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毒液泡澡
         西枫别墅区,紧邻玉带河,背靠玉山,是扬州城最豪华的别墅区。

         古朴的亭台楼阁,鲜红的枫叶阵阵,各色建筑风格的别墅交错掩映在山水景色之间。

         别墅区外围则大不相同,五步一哨,十步一岗,到处是手持制式武器荷枪实弹的警卫,这些都是从绿水安保公司雇佣的保镖,战斗力不弱于职业军人。

         三区九号别墅。

         这里是一处传统的中式建筑,青砖绿瓦,还有一个不小的院子,郁郁葱葱布置的很是精致。

         院落中间是一方圆形的石桌,还有一个硕大的松木大桶,桶里是满满的清水。

         桌上整整齐齐的放着两个银色的金属箱子,一张黑色的卡片。

         “石勇这家伙,短短半天时间就弄到九枚河豚鲸的鱼胆和九颗极品雷霆果,看来石家的势力真是不小,要知道这两样东西都属于违禁品,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

         周山不禁感叹,要是凭他平民的身份,就算怀里揣着两百万,也决计不可能这么快的搞到这两样东西。

         只是这卡里还剩八十多万,怎么处理。

         周家的财政状况一向不好,这八十多万对周家来说是笔了不得的巨款,但周山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把这些钱带回家,不然他根本没法解释。

         难道说他跟王家的公子比武,还打赢了?爸妈要能相信啊。

         “先放着吧,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提升战斗力,王天一既然能派人杀我,就不是一个善主,这会不知道要怎么害我呢,我若是没有足够的自保的能力,恐怕出了这个别墅的门就得被打死。

         时间紧迫,王天一若是找不到自己,过不了一个星期,必定会找自己家人的麻烦,周家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人,如何能逃得过王天一的毒手。

         打开金属盒子,九颗漆黑如墨的河豚鲸鱼胆静静的躺在透明的玻璃容器中,另一个盒子中,放着一排拳头大小的黄色果实,这些果实表面龟裂,很像一个个缩小版的菠萝。

         河豚鲸生活在深海之中,以各种小型鱼类为食,常常冲入鱼群之中释放大量毒液,可以瞬间毒死成千上万条鱼,是十分剧毒的生物,但它的肉质极度鲜美,细胞活性很高,对提升武者的细胞活性很有效果,是许多高阶武者钟爱的美食。

         不过普通的平民终其一生恐怕也无缘享用一次。

         雷霆果的生长在域外海岛上的一种叫雷霆木的树木所结的果实,这种树木具有吸引雷霆的特性,专门在暴风雷电天气接引雷霆滋养自身,雷霆果实的效用非凡,但绝大部分武者都嗤之以鼻,只有极少数的变异雷属性武者对此视若珍宝,市场需求太小,也导致了雷霆果的价格普遍不高。

         戴上防腐蚀橡胶手套,从一副口袋里取出一根缝衣针,周山小心翼翼的从盒子里拿出一颗乌黑的鱼胆。

         “剧毒之物,也不知道这个时代有没有修行毒属性的武者,不过想来定是没有,否则像河豚鲸鱼胆这种制毒的宝物岂能卖出白菜价。”

         周山心中不禁感叹,数百年后的世界,美食细胞的可能性被无限激发,众多变异属性的美食细胞不断出现,比较常见的冰属性,雷属性,风属性,还有极其稀少的毒属性,灵魂属性,甚至有传说中的空间属性,不一而足,种类远超如今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

         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周山慢慢用针挑破了鱼胆薄薄的外皮。

         “滴答···”漆黑粘稠的毒液如同墨汁一般滴入水中,迅速扩散开来,原本清澈见底的水瞬间变成了黑色,并且一股难闻的腥臭味扑鼻而来,几乎要把周山熏晕过去。

         “靠,这个东西的用法,估计全世界没人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人敢拿自己的小命冒险。”周山眉头紧皱,看着木桶中漆黑浓稠的汁液,这一桶毒液哪怕取出一滴,都可以轻易毒死他几十回。

         “这雷霆果的成色不错,应该能将毒液的有害的物质完全净化。”周山赶紧取出一枚雷霆果,果实刚入手,一股跳动的力量差点让他脱手,仔细一看果壳表面,无数细小的电弧猛烈跳动。

         这一枚极品雷霆果所蕴含的生物电能如果全部爆发,威力恐怕足以摧毁整栋别墅,不过好在这东西外壳坚硬,除非是剧烈的碰撞,一般不会有太大问题,

         “重头戏来了!”缓缓的将雷霆果放入毒液之中,周山飞速跳开。

         “咕噜咕噜······”平静的水面仿佛煮开的热水,竟然在数秒之内翻腾起气泡来。

         “刺啦····”少许的汁液喷溅到周围的草地上,原本清脆的小草眨眼间便发黑枯死,甚至庭院中的那棵颇为雄壮的松树都未能幸免。

         “这毒性,简直霸道!”周山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要不是辰三的记忆中,这份特殊的药浴菜单印象深刻,他根本不敢相信,这么剧毒的东西能做药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木桶中翻腾的气泡越来越小,漆黑的毒汁也越发的变浅,渐渐的竟然恢复到原本清澈的状态。

         时间最终定格在十分钟整,木桶里的毒汁彻底变得清澈,其透明程度还要超过原本的清水,实在是令人惊奇。

         “对了,还要准备一根软木棒·····”周山叹了口气,然后开始脱下自己外套和衬衫。

         “阿弥陀佛,千万别出岔子·····”

         周山一口咬紧木棒,直直的跳进水中。

         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要准备木棒了。

         刚一跳进木桶,周山仿佛是跳进了插着一百把锋利钢刀摆成的陷阱,全身上下每一块血肉如同凌迟一般疼痛。

         “大爷的!!!不是毒性已经基本上消除了吗,竟然还这么厉害!!”

         周山的面孔剧烈的扭曲,杀猪般的嚎叫惊天动地,好在这里的别墅之间有隔音屏障,外面的人听不见,否则定是以为是发生命案了,他知道,这个方法本来就不是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普通人能够轻易尝试的,河豚鲸的剧毒就算稀释了千倍万倍依然是剧毒,毒性足以杀死他。

         血液从眼睛中,鼻孔,耳朵里,全身的皮肤上喷水一般射出。此时的周山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了,血液直接冲进了他的眼睛,眼眶之处只剩下一片血红。

         时间刚过了不到五分钟。

         “要,要死了···”清澈的水全部变成了发黑的红色,周山已经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爬出这个“吃人”的木桶了。

         “坚持!我现在的身体太弱了!细胞活性只有0.6,这样惰性极强的垃圾细胞只有在真正的生死关头才能苏醒,只要撑过这一关,才能拨云见日,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周山大声嘶吼,不断的催眠激励自己。

         只有精神最坚韧的人才配成为强者,每一次变强的过程,都是残酷的蜕变,无论是微不足道的蝼蚁,还是高高在上的鲲鹏。

         “还有多久?!”周山没有办法看自己的腕表,他只能凭感觉计算时间的流逝,一般情况下,十分钟后水中的毒性物质和雷电物质才会完全被吸收。

         他的牙齿咯咯作响,他甚至怀疑,他的两排门牙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而是插在了木棒上。

         “坚持,还有三分钟,等周身毛孔全部张开,弱化的毒液裹挟着雷电之力在体内奔腾,参与血液循环,到达各个脏器,将体内病变腐败的坏血和杂质统统排出,并且激发细胞的自救机制,巨幅提升细胞活性,扛过这波!”

         周山的脑袋由于疼痛,不住的抖动,晃荡得跟拨浪鼓似的。

         “咯吱···”牙齿扣进木棒,发出渗人的声音。

         周山已经变成了一个红彤彤的血人,整张脸除了牙齿都是红色,一头短发也粘稠不堪。

         “还有一分钟!···”

         周山软绵绵的躺在桶里,也不动弹,就连呼吸也细不可闻。

         阳光渐渐西斜,秋风挟着红色的枫叶从院子外面卷了进来。

         “我靠,呼,呼····”周山猛地从桶里跳了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

         ······

         周山仰面躺在床上,木桶里漆黑入墨的洗澡水已经彻底凉透,这桶水由清澈变成漆黑,又从漆黑变成清澈,最后由变成了一桶黑水。

         只不过这桶黑水并不是毒液,而是周山体内各种坏死病变的血液,组织,毒素······

         “这算是死了第二回了。”周山用手指敲了敲大门牙。

         “临死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周山自言自语道,将死之时,脑海中居然略过一个人的身影,不过一闪而过便再也想不起来了。

         “哈哈,老子真特码命大!”

         周山光着身子就从桶里爬了出来。

         确实是爬,他现在的体力几乎为0,用弱不受衣形容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