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死不了,给钱
         秋日里,午后的阳光格外温暖。

         可王天一的背后却冒出了丝丝寒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望着五步开外依旧战力的周山。

         “老安,赛姐,这小子怎么办到的?他好像刚才用什么利器刺中了王天一的小腿内侧?”

         胡老师一头雾水,两人的动作虽然迅速,但凭他的眼力还是看的明白的,不过看是看明白了,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倒地的是王天一,这他可完全不明白。

         “别急,看起来王天一只是右脚行动不便,但对他d战力影响不大,这场比斗彩刚刚开始,哼,有意思,没想到,一中小小的水潭里居然藏着一条潜龙。”

         安远讲师微微一笑,刚才这一慕他曾有幸见过一次,那还是二十多年前在他刚入伍的时候·······

         “我靠,大爷的,你小子什么时候有这手功夫啊,还把兄弟我瞒得这么苦,害的我这么担心。”

         石勇也是楞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一脚踢下去,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可眨眼之间,周山轻轻戳了一下王天一的小腿,那家伙的力道顿时减去了九成,周山便借着对方前踢的力道顺势飞退,稳稳的落在地上,居然毫发无伤,反观王天一,却好似被电击了丝的,抱着腿倒在地上。

         “这个家伙,有点门道,难怪敢散发两次的拒绝我。”李如意双手叉腰,见周山没事,便悻悻的坐回座位,脸色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真的激怒我了?本来我不过打算废了你,现在,我改主意了。”

         王天一踉跄的站起身来,尝试着发力,却发现右腿依然不听使唤,不过刚才完全是因为他过于大意,放松了警惕,没有使用战气,也不曾提防周山的攻击,现在全神贯注之下,周山仍旧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身高,183公分,

         体重,70公斤

         平均速度10m/s

         最高爆发力接近一吨

         身体比例正常

         不存在异种穴位。”

         周山依旧是面无表情,机械式的嘟囔着,他的声音不大,台下的人听不到,可几步之隔的王天一却是听的一清二楚。

         “还在这装神弄鬼,给我闭嘴!“

         王天一彻底怒了,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被战斗力0.6的渣滓给打到,虽然只是一时大意,但这已经是不可饶恕的奇耻大辱,这要是传回了家族之中,那些虎视眈眈家主之位的家伙还不知道要搅出什么风雨。

         ”周山,小心了,王天一要使用战气了。“

         石勇眼神毒辣,王天一藏在身后的双手同时亮起了淡金色的光芒,这招战气手刀虽然对于正式武者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对于没有觉醒美食细胞,掌握战气的学生,那可是无法抵挡的招式,只要打中,非死即伤。

         ”战气吗?“周山目光微变,稍稍后退。

         毕竟是战斗力相差接近一倍,这差距比世界拳王跟小学生对打还要夸张,拳王即使不用双手也能轻易干翻一百个小学生,两者根本不是数量级的。

         周山的思绪疯狂的转跳动,剧烈的分析演算着对抗的情势,最后得出结论,想要毫发无损的接下王天一的含怒一击,完全没有可能。

         “呦,怎么,怕啦,哼,怕也没有,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王天一看出了周山眼角的犹豫。

         看来这个爬虫终于知道得罪自己的后果,不过太晚了,不把他打死,这样的耻辱无法洗刷。

         “石勇同学,你猜你这位兄弟能不能撑过这一句呢?我这也有些闲钱,不如咱们也来做个赌赛可好。”

         李如意饶有兴趣的瞧着台上的两人,妩媚一笑,这么有悬念的比斗,简直是对智力的严峻考验,不过看她的表情倒是很享受。

         “滚开,粉骷髅,老子兄弟的命是你能拿钱赌的,你,你,还有你们几个,老子看着呢,敢拿我兄弟的命设赌,你们这些家伙最好把脖子洗干净,看待会我怎么收拾你们。”

         石勇怪叫一声,吓得四周正在下注的学生全都四散奔逃。

         石勇哪有心思跟他们整这些玩意儿,台上的局势他根本猜不透,周山的变化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但对手可是准武者王天一,两者差距实在太大。

         “一吨的爆发力,加上金系战气的力量加成,攻击力必然超过1.3吨,我的身体抗击打能力仅仅只有400攻击,硬挨这一下,必死!”

         周山神情冷峻,似乎算计已定,王天一还没发动,他却提前朝着王天一发起了冲锋。

         “找死!”

         王天一忍不住冷笑,周山脚步虚浮,出拳的角度和力道简直可笑,他似乎已经看到一堆烂肉倒在自己的脚下。

         “死来!”王天一手掌金光流转,一声爆吼向下砍去。

         “中!”

         ”噗“淡金色的手刀准确的击中了周山的后背。

         周山的身形诡异,他止住的前冲之势,居然提前做出匍匐的动作,这一下,攻击的的绝大部分力道竟然被消去了大半,也就是说,王天一的这一击基本上打在的空地。

         但饶是如此,周山也是如遭雷击,整个身子被砸进进了地面,大口的鲜血喷泉一般狂喷而出,就连脊柱都能看出轻微的变形了,伤势不可谓不严重。

         “哦呜····”

         “这家伙死定了!”

         “王天一,你!”石勇目眦欲裂,这一击之下周山不可能生还,他明白,若不是自己的缘故,周山不至于屡屡王天一欺侮,若不是自己将他扔进湖里羞辱他,对方也不会对周山下死手。

         石勇的胸口仿佛压了一块万斤大石,怎么也喘不过气来。

         “还我兄弟命来。”石勇扯开步子,直奔王天一而去,他非得把这个心胸狭窄,心狠手辣的小人撕成碎片不可,就算顶着被开除学籍,关进联邦监狱的结果也要结果了这个家伙。

         “等,等等,别····”

         王天一此时肝胆俱裂,若是身体正常,他根本不会惧怕石勇,更何况,他怀里还揣着一样足以击败正式武者的杀手锏。

         但现在,他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刚才周山被击中倒地之前,藏在身下的左手居然冷不丁的刺中了他的小腹,导致他全身骨软筋麻,气息溃散,此时更是连挪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石勇状若疯牛,将硬化大理石的地面踩出一排深深浅浅的窟窿,眼看着就要冲到自己的面前,以他现在的情况如何抵挡?

         “恨,恨,恨,若是让我取出怀中之物,你们都得死!我太大意了。”

         生死关头,王天一紧紧的闭上双眼,石勇的那一双铁拳在眼前不断放大。

         一时间,生死荣辱俱上心头,满腔的不甘却难以吐出。

         原本不过是一场儿戏般轻而易举的战斗,居然弄得如此结果。

         “都停手罢。”

         一个人影倏忽而动,直直的挡在了石勇和王天一之间,犀牛般冲锋的石勇居然被生生的停在当场。

         “安烈虎,你最好给我放手,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石勇恨声道,奈何这个退伍军官,讲武堂第一讲师的力道实在是惊人,一只手掌铁钳一般扣住他的虎口,整只手臂都使不出半分力气。

         “你就这么跟老师讲话的吗?就是你爹石江海也不会这么跟我说话。”

         安讲师眉毛一横,单臂横拦,手臂猝然抖动,仿佛一根大枪,将石勇弹出五七米开外。

         他说这话倒不是自大,石家作为豪门望族,坐拥无数产业,亿万财富,势力极大,但他是享有功勋的精英士官,国家对在战争中军功卓著的军官向来优待,这些人的地位也远高于一般的武者,故而就算是大家族的掌权者也不会轻易折辱。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他杀了我兄弟,本就该死,我杀了他,自会偿命,与你何干。”石勇将手背在身后轻轻甩动,这人的力量太大,发力又巧,自己根本不是对手,眼下只有等待机会。

         “收起你的小心思,你那好兄弟没死,你要是把王天一同学打死了,倒真要吃牢饭了。”安讲师转过身去,朝着其余两位讲师微微点头,又转身面向众人。

         “这次比斗,获胜者是高三一班的周山同学,所有人不得再私下议论比赛结果,如若不然定严惩不贷,都回去吧。”

         ···········

         ”没死还趴着干嘛,难道要安某人给你发一张奖状?“安讲师不怒反笑。

         ”周山,你小子吓死老子了,怎么样,伤势如何?“石勇一个箭步冲到周山身前,把他扶了起来。

         “没事,死不了。王天一,愿赌服输,给钱!”周山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张口一句话就把众人雷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