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通房
        好梦深甜,桑珂是被一阵喧闹声给吵醒的,她好不容易才睁开了一半的眼睛看到一堆乌压压的人头,把这小间的牢房填得满满当当,他们簇拥着一个四十来岁的身着官袍的人,乍一看真说得上器宇轩昂,仪表堂堂。

         她打了个激灵“你是,提审我来了?”

         那人长得既有气势,说起话却是瑟瑟发抖“小姐,手下人粗鲁,有眼无珠,多有得罪,下官定要打他们的板子,狠狠地打!”

         “手下人,你是,县太爷?”

         “正是下官。”这县太爷很不端架子,居然深深地一躬到底“都怪下官昨日回家早了,才害得小姐受了一夜的委屈,定当赔罪定当赔罪!”

         “没什么啦,牢头大爷待我不错。”

         一旁道的牢头刚松口气,县太爷眼一瞟,那高大的捕头一脚把他踢得滚了三滚“不识相的东西,竟敢在小姐面前充大爷。”

         桑珂忙想捂住嘴,但已经来不及,一句“捕头大哥待我也不错”已经滑出去了,捕头欲哭无泪,显示出了壮士断腕的绝决,扬起手来,一个清脆的大耳刮子就往自己脸上招呼“打你这不识相的东西,竟敢在小姐面前充大哥。”

         看到两手下,一个捧着肚子在地上滚,一个半边脸肿得像馒头,县太爷有种赎了罪的感觉,长舒了口气,殷勤地请桑珂出狱,虽说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牢房嘛,体验了一夜也就够了。

         桑珂随他走到公堂上,堂上有一个绿衣女孩大马金刀地坐在尊位上,她生得细眉细眼,樱桃小口,面相很柔弱,架势却嚣张得很,手里竟然拿着惊堂木敲响声玩儿。一见到她,县太爷刚挺直的腰板儿又弯下去了“符小姐,你看,人来了,昨晚上给安排的小间,还算干净的。”

         那女孩长拖一声“哦,干净的小间,那是要加钱的咯,说吧,多少银子?”

         县太爷汗如雨下“说笑了,符小姐说笑了,这,这是下官的一点心意,算是赔罪,还请笑纳。”说着,亲自从捕头手中接过一盘雪花花的银元宝,双手高举着呈了上来。

         桑珂的眼睛都被晃花了,绿衣女孩却瞟都懒得瞟一眼,拉着她就走“走啦走啦!”

         桑珂跟着她迈出门槛时,看到那白发豁牙的牢头一瘸一拐地站在边上,一张惨白的脸上全是汗,显然是刚才被踢得狠了,再想想自己昨夜对他的承诺,心里不落忍。回头对县太爷说道“我欠了这牢头大爷,哦,不是大爷,这个3两银子,你先帮我垫一下,日后我还你。”

         县太爷忙从手中的盘子里拣出一个银元宝,“啪!”地丢到牢头怀里“小姐说笑了,哪敢让小姐破费!”

         走出衙门,绿衣女孩将桑珂看了又看“你还找看大牢的人借钱,真的穷?”

         “这还做得了假,我叫桑珂,你是符小姐?我该怎么谢谢你?”

         “少爷居然有穷的朋友,好稀奇。哦,我叫木轻言,是符家的丫鬟,桑小姐不必谢我,是我家少爷吩咐的,说你虽然犯了错,但毕竟是无心之失,坐一夜牢吃个教训也就罢了,让我一大早务必接你出来。”

         这口气,真是一听就知道是谁,桑珂对他的观感登时就改善了“符衡啊!嗯,不错,很讲义气。”

         木轻言一脸好奇地看着她“桑小姐,你如果我不来,你就真打算在里面蹲上十天半月吗?”

         “叫我桑珂好了,我才不打算在里面多呆呢,看,我有护身符!”桑珂说着摸出了琼花佩,她早就打算好了,捕头牢头都是粗人,不见得认识这个,拿出来也是自讨没趣。可县太爷肯定是读书人,等今天过堂时把这个亮出来,人界第一学府的面子,他不会不给的。

         没想到木轻言竟吓了一跳“你也是琼林的人?”

         “也?”

         “我也是啊,少爷也是!”木轻言忙从怀里掏出琼花佩和桑珂的并排一放“哦,我们两个的一模一样,这么说你也是今年的新生。”

         “怎么看得出来?”

         “看背面!”木轻言给她指点着“少爷是去年入的学,他的玉佩背面有两片叶子,我们是今年的,只有一片。对了,你这是去京城吗,我们搭个伴吧,路上有人说话,热闹点!”

         “你不跟着符衡走吗?”

         “少爷就喜欢一个人,才不愿意有人跟着,他去年入学时,夫人派了十二个小厮和十二个丫鬟来,全被他留在了琼林外面,根本不让伺候。后来夫人发了火,逼着我们也考学,考上的人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到琼林里面,贴身伺候少爷。结果,只有我一个人考上了,夫人一高兴,就把我提成了通房丫鬟!”

         通房,那不就是要“啪啪啪”的那种,桑珂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不可描述的画面,木轻言满脸自豪地说道“听说我有了名分,全族上下都开心得不得了,密林大宴摆了整整三天!以前他们总说我长得不够美,少爷肯定看不上,可现在他们都说,美有什么用,要有才华,是吧?当然了,桑珂,像你这种又美又有才华的是最好的了。”

         桑珂谦虚一下“才华也不是很有了,我是保送的。”

         保送?大户人家的丫鬟比平常人家的小姐都有见识,木轻言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你是神兽灵禽的后代?”

         “对,我是一只鸟。”

         “难怪我觉着你亲近,我是一根青藤!”木轻言扭了两下“不过我没现过原形。”

         “谁现过呢。”桑珂扑腾了两下“我都想飞飞看呢,这个,符衡是什么呀?”

         “少爷不是什么东西,呸呸呸,我是说少爷是人,虎候世子!”

         桑珂被震到了,虽然她猜到符衡是富贵中人,但真没猜到他的背景如此强大,虎候符家世代盘踞东三郡,城池百座、沃野千里,百万虎贲郎是人界大军中无可争议的精锐部队,历代虎候进皇城不下马,见人皇不下跪,金銮殿上有常座。

         这一世的虎候符骋江,是三界中有名的儒将,曾编撰《符氏兵法》十八卷,自身修为深不可测,在十八年前的三界大决战中,就是他亲率虎扑营在天山山腹中,拼死打通了前往魔界黑涯的秘道,才让仙人联军出其不意地捣毁了魔界总坛,奠定胜局。凭此泼天的战绩,他终于跻身人界高手的第一序列,将画像挂在了十二层凌烟阁的第十层,端的是传奇中的人物。

         “桑珂你傻了?”

         “诶,这来头把我吓到了,现在我在努力回想,昨天,还有大半月前,对符公子可有不恭敬的地方。”

         “有吗?”

         “好像一直都是我的话比较多,他说的比较少。”

         “少爷向来不爱搭理陌生人。”

         “是啊,我上赶着叫他问我名字,他都不问。”

         木轻言连连点头“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少爷能不能一口叫出我的名字。”

         “这么说来,你还真不用跟着他,那好,就跟着我吧!”

         “是你跟我,进京的路我比较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