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强杀(上)
        平台上留着符衡,莫从山和严漪,其他人重新踏上石阶朝下而行,石阶上大大小小的动物们又复活起来,猛的萌的都有,他们也不啰嗦,纷纷放出大招,杀出一条血路,直奔山底。

         越走,冷意越盛,他们的手脚渐渐变得僵硬,攻击大多失了准头,嘴唇也瑟瑟发抖,念一句法决都会停顿好几次。但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越往下,动物们也越少,偶尔出没一两只,也没什么战斗力,基本就像是一副山林图的点缀一样。

         终于来到了山底,站到了寒潭边上,不大的一口潭,水色很深,很深的深绿色,连光都透不进去,显得无比幽暗,潭边寸草不生,围着一片不大不小的砂砾地,砂砾地外则是一圈大大小小的石头,大的比人高,小的还不及膝,石头上寒霜密布,透着生冷。

         桑珂现在对世外之所的定义就是院宗大人开发的游戏,其他的场景设计都还逼真,不过这口潭就不科学了,天上那么多云儿朵儿,山上那么多的高低树木,都没能在水面留下倒影,真是连5毛特效都值不起。

         金不深没她那么多无边无际的想法,从在平台上认真审视寒潭起,他就在谋划,一到目的地,把全盘计划一交代,就开始吩咐,“桑师妹,你的箭是远程武器,不宜近身,呆会儿退到树林里去,当心不要踏上石阶,阶梯上的动物虽然不难应付,但引出几只大的来也不好玩。”

         桑珂应了,熊蟠看着他“深少,我是喜欢近身打的。”

         “近,何止是近,让你贴身肉搏!”金不深指着谭边的砂砾地“快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熊蟠寒彻彻地盯着他,他一本正经道“待会儿衡少引它下来时,必须第一时间把它摁到寒潭里去,你也看到它的翅膀有多大,要是隔得远了,人还没跑近它就飞了,蟠少,你说我们中间,谁的爆发力最强,谁最适合打头阵。”

         熊蟠重重一捶胸口“你了解我!”拎起他的浮游大锤就去挖坑。

         金不深看着木轻言“匍匐会吧?”

         木轻言红着脸道“藤族就两个大招,缠绕和匍匐,我背得法决。”

         金不深指着乱石地“试试看。”

         木轻言闭眼念出法决,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身肢一摇,软倒在地,嗖嗖如一条蛇般蹿到乱石地里,隐没不见,桑珂看得目瞪口呆“这招厉害!”

         “可惜在人界,只有藤族的大长老才使得出。”

         “院宗大人什么意思啊,让我们过把瘾来了?”

         “不是过把瘾就死,就好,快上树吧,我去躲了。”

         “诶,我还有个问题,万一穷奇不来攻击我们呢,或者它睡一大觉再来呢,我们岂不是要埋伏很久?我在树上还好,这藏坑里和石头缝里的可难受了吧?”

         “不会太久!”金不深笃定地一笑“我们是第一组,后面还有排了那么多人,院宗大人会控制时间。”

         院宗大人果然高效率,在金不深刚刚隐好身形时,天上就传来了汪汪的狗叫,不,汪汪的穷奇叫声。这凶兽来势奇快,当桑珂听得叫声,拨开拨开眼前枝叶时,它已追着符衡直坠而下。

         洄风载着符衡卯足了劲儿往下飞,它虽然懒却很识时务,知道这是成败攸关的时刻,若还没到山底就被穷奇追上,必死无疑。须臾间,寒潭近在眼前,空气里都遍布冰霜,被冷气陡然一袭,穷奇虽皮糙肉厚,也忍不住打了个大喷嚏。

         符衡怕它不追,回身放出一个风雷决,一道雪亮的闪电从它眼前骤然划过,晃得穷奇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洄风刀芒暴涨,猛地向它前额砍去,那厮猝不及防,被砍了个正着,埋伏的众人还没来得及叫好,就听到“咣当!”一声巨响,原来洄风砍在它额头上,竟如砍在铜墙之上,刀刃半点未能深入,仅是破了点油皮,连血花都未能溅起半点。

         符衡被振得手臂酸软,差点握不住洄风,心底暗惊,没想到在自己灵力连绵不绝的情况下,竟也有正面劈不开的脑袋,不过穷奇吃了这一记,也是头晕脑胀,眼冒金星,顿时凶性大起,那还管寒潭彻骨,不依不饶地追了下来。

         洄风方才尝过冰寒的滋味,心有余悸,将近水面时,比蜻蜓点水稍微重一点地一触,涟漪不过荡开了三五圈,它就已经飞开,穷奇不傻,见它不下水,忙刹住攻势,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情况,就听得一声大喝,从身后的砂砾地里,飞出两柄黄铜大锤,朝着它的额头砸下来。

         穷奇性狠,遭了偷袭又怒又兴奋,毫不闪避,直直地就迎了上去。若单轮力气,熊蟠是众人中最大的,但也劈不开穷奇的头颅,但穷奇连挨两下重击,脚底下也有一点虚浮,突然一只蹄子被何物套住硬拽,身形竟晃了几晃,它低头一看,左前蹄竟被碗口粗细的棕色藤蔓缠住,它暴喝着挣扎,那藤蔓却越收越紧,生生地把它往寒潭里拉。

         就在此刻,金不深的算盘珠子尽数飞出,结成金光闪闪的大网,兜头盖脸地落下来,把它朝寒潭里死命地压下去,穷奇发出“汪汪汪”的怒吼,上蹿下跳,左扑右咬,藤蔓渐渐被撕开了裂缝,珠网也连连出现大大小小的破口。

         此时,空中响起了鸣哨声,小水破空而来,直钻入寒潭,带起半池冰水,刷地浇在穷奇身上,穷奇的皮毛上顿时结起了一层薄冰,冷得它浑身颤抖。

         瘫坐的孟崖秋立起身来“咦,都开始放狠招了,老熊你心心念念的大戏终于开场了。”

         熊跋筹谋已久的场景终于出现,盯着浮生镜看得目不转睛,根本不理孟涯秋。

         山林中的战斗进入了白热化,符衡和熊蟠主近战,蜉蝣狂转、洄风乱舞,山崩地裂之声震得隔得老远的山壁都渐生裂缝,簌簌地往下滚着落石头。他二人仗着有后援,招招强攻,毫不防御,身上飞溅的血花落入寒潭,瞬间结冰,鲜红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