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被作弊
        灵力资质大会一日日临近,所有的言灵学生不管初阶、中阶还是高阶,都在紧张地准备着,各位导师还会私底下把自己最有潜力的学生挑出来,单独特训他们的吟唱技能。

         只剩下卡米洛最清闲,他侧头枕着一本厚书,半眯着眼看着空荡荡的教室,独自享受着悠闲的午后。

         就在他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缝的时候,佩拉跑到了教室门前,她脸上还挂着激烈跑步后的红晕:“卡,我们一起去特训吧!”

         “不去。”卡米洛理所当然地拒绝了,并且懒洋洋地把头侧向了另一边。

         佩拉轻手轻脚地走进教室,奇怪,教室里居然没有学生和老师,只有卡米洛一个人待在位置上。她走到卡米洛桌前,扫了一眼他枕着的书名——天界战争史,“卡米洛!都什么时候你还在看闲书!”她故意对着卡米洛的耳朵吼道。

         “呃,吵死了……”卡米洛捂着耳朵挪到了隔壁的桌子上,继续趴在桌上闭眼打盹。

         佩拉用中指敲了敲桌面,问他:“你的同学呢,怎么就你一个?”

         “他们跑去旁听中阶的特训课程了。”卡米洛的声音有些迷糊。

         “那你怎么不去。”

         “我啊……”才说了两个字,就渐渐没了声音。

         佩拉狐疑地绕道卡米洛面前,却见他睫毛安宁地落下一片阴影,呼吸均匀,居然是睡着了!

         佩拉心里气愤不已,亏我拒绝了导师的邀请来找你特训,还睡觉!和你的战争史过去吧!

         听到佩拉脚步声渐渐远去,桌上装睡的人睫毛动了动,终于睁开了眼,黑色的眼底一片清明,哪里还有睡意?他抱过那本天界战争史,翻开,里面夹着一条写得密密麻麻的小抄。

         卡米洛单手托着下巴,提起笔继续写小抄,一边无辜地撅起了嘴,他明明也有在认真准备啊。

         灵力资质大会的初试就是笔试,但并没有给出任何考试范围,这让所有考生心里都没有个底。只有卡米洛一脸的风淡云轻,他怀揣着他抄满了全部功课所有理论内容的小抄本,从容地站在考场外候考。

         “第92号,初阶——卡米洛。”

         “第93号,中阶——佩拉。”

         不知道哪儿来的运气,卡米洛居然和佩拉排在了临座,他笑着朝着佩拉使了个眼色,佩拉则瞪了他一眼,用口型说道:“好好考!”

         “第98号,初阶——费安。”

         费安正要走进考场,却被监考官拦下:“等等,你是费安?”

         “是啊,我就是。”费安有些奇怪地道。

         监考官诧异地将他上下看了两眼,忽然皱起了眉,语气陡然一沉:“费安不是女生么,资质大会的考试也敢找人代考,你哪个班的!”现在的学生,真是太不像话了!

         “呃……”费安懵了,“老师、我就是啊,没有冒名顶替啊。”

         身边几个学生捂着嘴笑了起来,他们都是和费安一个班的,平日里见多了他人前人后两张嘴脸,于是根本没人乐意站出来帮他证明。而他那几个好“兄弟”也躲在了人群后面,费安要是考不成了,他们就少了个竞争对手,这样的好事岂能错过。

         “老师我真的是费安啊,你看我这名字也不像女生对不对!”费安面露焦灼,怎么都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监考官是个办事严厉的中年大叔,他伸手一挥,一本厚厚的名册就浮现在掌心,那本名册随着他口中的念词自己翻动起来,停在了费安的报名信息处,监考官把那页报名表抽出甩在他眼前,质问道:“这是你写的?”

         费安凑上去一瞧,报名人:费安,性别:女。

         双眸圆睁,费安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卡米洛你这个小人!费安咬紧了牙关,他强行压下胸中的怒火,低头认错道:“老师,是我报名的时候写错了,对不起。”

         费安身子前倾,目光顺从地落在脚尖,显示出他道歉的诚恳。要在平时,谁见了这幅诚恳的模样,都会对这种小错一笑置之,放手就让他过去了。

         但那监考官却毫无动容,严肃的脸上一丝表情变化都没有,静看了费安几秒,他再一挥手,一副纸笔浮在费安面前,“写几个字,证明你是报名的本人。”

         费安咬紧了下唇,看着搁在自己跟前的纸笔,却不敢去接,只是将腰弯得更低了,手中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的肉中,微抖的声音泄露出他此刻的紧张:“导师,我真的是费安本人,请让我参加考试吧!”

         监考官淡淡扫了他一眼,神色不辨喜怒:“我不能否定你是,但你难道不知道,报名表必须本人填写才有效吗?把你的导师叫来和我理论,下一个考生,99号……”

         考场内,卡米洛将这一幕收入眼底,他既没有露出高兴亦或是同情的表情,只是单纯地睁眼看着,偶尔眨眨眼,像是在看一场不感兴趣的闹剧。

         当除了费安的所有考生都坐入考场,监考官走到了台前,严肃地讲起了考试要求:“这是一场极具考验的测试,但我话说在前头,整个考场没有人的小动作能逃过我的感知,如有作弊别怪我无情。”

         全场寂静无声,都在等着未知的考题。

         “现在我会给你们每个人分发一个卷轴,这是你们的考试内容,现在所有人将你们的双手放在卷轴上。”

         卡米洛和所有考生一样照着做了,但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却让他震惊,就在双手触碰到卷轴的那一刻,手掌瞬间麻了一下,一股异样的力量顺着手掌入侵到体内。

         与此同时,脑海中一个沉闷威严的声音响起:“你,最不擅长什么考试?”

         “……”这是什么?!

         考场内顿时一片哗然,佩拉作为低年级组中少有的中阶言灵,则表现得从容镇定,她小声给卡米洛解释道:“这是一种附灵的技巧,不过是把言语的力量施加在了考卷上,不必担心,认真回答就是了。”

         “肃静!”监考官一声喝令让考场内顿时鸦雀无声,他走到了佩拉身边,扫了眼她胸前的蓝色灵坠,绷紧的脸上略微露出几分满意,“倒有点本事,这个年纪已经中阶了。”

         他清了清嗓子,言灵的力量覆盖了整个考场:“刚刚凡是交头接耳、擅自发言者全部扣除十分,除了——我身边这个中阶的姑娘,现在考试开始!”

         卡米洛抿了抿嘴,刚刚他倒是没说话,所以不在扣分的名列,而脑中那个声音再度响起:“你,最不擅长什么考试?”

         没有思索,他慵懒地眯起眼,在心里胡诌道,“我什么都挺擅长的,唯独不擅长写童话故事。”谁会老实回答这个问题啊,那一定是傻了。

         那低沉的声音笑了起来:“别想骗我,小鬼。”

         话音刚落,那股入侵他体内的力量忽然消散,卷轴上密封的带子也在那一刻断开,卡米洛打开卷轴,入眼的题目让他一个手抖——即兴作曲。

         这下小抄全都派不上用场了,作曲对一个乐盲来说,明摆着是个零分题啊。

         环顾四周,大多数考生都面露难色,看来是卷轴根据他们的潜意识,显现出了对本人而言最难的题目,正如那个考官所说的——“极具考验”。

         唉,虽然作曲他不会,至少先把线谱画出来吧,可自己压根没准备直尺。卡米洛撇了眼佩拉的桌角,一柄木尺正摆在边缘。再偷偷转头看去,监考官已经走到了后面,他们正好处在视线的盲区。卡米洛于是大胆地把手伸到了佩拉的桌上,轻敲了下桌面,指了下那直尺,示意能不能借用一下。

         佩拉吃了一惊,她瞪圆了眼压好自己的考卷,用口型斥责道:“你干什么!”

         哎,看来佩拉根本没懂他的意思,卡米洛只好直接去拿那尺子,这样她总能看明白了吧。

         可指尖才刚碰着直尺,身后陡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你俩在干什么!”

         倾轧而下的灵压让卡米洛瞬间动弹不得,他铁青了脸色,因为他还僵硬地保持着自己手落在佩拉桌子上的姿势,显得非常……可疑。

         “又是一组想交换考卷的?”监考官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给我换回去!”

         呃……什么?

         “我说话你们没听清吗,把交换的考卷换回去!”

         卡米洛和佩拉面面相觑,一片茫然。一阵风掀起,两人的考卷被监考官强行夺走,交换后摆在了他俩面前:“别敢再有下次!”

         佩拉愣了一下,小声反驳道:“老师……我们刚才没有换……”

         监考官冷哼了一声:“没换?那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所有人听好了,这场考试就是考验你们对自己薄弱项目的掌握程度,再有敢换卷子的,一律取消考试资格。”

         卡米洛盯着新的考卷,表面上沉默不语,实则心中正激烈涌动着狂喜。因为摆在他面前的题目不是其他,正是他无聊时看了好几个晚上的天界战争史!

         看着已经踱步而走的监考官,佩拉也放弃了反驳,她轻叹了口气,提笔写起了她本人最擅长的编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