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乌撒
        黑衣人嘶吼道“人的命是命,魔的命就不是命吗,同为天地间的造化产物,都有活下去的权利!”

         熊蟠冷笑道“笑话,魔可不是造化产物,是孽债,根本就不应该在这世间存在。”

         桑珂悄悄问木轻言“就算他是魔,但现在并未作恶,只是求医,这也必须赶尽杀绝吗?”以她前世所受的医德医风教育,就算是死刑犯,在被执行前一天都有被医治的权利。

         她声音虽小,但一旁的符衡却是听到了,愣了一下,扬声道“你说你无恶意,却藏头露尾,连真面目都不敢露出来,岂能取信与人?”

         黑衣人听了,收了铙钹,猛地将蒙面的黑布一扯,露出张狰狞可怕的脸,脸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脓包,流淌着黄色粘稠的脓液,无数白色的蛆虫在脓液中蠕来蠕去,从五官中进进出出,说不出的恶心恐怖。

         桑珂和木轻言吓得齐齐惊呼,熊蟠也忍不住跳后三步大喝道“你这魔头,竟长得如此恶心,还好意思大白青天地出来!”

         黑衣人听了,一阵仰天大笑,笑声中饱含凄楚和痛苦,他不理熊蟠,死死盯着洛琴微“你是古夫子的徒弟,知不知道,我这是什么病?”

         洛琴微朝前走去,熊蟠忙拉住她“师姐别靠近他!”

         洛琴微轻轻拨开他的手“无妨,我只是看看。”

         她越走越近,直走到黑衣人面前,几乎就是面对面了,桑珂觉得如果那些蛆虫有腿的话,轻轻一跳就可以跳到她身上来,她细细观察了一阵,还牵着他的手腕把了一阵脉,沉吟了半刻问道“你是否常年居住在不见阳光,阴暗潮湿的地方?”

         “不错,十八年了,能见到太阳的日子屈指可数。”

         “水源可清洁?”

         “浑浊,恶臭,连鱼虾都养不活。”

         “蛇鼠虫蚁可多?”

         “数不胜数,终年为伍。”

         洛琴微欺雪赛霜的俏脸上闪过一时不忍,但瞬间又消失,依旧用她清冷又平缓的声音说道“你这病,我治不了,古夫子不愿意治,请回吧!”

         她转身回走,黑衣人急了,伸手去抓她,洄风和蜉蝣齐齐飞出,向他砸去,他狼狈避开,嘶吼道“医者父母心,难道就此见死不救?我命不足惜,但染此怪病的不只是我,是我整个族群,现只求你们救救老弱妇孺,凡青壮年的男性可以一概不管,这也不行吗?”

         琴微走回他们身边道“他是魔界乌木族的头领,满族染病,濒临灭绝,古夫子不愿救他们,走吧!”

         桑珂有点犹疑“就这么走了,好吗?”

         忽闻鸟儿说话,洛琴微愣了一下,木轻言忙解释“洛师姐,这是今年入学的桑珂师妹,她是白凤凰,不小心被打回了原形。”

         洛琴微点点头“他们族群虽小,但在三界大战时也是一支骁勇之师,他们如今的老人曾屠人无数,他们现在的小孩长大后也将是人界的死敌,要救吗?”

         黑衣人突然双腿跪地,将一双铙钹双手呈上“好,老人身上有血债,不敢有奢望,但小孩总是无辜的,我愿献出镇族之宝,请保住我族十六岁以下孩子的性命!”

         洛琴微面如止水,洄风和蜉蝣在他头顶盘旋不下,黑衣人重重一叩头“十二岁以下如何?”

         他的头猛地叩到地上,震飞起地上层层叠叠的竹叶,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吹拂起众人的衣角,虽是盛夏,但一股凉意自脚底而起。

         他再次重重叩首“八岁以下如何?”

         额头皮破,原来魔的血也是红的,鲜血滴滴答答地流淌下来,和黄色的脓液混在一起,更显得可憎可怜,桑珂鼻头一酸,一滴泪水忍不住从眼中滴落,顺着脸颊滑到符衡颈窝,他似乎被烫了一下,心念一动,洄风飞回,回到他背上的刀鞘中。

         熊蟠一看,也收了蜉蝣“衡少,你什么意思?”

         符衡沉吟不语,桑珂想起慕叉向井底丢的那床棉被,心里一软,忍不住扑啦啦地拍着翅膀道“上次大战都是十八年前的事情了,小孩子们根本就没有参与过,救救他们吧!”

         熊蟠点着她的额头“没参与过又怎样,仇恨的种子是埋在心底的,俗话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一旦他们长大,又将是魔界的战士。”

         “可是现在天地间没有元气流通,他们修炼不了魔力,怎么成为战士啊,蟠少你居然这么忌惮,真是胆小!”

         熊蟠急得脸都红了“我忌惮?我胆小?我大的都不怕,难道还怕小的,来来来,你那魔头,本少爷和你单挑。”

         黑衣人仍跪在地上“若能保我族小孩性命,我任打任杀,绝不还手!”

         熊蟠气呼呼地看着符衡“衡少,你说怎么样?当年与魔界大战,你符家可是主力军,你要是说救他,我就认!”

         符衡沉默不语,虽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额角鬓间竟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显得比刚才与黑衣人打斗还要疲累。

         凤凰一族自上古以来,就遨游三界,虽与人界最为亲密,但与魔界的交往也不少,桑珂的父亲当年就有不少魔界的朋友,自然没有培养过桑珂这具身体的抗魔意识。至于她,这缕穿越过来的游魂更不用说了,对魔界当年的暴行根本没有过直观的感受,她所看到的魔,要么就是花公花婆那样老态龙钟还四处蹭白食,寻找儿子的,要么就是七夜族这样偷偷摸摸地潜行,连木轻言这样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都不敢惹的,这仇恨,真还没妥妥地建立起来。

         她很好奇符衡的决定,歪着小脑袋,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他。

         符衡拍拍她的头,转向洛琴微“师姐,这病可难治?”

         “难,十八年来水土污染已渗入经脉,很多小孩儿自娘胎里就带着病,难以根除,怎么,你想帮他们?”

         “我不懂医,没那个能力。”

         “我虽懂医,但也没这个能耐。”她一撩裙摆,席地而坐,从随身箱笼里取出笔墨纸砚,向桑珂唤道“小师妹,来帮我磨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