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止毒/药粉
        卡米洛直接回到了之前那处别墅,开门的声音把抱膝窝在沙发上的基丽雅惊得弹坐了起来。

         “你——没走?”她忙掸了掸衣服,一夜少眠的她此刻看着有些无精打采,“我还以为你跟着魔神走了呢。”

         卡米洛垂眸笑了笑,他单手解下披风挂在了门前的衣架下,屋里空空荡荡的,守卫们也都撤走了,显然阿梅代奥也是做好了今天离开的准备。

         他把那只小瓶取出来放到了茶几上,“基丽雅,你能根据成品药推断出里面的成分吗?”

         那小瓶一只手便能握过来,瓶身透明,里面装着一种茶色的粉末。

         基丽雅大略看了两眼,“能吧,这是要做什么?”

         “我需要你把这种药重制出来,它能救封锁区里的那些人。”卡米洛把阿梅代奥说的又复述了一遍,基丽雅立即双眼放光起来,她拔出瓶塞闻了闻,茶色的药粉透着植物的清香,隐约能嗅出来一两种药材。

         “怎么样,能成吗?”卡米洛追问道。

         “索比卡的药不好说,五六成吧。”

         这话顿时让卡米洛轻松不少,基丽雅做事严于律己,嘴上说是五六成,那肯定还能高出一两成把握。毕竟她也曾经和索比卡共事过,她徒弟蓝雀和索比卡也走的近,想来她应该比较了解那位巫医的手段。

         又问询了两句,基丽雅才知卡米洛自己都还没上药,她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小子真没头脑,赶紧去楼下拿了器具给他敷药起来。

         解开外衣,感染的那处皮肤已经从表皮处开始溃烂了,基丽雅见多了这种伤口,绷带往往会和溃烂的伤口粘黏在一起,每次拆解绷带对病人来说都是种酷刑,可卡米洛愣是咬牙硬撑着,连句闷哼都没有。

         “唉,以后真得给你好好补补。”基丽雅盯着那片苍白的肤色愁眉道,她拿起小瓶,把粉末洒在湿润的棉球上,再细细地涂抹在伤处。

         卡米洛忍不住提醒她:“你少撒点药,免得分析成分的时候不够用。”

         “你管好你自己吧!”基丽雅气得一口呛住,真该说她当年就不该让魔神把卡米洛带走,否则这小子后来怎么会去天界,又怎么会生得这幅天使心肠。

         补充说明一下,对于龙族的基丽雅来说,天使是个贬义词。

         *

         当日午后,班迪斯的教堂内住着的言灵纷纷开始打包行李,众人看起来都是喜笑颜开。

         “等言灵使正式和魔王确认后,我们就能回去了。”

         “终于能回天界了,这里的空气真叫人恶心。”

         “这衣服我不要了,也不知道在这儿穿久了还干不干净。”

         ……

         “导师,需要我帮您整理行李吗?”一位女孩细声问道,“佩拉导师?”

         佩拉无神的目光这才动了动,她看向自己的学生,轻声道:“不用,我要留下来。”

         “什么?!”出声的是一位与她共事的女导师,她惊讶得双眼瞪如铜铃,“你为什么要留在这种地方?”

         佩拉安安静静地站起身,她看着窗外的飞雪,神色一片端庄:“帮我转告蒙尔迪亚长老,就说我要在魔界暂留一段时间,就算他不批准我也不会改变主意,我还有些事没做完。”

         她的学生眨了眨眼:“什么事啊导师,我可以帮忙吗?”

         佩拉苦笑着摇了摇头,她微微俯身,将手轻放在了女孩肩上:“回去跟着诺达导师好好修习,等我回去的时候,要成为高阶言灵哦。”

         女孩再信她不过,使劲点了点头。

         那位叫诺达的导师忙问:“你真的决定了?”

         “嗯。”佩拉点了点头,然后她转身带上兜帽,顶着飘雪走出了教堂。

         她记得那天早上也是飘着这样的小雪,她不是没看到卡米洛当时冻得发紫的指甲,不过卡米洛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冷,她还以为是龙族人有什么特殊的抗寒体质,今日见着了,她才知道卡米洛的身子已经羸弱到这般地步。

         她知道卡米洛住在哪里,现下魔神已经离开班迪斯,这是她难得的机会。

         *

         基丽雅帮卡米洛清理完了伤口,又给他缠上了新的绷带,希望索比卡的药能有奇效,否则再恶化下去就麻烦了,现在除了不断用药抑制暗元素外,她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暗毒在逼近卡米洛的心脏,保守的估计,也只能再撑个三五年而已。

         “吃点什么吗?”她故作轻松地问。

         卡米洛摇了摇头:“没胃口。”

         “你啊……”基丽雅戳了戳他的脸颊,去厨房把昨晚的饭菜都热了一遍,摆了满桌。

         卡米洛吃着魔界风味的食物,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阿梅代奥,在他的大殿内吃得狼吞虎咽的情景,回想起来,便忍俊不禁地笑了。

         基丽雅狐疑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起来小时候来魔界的事情。”

         “哦——你居然还记得小屁孩时期的事情呢?”

         卡米洛笑了笑:“不是,是在那之后我来过一次魔界,至于六岁前的那段记忆,听七鬼说,我的记忆被人消去了。”

         “记忆重塑术?”基丽雅神情有些惋惜。

         卡米洛神情自若地道:“倒也没什么,我不记得也就不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都习惯了。”

         基丽雅叼着筷子白了他一眼:“傻——就是不知道自己忘了什么才叫可惜!”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门口传来敲门声,基丽雅走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位女士,紫发银眸,五官比基丽雅稚嫩了许多,年纪绝对不大,但那身气质却是出乎意料地成熟与端庄,基丽雅瞧了眼她胸前戴着的坠子,眼色顿时一沉,提手就要把门关上。

         “嘁,这里不欢迎言灵。”

         佩拉急忙要开口,只听基丽雅身后一道声音传来,“佩拉?”卡米洛正站在客厅里,神色复杂地盯着她。

         见那小子的脸色,基丽雅顿时会意了什么,反手指了指佩拉,戏谑道:“她就是那个差点害死你的妞?”

         佩拉扶住门框的手顿时一僵。

         基丽雅又挑过头,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倒也不是差点……现在不过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你又来干什么,虚伪的天界人!”

         佩拉蹙起秀眉,目光越过基丽雅直接看向了卡米洛,说:“卡……卡米洛,我们能谈谈吗?”

         卡米洛抿了抿唇,没同意,却也没有拒绝。

         基丽雅是个脾气野的人,真真越看佩拉这种人越不顺眼:“进来啊!现在让你进怎么又不进了,怕传染是不是,放心吧妞!他现在上了伤药,暗毒活性已经很低了,不会传染给你的!”

         佩拉缓步走入客厅,静静地在卡米洛几步外的地方站定,未等她开口,卡米洛冷冽的声音响起:“找我干什么?”

         佩拉敛了敛眸,她略带着哽塞,把心里的歉意一一道来。她没有提及神庭之人,只说听说了卡米洛逃出龙谷的遭遇,话中虽有漏洞,但她身为言灵自有一番说话的技巧,即便条理不够清晰,当用她的声音缓缓说出来时,却让人心情舒缓,能不知不觉地听下去。

         “我真的没想到事情是这个样子,对不起……卡。”她闭上了眼,眼底有泪花闪动。

         基丽雅眉头一挑,正要讽刺她,却被卡米洛用眼神制止了。他虽然心机不深,但至少言灵的理论功课没有白学,这种情况下,言灵说的话只可信一半,何况他现在与佩拉是对立的种族,还是撇清关系的为好。

         “我听完了,你也可以走了,言灵在魔界的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么,我们以后……”也不会再见面。

         “卡米洛!”佩拉急促地打断他,“我会留下来,我会留下来赎罪,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忘了吗,言灵伦理课第八章,犯错的人必须向对方赎罪,否则神会降下责罚。”

         卡米洛冷漠道:“我不信神,我也已经不是言灵了。”他的那串宝贝灵坠也不知什么时候给弄丢了,他早已不再是那个憧憬能进阶的言灵学徒了。

         见逐客令已下,佩拉瞳眸晃动着,泫然欲泣,这时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道:“那只龙……你问我的那只龙,我见过!”

         “什么?”

         “那晚你被一只巨龙放在了雪地里,鳞片紫色的,和你描述的一样,我们看见它放下你之后就掉头飞走了。”佩拉的眼泪滚了下来,“对不起,我那时候骗了你,我只是害怕……毕竟那是龙。”

         卡米洛脸色惨白了几分,仙女龙居然丢下他自己飞走了,难道是回了龙谷?他盯着掩面哭泣不止的佩拉,脸上分辨不出喜怒,沉声道:

         “你走吧。”

         那天佩拉也不知是如何走出那栋房子的,她浑浑噩噩地跪坐在班迪斯郊外的雪地里,静静地坐了一夜,来往的行人纷纷避开她,只因为……她是个天界人。

         *

         基丽雅花了几日几夜的时间研究了那份药粉,幸好阿梅代奥留给她的设备足够先进,灼烧蒸馏、调配的方法都一一试过,剩下的药粉越来越少,终于,她写齐了所有的药材成分,连比例都精确到了一定程度。

         但唯一的问题就是,她确定索比卡用了反魂花,这种药材每年魔界只产出几株,由于物以稀为贵,所有的反魂花全都被王族垄断。

         卡米洛担忧起来:“那……寻常人岂不都没救了?”

         基丽雅单手支颚,盯着试管中的滴剂,忽然灵光一闪:“也不全是,反魂花的草本成分和另一种植物很接近——不死草。”

         “哪里能找到?”

         “很少有人把不死草当做药材,它是一种不常见的观赏植物,只有伊里斯王城的土地上生长这种植物,伊里斯就位于伊瑞镇的南部。”基丽雅眉头忽然皱起,“不过,王城的官僚可不好对付,看来……我们需要一位巧舌如簧的言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