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哀悼
        再次睁眼,终于回到了卧室的画面,卡米洛大口喘着气,身上的丝袍已经被汗浸湿,黏在背上十分不舒服,他试着动弹了一下胳膊想要起身,左肩突然却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

         “嗯啊!”

         这一声疼呼把盘腿坐在屋顶上的基丽雅惊醒了,她连忙起身,攀着屋顶的边缘倒挂下去,熟练地拨开窗锁,直接跳进了卡米洛的卧室。

         “小子,你怎么了?”她一落地便问道,却见有个人已经比她更早一步抵达,正坐在卡米洛床边给他喂水。

         基丽雅抱着手臂,不悦地瞪着阿梅代奥:“喂,你不会是一晚上就站在他门口偷窥的吧?”

         “咳咳、咳。”

         正在喝水的卡米洛听到这话差点没一口喷出来,阿梅代奥帮他拍了拍背,冰眸冷漠地看向基丽雅:“你未免多想了,我本就会传送,而且神不需要睡眠。”

         等卡米洛喝完了水,他接过杯子,起身给基丽雅让出空间,“给他看看感染的地方。”

         “啧,请人帮忙的时候给我态度好一点啊。”基丽雅咂了咂嘴,她绕开阿梅代奥,一屁股坐在床边,然后一把将卡米洛的手臂拉了过去。

         “嘶——”

         “你轻点。”

         卡米洛的痛呼和阿梅代奥的声音几乎在同时响起,基丽雅不由一愣,怎么回事,这小子之前从来没这么大的反应,她连忙掀开他的睡袍,眼前的景象令她不由一怔,她指尖微颤,紧接着把卡米洛半个身子的衣袍都脱了下来,这回阿梅代奥也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暗元素竟然如同在骨肉中扎根了一样,如同一条条漆黑的根脉向四周延伸,原本白皙红润的皮肤就像是被吸走了精气,呈现一种死气沉沉的灰白,这种灰败甚至一直蔓延到了心脏部位。

         “这不可能,不可能!”

         基丽雅兢兢战战地握住了卡米洛左手腕,过了好一会儿,她甚至用上了灵压才摸到了一点极微弱的跳动,甚至那脉搏还因为她侵入的灵压呈现衰败之势。

         “怎么可能一晚上变成这样,”基丽雅觉得自己要疯了,她哑着嗓子嘶喊了一声,然后奋不顾身地朝着阿梅代奥扑了过去,一把拽住那男人的衣领,“你一定对他做了什么,暗毒不可能扩散得这么快!你给他都吃了什么!刚刚喝的又是什么水!”

         阿梅代奥脸色一片冷厉,他伸手抓住了基丽雅的手腕,强大的力道生生逼得她松手,“你给我冷静一点。”

         “哈哈哈,”基丽雅睁着血红的双眼狂笑起来,“现在截肢也救不了他了,遂了你的愿吧,你现在终于可以把他带走了是不是!”

         阿梅代奥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够了!”那孩子还在旁边,她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床上传来簌簌的声音,卡米洛正把衣服穿好,拾起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团子,他眨了眨眼,正对上阿梅代奥视线,他褪了血色的脸上却展露出了一个平和的笑容,“我没事,真的。”

         卡米洛虽说不上有什么天人之色,但他的笑容,从来都是美得让人忍不住凝神多望一会儿,他太过简单而纯粹,纯粹到只会去注意别人的喜怒哀乐,却从来不知道低头看看自己遍身的伤痕累累。

         阿梅代奥短暂地愣了愣神,又听卡米洛轻轻地道:

         “基丽雅,你能先出去一下吗,我有事想问……魔神。”

         基丽雅眼中的红光一闪,退变成了原本的黑色,她脸上浮起了几分狐疑之色,卡米洛刚刚居然称呼阿梅代奥魔神,虽说这没什么不妥,但卡米洛不是一直都直呼其名的吗?

         但她还是点了点道:“好,有什么情况就喊我名字。”说完,她踏上窗沿,翻身跃出了屋子。

         窗帘随着她的动作掀起,月影在房间的地面上晃动了两下,再度恢复了沉寂。

         “不用太担心我。”

         卡米洛沙哑的声音听着虚弱无力,他淡笑了笑,裹着被子往里面缩了缩,给阿梅代奥让出一块空间,“过来,我有事想问你。”

         阿梅代奥视线一刻都没有离开他,沉默着坐到了床边。

         “你既然贵为神明,有没有听说过凡妮莎这个名字?”他见阿梅代奥脸色迟疑,又确切地补充了一句,“暗神。”

         “黑暗之女,凡妮莎·雷古尼芬。”阿梅代奥脸色严肃到有些难看,“你从哪里听说了她?”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什么时候死的?”卡米洛目光灼灼地盯着他问。

         “神的死,一般称之为坠亡。她在人界仅有一处神殿,根据神殿坍塌的时间推算,应该在一百多年前坠亡了,”阿梅代奥轻轻道,“就在第一次暗毒爆发前不久。”

         卡米洛忽然想起了什么,忙问:“暗毒……只发生在魔界对吗?这难道和一战有关?”

         阿梅代奥顿了顿,从魔族的角度来说,他耻于谈论那场前所未有的败仗,“一战并非你想象的那么正义,那只是凡妮莎的个人复仇,因为她在被加冕前爱上了一个魔族人……”

         “但她被抛弃了。”卡米洛脱口而出,他微微皱眉,线索全都串联起来了,他终于明白神庭传递给他的讯息了。

         他伸出冰凉的手攒紧了阿梅代奥的衣襟,坚定地说:“我需要和那些言灵见面,我知道了该如何驱除那些暗元素了!”

         翌日,所有来自的天界言灵被聚集到了暗元素最活跃的森林。

         无人愿意深入这块阴霾之地,这里的空气都是灰色的,植被也受暗元素的影响遍布黑色的斑点,但这次的命令却是由魔神直接下达,就算再不情愿,他们也不得不全员集合。

         魔神早已等候在了那里,他神情冷峻,宛如一尊神圣不可侵犯的雕塑,威严得让人不敢直视。而他的身侧,却站着一个略显瘦弱的男人,那身纯白的狐皮披风几乎与雪色融为一体,苍白到有几分触目惊心,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但前提是,那些言灵不认识卡米洛的话。

         那些认出他的言灵,纷纷像受惊了一样迅速移开视线,脸色惊恐异常,他们大多是卡米洛同期的言灵,亦或者,是参与过那晚谋划的人。

         ——他为什么还能活着,又是怎么离开封锁区的?

         佩拉额上渗出冷汗,脸色骤然苍白,显得格外狼狈。

         卡米洛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僵立着的佩拉,大概是儿时养成的习惯,他总能在第一时间锁定那头紫罗兰色的长发,他敛了敛眸,逼着自己移开了视线,转头向其他人看去。

         “大家,我有话要说。”卡米洛此刻过于虚弱,他不得不用上言灵的传声技巧才能让所有人听清。

         一些不知情的年轻后辈纷纷面露诧异,为何这个人居然会言灵的口技,与此同时,另一部分人的脸色更加僵硬了。

         “我这里有一份歌词,希望有人能作曲把它改编成一份哀悼曲,用它的话,应该能彻底驱除这些暗元素。”

         哀悼?言灵们面露狐疑,私下里交头接耳起来,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带头走了出来,接过歌词看了一眼,瞬间她便神色骇然:“这、这是大不敬!”

         接连又走出三两个人看了看歌词,纷纷摇头,无人愿意为之谱曲,况且要不是因为魔神在场,他们早已要愤然离去了。

         一片哗然中,佩拉缓步走了出来,她位阶高于他人,众人纷纷给她让出一条路,恭敬地把歌词递交到她手里。她垂眸看着歌词,神色也是一紧,她张了张口,惊愕地问卡米洛:

         “你当真要这么做?”

         卡米洛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见他一副处变不惊的淡然,旁边一个中年的言灵面带怒色地吼道:“你这是在开玩笑吗,这是对众神的大不敬,如果没有效果怎么办!”

         卡米洛被他的质问难住了,迟疑了一会儿才艰涩地开口道:“如果无效……”

         “无效又如何?”阿梅代奥一手将卡米洛拦在身后,声音冷冽如寒冰,“这里可是魔界,诸位是不是少了点自觉!”

         面对这赤/裸/裸的威胁,佩拉攒紧了手中的歌词,一步步走到最前面,与阿梅代奥冷冷对视道:“那我来作曲!”

         这话让卡米洛略微松了口气,如果是别人操刀他也未必放心,但佩拉的作曲水平却是毋庸置疑的,应该能把那份感情传递过去。

         用不了半个时辰,佩拉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她将曲谱的副本分发给所有的言灵,经过讨论又修改了几个音符后,他们向魔神示意,一切都准备绪了。

         在阿梅代奥点过头之后,佩拉转身向众人比划了一个起手的手势,由一个年轻的女孩念出了起始语:

         “献给凡妮莎·雷古尼芬……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