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昏迷
        再说古夫子,他是琼林教习医术的首席夫子,和宫廷御医都不遑多让,有琴微挡着乌撒,他一直赶路,在中午时分就进了虚唐城。符衡一行走进城主府时,都估算苏皎皎多半已经醒了,但苏城主却是愁容满面地迎了出来“众位贤侄,一路辛苦。”

         几人忙躬身行礼,苏城主叹了口气“可惜没有好消息告诉你们。”

         符衡愣了一下“怎么,连古夫子都没有办法吗?”

         “古夫子用了针,但是皎皎现在还没有醒,唉,你们去看看吧。”

         一行人跟着苏城主进到内院,城主府的前院修建得十分恢弘大气,后院则精巧雅致,苏皎皎的闺房更是轻纱曼舞,各色珍奇的摆件布置得玲珑有致,十分有情趣。侍女挑起了床帘,露出床上人倾国倾城的模样,这京城第一美人的名头果然名不虚传,桑珂看得差点没从木轻言的肩头跌下来。

         苏皎皎虽然躺在床上已好几日了,但面色嫣红,丝毫没有灰败之气,古夫子坐在一旁冥思苦想,看到琴微“你来了,那魔头厉害,可伤了你?”

         “不曾,幸得遇到几位同门,赶跑了他。夫子,苏师妹是个什么情况?”

         “她脉象平和,气血充足,经脉也无不通之处,实在不是有病的样子,也不像中毒,倒像是,”他沉吟了一下,转向苏城主“城主,她的贴身丫鬟来了吗,我要好生问问。”

         苏城主笑得有些尴尬“皎皎出了事,内子十分震怒,把那两个丫鬟打发到城外庄子上去了,已派人去接,应该快到了。”

         正说着,门外响起一阵环佩叮当之声,一群婆子丫鬟簇拥着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贵妇人走了进来,符衡忙见礼“苏伯母,小侄来迟了。”

         来人正是苏皎皎的母亲,她是牡丹族的嫡大小姐,美貌十分带有侵略性,眉梢眼角都是傲气,对着符衡微微一点头“听说你四海游历去了,能这么快赶来也算有心,古夫子,你说皎皎不是生病也不是中毒,那到底是什么?”

         古夫子捋捋他的山羊胡子“我怀疑是被下了禁咒。”

         屋里人都吓了一跳,苏夫人眉头一皱,双眉高飞入鬓“好端端的,不过是去看了朵花儿,怎么就会被下了咒?”

         “所以我要问问她的贴身丫鬟,当时究竟是何情景。”

         “若即若离呢,怎么还没带到?”

         苏夫人身边的婆子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她面色不虞“有什么好收拾的,带上来就是!”

         片刻,两个丫鬟被带了进来,竟是一对美貌的双胞胎,但脸上尽是青紫红印,走路也是一瘸一拐,显然是被用了刑。大户人家的头等丫鬟一般都养得娇贵,并不与平常下人相同,木轻言看着她们不免觉得兔死狐悲,连苏城主都觉得有点不当,撇开了脸去。

         她二人上来,扑通一声就跪在苏夫人面前,苏夫人一脸嫌弃“你们两个,好好地回古夫子的话,若有不详不尽之处,小心我扒了你们的皮。”

         她们忙叩首说不敢,古夫子道“站起来说话,我要问很久。”

         她们不敢动,还是苏夫人哼了一声,才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古夫子很喜欢他的山羊胡子,问话的时候一直捋个不停,若即和若离能贴身伺候苏皎皎,平日里也是伶牙俐齿的,倒是把事情说得很清楚。

         原来苏皎皎擅画,最爱到城郊迷迭谷中写生,七日前,她又去了谷中,谷中竟飞来一群非常罕见的金孔雀,她画得入了迷,到了晚上仍意犹未尽,在若即若离再三劝说下才开始回转,结果还没出山谷,又看到一朵从未见过的花,十分美丽动人,而且已成了精,能说人语。苏皎皎觉得好奇,上前和它攀谈了起来,开始还好,后来不知怎么越说越激动,竟开始争吵,若即若离劝阻不住,只见那花儿朝苏皎皎洒了一把花粉,她就晕了过去,再喊不醒。

         苏夫人虽然早已听了事情经过,仍忍不住生气“没用的东西,连主子都护不住,真是白养你们了!”

         两人连忙又跪下,躬身垂首,瑟瑟发抖,古夫子见状也不好再叫她们站起,接着问道“皎皎和花儿说了些什么,又为什么争吵?”

         “奴婢不知,小姐一个人前去的,不许我们靠近,我们远远地看着,觉得她们吵得厉害,才想着去劝劝,没想到才一过去,小姐就被洒了花粉。”

         “那花儿现在可在?”

         若即若离显然是一回府就被关了起来,对外面的事茫然不知,苏城主道“出事后,我亲自前去迷迭谷,并没看到那朵花,现一直派人守在那里,但它再未出现过,皎皎又一直长睡不醒,我不得已才向琼林求救,有劳夫子了。”

         他长相儒雅,说话也客气有礼,和苏夫人的风格完全不同,桑珂对他很有好感,忍不住开口道“可有把那花儿的样子画下来,也可认认是什么呀。”

         苏夫人冷冷地看过来,木轻言忙拉她“长辈们说话呢,不要插嘴!”

         苏城主已走了过来,朝着桑珂打量了半天,笑道“竟然是凤凰,不知是哪位朋友?”他见桑珂是鸟形,又成了精,想来是开元十八年之前的人物,多半和他是一辈的,才有此一问。

         符衡无奈看她一眼“就你多话!”站出来把她被打回原形的事情说了一遍,苏城主叹道“现在天地间元气泄露越来越多,怪事迭出。也难怪皎皎有此一劫,桑珂,你是在翠屏山长大,翠屏山的藏书阁你可进去过?”

         “当然,那里面好多有趣的书,我自识字起天天都在那里面玩呢。”

         苏城主转向他的夫人“翠屏山的藏书丰富,在清修界可位列前三,说不定她还真有点见识,我们把画像给她看看吧。”

         苏夫人哼了一声“一个黄毛丫头能有什么见识,看就看吧!”

         木轻言悄悄给桑珂说“苏夫人脾气不太好的,你要没把握就别乱说话。”

         桑珂也悄声问“牡丹也是花木精,对各种花卉应该很熟悉啊,怎么会不认识?”

         “牡丹族号称花王,高傲得很,并不屑和其他花木精结交的。”

         说话间,已有下人将画像呈现了上来,苏城主边展开边说“皎皎最擅长丹青,若即若离跟着她也学了不少,回来当日就画了此图,你们看看。”

         画卷一展开,屋里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此花如此皎洁无暇,应是阆苑仙葩,真不似人间所有,桑珂一口就说“我见过,肯定见过,但是叫什么呢,怎么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