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南部草原
         .寒风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

         暮云空碛时驱马,秋日平原好躲雕。

         周山仰面躺在草地上,这高天之上的月色与地面倒是大不相同,乳白色的月亮像是一个巨大银盘,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万里无云,所有的景色在月光下清晰可见。

         “星垂平野阔,月,月,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周山摸了摸脑袋,却怎么想不起来下一句是什么。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提起从家里带来的包裹。

         “天鹅绒的被子一条,咸菜两罐,一套常用的炊具,各种调料若干。”

         周山清理了一下包裹,这些东西就是他现在的全部家当,按照爸妈的意思,他们也不知道五行学院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万一吃不上饭,带上这些家伙什好歹能自己开火混个肚饱。

         草原的风不似来时那般寒冷彻骨,自从踏进了那块五彩光幕,周山觉得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空气清新,秋夜的晚风也格外和煦。

         看了一眼不远处微微隆起的小土包,周山摇摇头,这个叫神前的家伙跟自己无冤无仇,就这么白白死在自己手上,真是很没道理。

         “你们几个也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这地方这么大,难道让老子一个山包一个山包的刨你们,这鬼地方莫不是外星球,怎么连通讯腕表都失效了。”

         说真话,对于当一个独行侠客,仗剑天涯,惩恶锄奸这种事情他曾经意淫过很多回,不过意淫归意淫,真正的在这荒郊野岭的,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糟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看来那道光幕是类似于传送阵的东西,不过照目前的情况看,估计是一个随机传送阵,不然不可能这周围只有我一个人。”

         “咕噜····”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武者的消耗本来就大,再加上之前的一番鏖战,周山这肚子算是要造反了。

         “不行!这地方到处是茫茫草地,情况不明,还是先赶紧找个活人来了解一下情况。”

         周山对照了兽皮上的地图,表示十分无奈,他敢肯定,画这张地图的人智商绝对超不过八十,粗制滥造的线条只能看出一些区域的大致轮廓,不过按照地图上显示,整块陆地上的草原地带只有陆地最下方的南部草原。

         “找吃的,找人。”

         周山满心的怨念,南部草原在地图上属于最为偏僻的一个角落,只有极为零星的黑点表示有人聚集,但鬼知道自己离人类聚集地有多远。

         “悉悉索索····”

         草丛里传来细小的声音,只是这里的草地实在是茂盛,两指来宽,半米多高的野草沿着大地铺成一片又一片绿色的草垫,加上夜风吹拂,很难判断发出响动的具体位置。

         “呵,小爷的好运终于来了,说肚子饿就有土豹子送上门。”

         周山大喜,这声音虽然轻微,但肯定附近有活物出没,想来应该是野兔,土刨子之类的小动物,虽然不大,但对于饥肠辘辘的周山却无疑是雪中送炭。

         “东南方向,五十米左右。”

         周山的耳朵微微抖动,这个时候霸体系武者肉身器官的灵敏度优势就显现出来,听声辩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夜风吹拂着草地,草丛之下,紧贴泥土的地方,两个人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姐姐,那个人是什么人?为什么穿得这么奇怪?”

         说话声音很小,但能够听出来是一个稚嫩的童声。

         “别说话!不要被他发现了,那是在草原上流浪的马贼,这些马贼无恶不作,专门烧杀抢掠草原上的居民,十分的凶残,咱们要是落到他手上就死定了。”

         这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声音压的很低。

         “姐姐,他过来了?他发现我们了?”

         孩童的声音满是惊恐。

         ”太阳出来咯哦,喜羊羊哦浪哦,脱下裤子····“

         周山一边小跑一边唱着老李经常唱的荤腔滥调。

         他是高兴坏了,草丛一直在动,却不见挪地方,这说明草里肯定是一只跑都不知道跑的傻刨子,关键是,个头够大···

         ”香酥刨子肉我来啦,幸好出门的时候把家里的厨房都给搬来了。“

         周山越跑越快,脸上露出饿死鬼的标准傻瓜表情。

         ”嗖“

         周山眼皮猛跳,全身汗毛炸起。

         有危险!!

         一道锋锐的气息从草甸深处里飙射而来。

         ”咔嚓“

         周山脑袋一偏,堪堪闪过。

         ”什么鬼,刨子会放箭?!“

         周山冒出一声冷汗,虽说这道箭矢的威力不强穿透力有限,但是如果直接击中了脆弱的面门,他又不是铁打的,不受伤才怪。

         ”匪徒拿命来!“

         一声娇喝想起,随后从草里突然弹出一个高挑的身影,手里握着一柄明晃晃的短刀。

         ”啪啪“

         拳掌交替

         两声脆响,周山一把扣住了袭击者的手腕,短刀掉在地上。

         ”这位小姐,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趴在草里干嘛?细皮嫩肉的不怕有蚊子啊。“

         身高170左右,五官精致,鼻梁高挺,典型的欧亚混血。

         白色花边衬衫,咖啡色牛仔裤,左手握着一张老旧的短弩。

         ”咕噜。“

         周山咽了口口水。

         胸脯丰满,两条大长腿结实修长,一头波浪般的褐色卷发,皮肤白嫩,桃花眼,银牙红唇。

         优雅不失性感,高傲中带着勃勃英气。

         这活脱脱一个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

         ”可恶的马贼,看什么看,我跟你拼了!“

         封面女郎怒容满面,虽然草原匪徒的恶名在外,但她还是第一次距离这么近的对抗一名匪徒。

         这个恶匪看起来年纪不大,跟自己差不多,相貌平平,甚至还有点老实样,但她旋即脑子一转,差点被他迷惑了。

         ”这位小姐,说真的,我是刚到这,肚子饿的慌,正准备打只野兔充充饥,你就窜出来了,我真不是坏人。“

         周山的语气软了下来,抓着美女的右手也微微一松。

         “坏蛋放开我姐姐!我杀了你!”

         周山看着面前这个手握短刀瑟瑟发抖的小正太更是头大。

         “两位,在下周山,是五行学院的新生,真的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盗匪马贼。”

         周山松开手,退后半步,张开手表明自己并无恶意。

         “拜托,哪有盗匪长这个样子的,你们又是弩箭又是短刀的,我抢劫什么的好歹有家伙吧,哪有空个手大街的,说真的,你们要是有吃的能不能买点给我,价钱好商量。”

         周山从怀里摸了半天,总算是摸出了点现金,不过看那两人依旧满脸警惕,不禁心里有些忐忑。

         “是不是匪徒,你跟我们回镇子上就知道了,你敢吗?”

         封面女郎粉颈一扬,冲着周山说道。

         “姐姐,镇长曾经说过,五行学院的正式学生才不会来我们这里,而且他们的脖子上会挂着棱形宝石,这个人脖子上什么都没有,他肯定是坏人!”

         这个玉面朱唇的小正太着实可爱,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像是一只发怒的小刺猬。不过他嘴里说出的话倒是很扎心,棱形钥匙周山是没有的,所以理论上来说,他现在根本没有资格说自己的五行学院的学生。

         “嗯,你戴上这个捕兽的铁铐子,我就相信你。”

         美女从腰间的牛仔裤上掏出一副锈迹斑斑的铁索扔在周山面前。

         “奇了怪了,你一个手下败将,还要我戴着铁链子,你就不怕我杀····”

         周山突然闭上了嘴。

         再次声明,这绝对不是看见美女走不动道,实在是面对妇孺,他又不是真的盗匪吗,如何下得了手。

         “不戴可以,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大不了现在就杀了我,反正我们不敢相信你,你自己看着办。”

         美女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便的架势。

         “好,好,我,我戴。”

         周山晃着脑袋捡起地上铁链。

         不得不说,无论在什么地方,这都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周山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刚才冲出来袭击自己的人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恐怕自己根本不会留手,无论如何也会结果他的性命。

         不过这一对姐弟的颜值,深深的折服了他。

         “好,跟我走吧,镇子离这里不远,等见了镇长,说明了身份,我肯定好好招待你。”

         美女转头牵起小正太,带头就走。

         “姐姐,为什么那个人长得这么难看啊,你看他的鼻梁,踏踏的,眼睛又小,还是单眼皮,个子还不高,比咱们丑好多···”

         小正太一边走一边疑惑的问姐姐,似乎周山的长相已经颠覆了他幼小的世界观。

         “噗”

         周山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对姐弟的颜值却实让大众脸的周山很受伤。

         同样是人,长相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