眉,放眼看去,整个一楼的摆设很像言灵学院的药剂室。四面的橱窗里摆满了各种大小不一的瓶子,五颜六色的,餐桌上也放着一些半成品的药水,还有些造型古怪的实验器具。

         这让他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小说,难道他被哪个疯狂的药剂师绑架来做试验了?卡米洛不禁心塞,这种事怎么偏偏给他撞上了。

         万幸的是,房子里似乎没有其他人,他锁定了大门的位置,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准备伺机逃跑。

         刚一拉开那扇没栓锁的木门,一张满是褶皱的老脸横在他面前。

         “啊——”

         “啊!!!”

         两个人同时发出尖叫,卡米洛震惊得瞠目结舌:“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同样被吓到的索比卡眨了眨眼,忽然嗤嗤嗤地笑了起来,整张脸的褶子快挤成了一朵花,她露出她那发黄的牙齿,说:“因为这是我家呀。”

         见索比卡凑过来,卡米洛慌忙连退了两步,以防这老婆子又轮起什么武器砸他,“那这地方又是哪儿?”他问。

         索比卡毫不在意地越过他走进屋,把怀里的草药举起放到桌上后,才笑嘻嘻地回答:“龙谷呀~”

         那声“呀”的尾音俏皮地上扬,如同老熟人之间的打趣。卡米洛眼角一抽,明明他们只见过一次好不好!而且那次见面还是被你绑架过去的!这次……他好像又是被同一个人给绑架了。

         索比卡没再理会卡米洛,她爬上那张对她来说有些过高的椅子,专心地给那些草药分类,心情看起来极好。

         卡米洛没放弃逃跑的念头,趁着这老婆子没注意自己,他一点点偷偷地往门外挪去。眼看下一步就要迈过门槛了,屋外空地上的一团阴影倏地放大,空中飞快地落下一个人,落地的一刻,掀起的疾风把草木吹得哗哗直响,直把卡米洛吓得又缩回了屋里。

         那是个年轻的女人,剑眉星目,她穿着兽皮制成的斗士劲装,腰后绑着一把宽身的短刀,落地的姿态都极其帅气。女人轻松地从地上站起,一抬头,正对上卡米洛的视线,她满目惊愕:“少主,你醒了?”

         少主?

         卡米洛还没回过神,已经被那姑娘一把拽进了屋里,霸道的臂力根本不容他反抗,“让我检查一下。”她把卡米洛按在椅子上,一手拉开他的衣领,朝着脖子后面的地方仔细看去。

         卡米洛正要挣扎,但突然想起,言灵岛的资质大会上,他就是后颈给挨了一针,之后……就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针眼已经愈合,看起来没有狂暴剂残留了。”那人松开了他,继而转身走到他面前,她右腿屈膝,竟跪了下来,“蓝雀在言灵岛让少主受惊了,请少主责罚。”

         “少主……?”卡米洛再次确认自己是否听错了。

         少年茫然地歪着头,伸出食指指着自己的脸蛋,倒显得几分可爱。

         一旁的索比卡忍不住爆发出大笑:“哈哈哈哈哈,蓝雀你何必认真呢~这小子从小就被带出了龙谷,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

         迟疑了会儿,蓝雀站起身,她定定地看向卡米洛,眼里清晰地流露着——同情。

         卡米洛眼睛一抽,这其中一定有个天大的误会,什么龙谷?他这辈子从来没听说过,也从没来过这个地方!

         但这个叫“蓝雀”的人看起来比索比卡正常多了,卡米洛决定先试着和她讲讲道理:“这位大姐,你们一定是找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你们。咱们把事情解释清楚,然后放我回言灵岛,成不成?我嘴很严的,保证不乱说话。”

         蓝雀意味深长地注视着他,同情再度加深:“少主,天界是不会接纳一位兽人的。”

         “哈?兽人?我?!”大姐,你是不是在逗我?世上怎么可能有像我这样好看的兽人!

         “只有兽人会在狂暴剂的作用下狂化,表现出返祖的本性。”仿佛早知道卡米洛不会信,蓝雀一本正经地解释说,“而你显现的正是龙族的特性。”

         卡米洛震惊地僵如石化,他简直不知道该拿出什么样的表情应对了,是不是该稍微庆幸一下,至少他不是什么猪兽人,狗啊,猫之类的……但他好像隐约在哪里听过,兽人无法修习魔法,所以这个所谓的龙族,是不是很菜?!

         他不好意思直接把这话问出来,所以间接性地改成了,要和这姑娘切磋一番。

         蓝雀听到后似乎意外得高兴,“少主竟然如此上进,那蓝雀定会小心,争取不伤到少主!”

         “噗——”索比卡低头剧烈咳嗽了两声,她满脸的褶子都在抽抽,尽可能地憋住不让自己笑出来。这小鬼居然要和蓝雀比试,太好笑了。

         不过,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倒真像罗杰。

         她哼着歌继续研磨药汁,很快就听到屋外传来“啊!!”“呃——”“痛痛痛!”的惨叫,索比卡笑得更欢了,手上也加快了研磨的速度,不然今晚的药会不够用呀~

         这一晚,卡米洛几乎是在纱布的包裹下度过的,说什么不会伤到他,都是胡扯!

         蓝雀为表愧疚,在他床边守了一晚上,原本是跪着的,在卡米洛的强烈要求下,她才勉强坐到了椅子上。

         和她交谈中,卡米洛才了解到,蓝雀并不是她的名字,只是代号,龙族内共有三龙首,分别就是蓝雀、七鬼和修罗,但据说原本应该是有四龙首的。

         卡米洛问:“还有一个呢?”

         “……”蓝雀沉默不语,房间里的气压骤然降低。

         呃、他似乎问了不该问的话,卡米洛飞快地换了个话题:“为什么你头发是蓝色的?”

         蓝雀的头发白日里用竹枝挽起,以便于攻击,但晚上放下发髻后就能看出,她的头发不是纯黑的,而是罕有地泛着深蓝。

         蓝雀似乎对这个问题有些意外,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头发,不在意地答道:“小时候给索比卡试药的时候出了意外,后来好像就变了颜色。”

         卡米洛:“……”

         他今天喝了几大碗索比卡熬的药水,明天会不会皮肤就绿了,想想就觉得好惊悚!

         *

         第二天一早卡米洛就冲去照了镜子,肤色头发一切正常,还好还好,但……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震惊地发现昨天还要靠木板固定骨折的腿,此时木条已不见了!明明昨晚还疼得动弹不得,现在却能跑了,索比卡到底是用了什么神药!

         蓝雀见他已无大碍,就提议带他去族人的居住地看看。

         “好啊。”卡米洛点头同意了,他以为这次也会像之前那样,嗖的一下就传送过去了,可蓝雀竟过来环住了他的腰,下一秒,翻过窗栏腾空飞起。

         卡米洛惊愕地睁大眼,没有翅膀也能飞?但他很快发现,蓝雀不是在飞,而是在空气中弹跳,她的脚底似乎踩踏着无形的平面,支撑着她跳跃到下一处目的地。

         “你怎么做到的!”卡米洛激动地喊道。

         “灵压。”简短的两个字很快被风吹散。

         眼前荒芜的景色终于显现出生机,一片片的居所浮现出来,由于地形崎岖,那些房子有的直接建在了岩壁或者石峰上,中间用索桥连通,有的则建在地面上,错落有致。

         蓝雀把他放在了中心一根石柱之上,那石柱似被人为削平,就是站上十个人也还宽敞有余。

         卡米洛放眼望去,此石柱极高,站在上面可以轻易地俯瞰整个村落。

         “蓝雀大人!”下面有人看到了他们。

         蓝雀负手而立,静静等待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其中也有人认出了卡米洛,高呼道:“少主大人!”

         “嘿嘿。”第一次被叫做大人,卡米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种被万众瞩目的感觉,竟让他有点不想回言灵岛了……

         静待了片刻,蓝雀终于开口,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谷:“诸位周知我族少主幼年失踪,巫师索比卡大人在近日才找到了少主下落,经言灵岛一战,我族人齐心协力,终于将少主寻回!”

         “喔!”台下一片欢呼,众人振臂高呼道,“龙族威武!”其中有人肆意展露出了兽性,单眼发出红光,仰天发出龙吟般的吼叫。而后不断有这样的吼声响起,响彻山谷,惊起群鸟一片。

         这难道就是蓝雀所说的兽性?!

         看到那些猩红的眼睛,卡米洛忽然感到有些骇人,他向后小退了一步,后背却抵上了蓝雀的手掌,只一秒,那只手猛一使力,把他推下去了!

         推下去了!

         下去了!

         去了!

         “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