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问心(下)
        木轻言的身影还未完全消失,桑珂就满怀期待地走了进来,笑盈盈地向大师行礼。

         她容颜如花,一脸明媚,瞬间照亮了光线黯淡的大堂,饶是大师这样心如止水的长者,也不由得因为这鲜活的生命而微微一笑

         “施主,对于方才一役,有何感受?”

         “嗯,我体会到了自由。”

         “何为自由?”

         “无拘无束,身随意动。”虽然今日的重头戏是与穷奇鏖战,但在桑珂心里,感触最深的还是站在树之巅,与清风共舞,天地相融那一刻。

         她偏头想想道“以前读书时,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一瞬间,思绪就可飘过万水千山,心灵很自由。但今日体会到了身之自由,其畅快美妙之处又有不同,难怪从古到今,不同时空都要倡导一句心身合一。”

         “施主,你既体会到了自由的好处,可知这世上,还有无数不自由之人,你可愿帮助他们,去争取自由?”

         桑珂心里顿时冒出一个内裤外穿的超人形象,马上谦虚了一下“我没这么大的能耐。”

         “如果你有呢?”

         “那么,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愿意帮助别人。”

         “力所能及,为什么不是竭尽全力?”

         “如果是对至亲好友的话,我应该会竭尽全力的。”

         “至亲好友是人,别人也是人,施主却要分开而论,岂不是失了公平之心?”

         有宗教信仰的就是喜欢搞道德绑架,桑珂觉得应该和他讲科学“大师,哪有绝对的公平之心,人心都是偏着长的。”

         “什么?”

         桑珂捫着心跳处示意“你摸摸,心脏从来不在胸膛的正中央,正常位置是偏左,长得太正是异常。”

         大师努力控制好表情“我知施主心意了,去吧!”

         “就完了,不算命吗?”

         “……”

         最后进来的是符衡,见了大师也不行佛礼,端端正正地行了个尊师的常礼,大师忍不住问道“入我佛门之地,为何行俗世之礼?”

         “这里若是真的佛门,就不会计较这个,若不是真的佛门,就不该计较这个。”

         “好,那请问施主,对于方才一役,有何感受?”

         符衡沉吟了一会儿,答道“感到害怕!”

         居然和他那怯懦的通房丫鬟一个答案,大师奇道“怕什么?”

         “突然间拥有了强大无匹的力量,觉得不真实,所以惶恐。”

         “那你想不想真正拥有这样的力量?”

         “自己练出来的,想要,无中生有的,不想要。”

         “为什么?是害怕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就要担负相起应的责任?”

         “大师多虑了,我乃虎候世子,东三郡百座城池、千里沃野的未来主人,生来就要为我的子民负责,就算是四肢不全,五识蒙蔽,只要有一口气在,就逃脱不了责任二字,这与实力高下并无什么关系。”

         “那么施主,若有朝一日,你的责任与你的心意不合,你会作何取舍?”

         符衡淡然一笑,笑容有几分坦然亦有一丝苦涩“东三郡百万人户,世代向我符家供奉最精美的食物,最柔软的衣料、最珍稀的矿产,送最忠诚英勇的儿郎入虎贲军效力,送最聪明美丽的女儿入宅当侍女,是希望符家能保一方平安,佑他们安康度日,而不是想要知道符家人的心愿和喜好,大师,你觉得,我的心意真的重要吗?”

         大师默了半响,等符衡走出后还没回过神来,孟崖秋忙唤他“老熊老熊,愣什么,你不就是在找这种,不计个人得失,一心只为苍生的年轻人吗?”

         “可我怎么觉得,他这责任担得有点,不那么甘心情愿啊。”

         “切,上赶着把别人的事儿往自己身上揽的,是傻瓜,真英雄都是形势逼出来的。比如老熊你为人界,牺牲了所有,连夫人、表兄弟和子女的性命都搭进去了,难道真都是出于本心?”

         熊家嫡系虽代代单传,但全盛时,加上旁系血脉,也有三四十人,只是在三界大战中死伤怠尽,最终也就剩下了熊跋一个垂垂老者和熊蟠这个遗腹子,这是天大的功绩也是锥心的伤痛,也只有孟崖秋敢在他面前毫不避讳地提起。

         熊跋默然不语,一步跨出浮生镜,坐在案前,在纸上刷刷地写下了五个名字,孟崖秋嘿了一声“我还以为你只看得起符衡,怎么人人都要?”

         “人有长短,用其所长即可。”熊跋头也不抬地写批注“熊蟠,人族,法器蜉蝣,优点是武力强大,勇猛无畏,擅硬战,缺点是少智谋,欠忍耐,做个冲锋陷阵的先锋将也不错,可用。”

         “金不深,人族,法器‘筹’,筹可谋划、可布阵、可摆卦,其实在这种单一的截杀中并不能发挥出它的最大威力。优点是足智多谋,应变力强,缺点是斤斤计较,缺乏奉献精神,不具大帅之风,但做个智将也是不错的,可用。”

         “木轻言,藤族,擅于匍匐和隐藏,缺点是个性软弱无主见,优点是老实听话,不耍花样,在战斗中可以起到很好的辅助功能,可用。”

         “桑珂,凤族,法器‘光羽箭’。”

         孟崖秋终于忍不住八卦“听说当年桑睿为了娶一只雉鸡,被逐出了梧桐谷,既如此,凤族怎能让他带走族中至宝‘光羽箭’,看来这个‘逐’字多半另有内情,你说是不是?”

         熊跋难得赞同他一回“是,凤通光,凰通风,光羽箭带着五行之力,向来被视为象征凤族的法器,的确不应该出现在一个非核心族员的手里,有内情,但不关我的事。”

         他刷刷地写道“优点是机变灵动,读书多,领悟力强,缺点是玩心重,志向不高,作为一个出色的远程武力,可用。”

         写到最后一人符衡时,熊跋更加不假思索“符衡,人族,责任心强,大局观重,心志坚韧,能纳谏言,帅才!”大大写下帅才两个字,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只是他的法器,好像并不出色?”

         孟涯秋大笑道“何止不出色,简直是又懒惰又胆小,让它上阵对敌还要靠哄的。我问过符衡,说是他的启蒙法器,用顺手了,不想换。”

         “这不合理。”

         “当然不合理,虎侯家的库藏怕比皇宫大内也不遑多让,岂能让小侯爷使这种不入流的法器。”

         “有蹊跷,但无碍,我看中他的不是这个。好了,唤下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