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六梦
        等到分组单子张贴出来后,严漪使劲地搓着眼睛“桑桑,我没看错吧,我们居然和琼林三少分在一组。”

         桑珂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琼林三少?土到家的称谓,随便叫个什么三英、三杰的也要好点啊。”

         “可是,能入琼林的哪个不是人中英杰,但并不是每个学士家里都有钱有势,够资格飞扬跋扈的,还是少字合适点。”

         桑珂“……”

         最终报名闯悬镜廊的有六百六十名学士,分为九十四组,每组七人,最后一组多两人。虽说一次闯关的不多,但此期间,人人都无心向学,琼林很干脆地停课八天。如今,章程已经拿出,悬镜廊外虽然也是人头涌动,但并不像分组那天嘈杂无章了。

         符衡组排在第一天第一位,门前集合时,桑珂小愣了一下“我们怎么是头一个啊?”

         熊蟠很得意“谁敢排在小爷身前?”

         “冲锋都是送死的,压轴的才是高手。”

         金不深笑道“走前头也有前头的好处,早点向狌狌多问点前朝秘事,影印出版必然大卖,等八日后最后一组出来,我们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

         符衡轻轻一笑“你们想得太多了,这狌狌真没什么好看的,倒是闯悬镜廊比较有意思,走!蟠少打头我殿后,深少你和从山护着三个师妹走中间。”

         莫从山拱手笑道“何其有幸!”

         他是厚土堂的领袖人物,和桑珂自然认识,她欢喜道“真没想到,六百多人居然把我们分在了一起,全是熟人,真太巧了。”

         木轻言捂嘴笑道“只有莫师兄过来是巧,咱们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巧合。”

         “什么意思?”

         符衡扫过一眼“少说废话,集中精神,要是我们闯不过的话……”

         熊蟠大喝一声“那就不用在琼林地界混了!”他不等守廊夫子点头,就猛地推门,闯了进去。

         悬镜廊,顾名思义,是四周悬挂着镜子的长廊,但他们一走进去,并没有看到幽深曲折的长廊,只有一座造型精巧的六角凉亭,栏杆外遍植樱花树,此时已是初秋,竟然花开如盖,蔚如云霞,亭子的檐角下挂着金色铃铛,垂着粉色的纱幔,风扬起,在金玲脆响中,有花瓣如蝴蝶飞向凉亭,和纱幔缠绵在一起随风轻扬,飘然若梦。

         七人原本绷紧着神经,看到这旖旎的一幕景,都觉得诧异。

         熊蟠急吼吼地问道“就这么个亭子,往哪里走?”

         金不深缓缓拨着他的算盘珠“悬镜廊,怎么会没有镜子,难不成我们在镜象里?”

         “那还不好办,打破就是!”熊蟠一步跨上前,三五把就扯下粉色纱幔“先把这些巾巾吊吊的东西拿开,免得挡了小爷的视线。”

         “莽撞!”符衡嗔了一句,一指亭中“不过也干脆直接,那不是镜子!”

         原来那六个檐角下各挂着一面椭圆形状的镜子,比桑珂她们日常用的梳妆镜也大不了多少,适才被纱幔挡着,才没看到。

         金不深摸着下巴“六面?六代表什么,人道六制?六主律?六丁六甲?”

         熊蟠囔囔道“有什么好猜的,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一马当先踏入凉亭,大笑道“来来来,有对联!我来念给你们听,左边是万物之逆旅,右边是百代之过客,横批是为欢几何,写的什么啊这是?”

         “浮生六梦!”桑珂一下子想起昔日在翠屏山藏书阁看过的一本旧书“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符衡看她一眼,金不深抚掌笑道“桑师妹,你学问不错,干嘛不去经纬堂呢?”

         就上三堂的才需要做学问吗,桑珂笑眯眯地回他一句“种田也要多读书。”

         莫从山很懂得进退分寸,知道自己还不够格与那琼林三少说笑,自去仰头看那镜子“咦,镜子里有景物!”

         众人忙集中起精神,将那六面镜子团团看了一圈,面面相觑道“这景物,竟然是活的!”

         符衡屈指叩着亭中石桌“看来,六镜是通往六个地方的入口,是叫我们去历练呢。”

         熊蟠急道“那还等什么,走啊!”

         金不深拉住他“往哪里走?是大家去一面镜子,还是各去一面?”

         符衡道“人有七个,镜子只有六面,看来是不用分开的,六镜六景,选一幅吧。”

         金不深和熊蟠同声道“师妹选吧!”

         “师妹们想去哪里?”

         莫从山也笑着朝她们做了个“请”的姿势,自从见了所谓的琼林三少,平时叽叽喳喳的严漪一直大气都不敢出,木轻言是符家家生的婢女,向来以符衡马首是瞻,从来没有自己拿过主意,两个人都齐齐看着桑珂。

         桑珂心里想着,这不就跟前世打游戏差不多吗,都是先要选场景,没什么好纠结的,大方说道“市集、荒漠、山林、河道、雪原、擂台,想来难度差别不会太大,要不就山林吧!”

         木轻言是青藤,听到山林不由地连连点头,其他人也干脆地说好,符衡扫过众人一眼“保持队形,走吧!”

         熊蟠挠挠头“可是怎么走?”

         这是门外一个声音气咻咻地响起,却是守廊夫子在说话“你们几个,规矩都不听就开始跑,快去站到所选镜子的廊柱下面,柱子上有法决,照着念就是,本来要发灵符给你们的,既然已经进去了,就用自己的吧!”

         熊蟠笑道“灵符有什么了不起,小爷我一抓一大把!这法决不长,我来念!”

         白光闪过,一行人瞬间置身密林之中,满目的深碧浅绿苍翠红枫,层林尽染,美不胜收,他们正处于半山一个凸起的巨石平台之上,阵阵山风迎面扑来,带着花叶草木的新鲜香气,空中的大小鸟群飞得悠闲惬意,清鸣声响彻山谷,犹如世外仙境。

         金不深向平台边缘走去,走到尽头,小心地探出身子上下一看“山下有深潭,山顶有寺庙,怎么走?”

         符衡略一沉吟“即是历练,必有艰难,上下定当都危险,我想往上!”

         还不等符衡说出理由,熊蟠已转身“当然往上,我可不喜欢走下坡路。”说着就跨出平台,向上山的石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