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有人被挂了电话以后会觉得开心吗?

         没有吧?

         比如说如果作者她被挂了电话的话,她会觉得很不爽,然后……

         然后啥也不会做。

         ……

         这个人太没有出息了,我们不要理她。

         脑子一热特干脆的挂了别人电话以后梨花才反应过来,这不会生气吧。

         那怎么办?再打回去?

         她犹豫的看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过了一会还是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再打过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啊……万一脑子再一热又挂一次那就更不好了。

         飞起来了以后还在深思这个问题的梨花,差点一头栽到树上。

         她回去的速度比用跑的两个人快多了。和米特打完招呼以后就赶在他们回来之前洗完了澡。

         不知道他们今晚还多带了个莉兹跑山里的米特还在奇怪为什么只有她一个回来的特别早,梨花想了半天才勉强想出来一个理由:“嗯……我觉得有点不舒服,就先回来了。”

         之前好像没有想到万一米特问了该怎么回答。

         早知道就等他们一起回来了……反正肯定是不能说出来莉兹的事的,万一让她的父母知道那可就有点不妙了。

         含糊的解释完以后梨花就想直接上去,结果米特听完以后看起来有些担忧的拉住了她,仔细的询问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是受凉了吗?哪里不舒服?”

         米特先把手贴上了自己的额头,然后又仔细的感受了一下梨花额头的温度:“好像确实有点热。”

         ……这个,大概是刚洗完澡的原因吧?

         梨花看着米特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内疚:“没事的,只是有点累,真的没生病。”

         她十分肯定的重复了几次,听她这么说米特虽然还有点不放心但也没再说些什么了,只是叮嘱她好好休息,看着她躺到床上以后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还帮忙关上了灯。

         梨花听着逐渐远离的脚步声纠结的把脸埋到了枕头里。

         ……呜哇,无缘无故让别人担心自己感觉真的很不好。

         对了,要不要现在给他们两个打个电话说一下?

         她坐起来眯着眼睛摸黑找了半天,最后想起来好像把手机和衣服一起忘到外面了。

         ……残念。梨花重新倒回了床上。

         希望他们不会说些什么会导致露馅的话吧。

         还有一件比较需要担心的事……不知道手机会不会和衣服一起被洗掉。

         应该不会吧。衣服一般都是早上一起洗,今晚悄悄拿回来就行。总之现在还是先不要出去了。

         没过一会楼下就传来了小杰大声的招呼声,但是他没说几句以后就压低了声音。

         大概是米特让他把声音放小点,免得吵到她休息吧……这么一想感觉更不好了。

         走廊外面传来了被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和开门关门的声音,梨花听着这些声音猜测外面发生了什么。现在应该是小杰和奇犽进到房间里去了。

         没过几分钟门又被打开了,有一个人小跑着下了楼,接着从楼下隐隐约约传来了交谈声,听声音刚才下去的明显是小杰。

         现在估计才不到九点吧,对于熬夜成习惯的人来说这简直是刚到下午一样。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梨花觉得自己精神抖擞的不得了,比平常的现在这个点精神多了。

         在米特睡觉前她觉得自己最好都不要出这个房间,所以现在就算在无聊也只能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躺着。

         ……

         但是这也太无聊了。梨花再次把脸埋进枕头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觉得有一股带着些凉气的夜风吹了进来。

         ……问题是窗户好像没开啊。

         “你变成鸵鸟了吗?”

         有一个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原本以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正在隔壁房间的梨花嗖的一下坐了起来。

         奇犽正站在房间里,而他身后原本应该关着的窗户开了一半,床帘被风吹的微微飘起。

         梨花抱着枕头木着脸看他:“……你变成壁虎了吗。”

         他表情看起来挺正常的,梨花还记得之前才挂了他电话……看起来好像是没生气的样子?

         一想起这个事就情不自禁的想起来之前的事,她突然就觉得有点不自然,四肢怎么放都有点不舒服。

         “二楼而已哪用爬。”奇犽在屋子里走了几步:“我们到之前又给你打了个电话,怎么不接?”

         她尽量把语气放自然:“嗯……我换衣服的时候把手机忘衣服里了,没听到。”

         “这样啊。”奇犽点点头:“我一会去帮你拿。”

         “哎?”

         “哎什么哎,你不是说你不舒服直接睡了吗,肯定不方便再出去晃了吧?”

         “哦……谢谢。”梨花愣了一下:“对了,米特阿姨怎么说?没发现莉兹的事吧?”

         “当然没有,她说你不舒服先去休息了,我们就接着她的话往下说。”

         “那就好。”

         “嗯。其实我一开始给你打的那个电话就是想让你晚点再回去,免得说不清。”

         “哎?”梨花看着奇犽不知道从哪摸出来根棒棒糖吃了起来:“那你怎么没说?”

         “好问题。”奇犽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我也不知道呢,大概是因为你挂了我电话吧。”

         “…………”

         梨花噎了一下,然后反击他:“那你怎么不一开始就说?”

         “我乐意。”

         “……………………”

         奇犽又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以后直接坐到了床边上:“对了,听米特阿姨说她觉得你好像有点发烧,真的吗?”

         床的一边凹陷了下去,看着奇犽乳齿自然的动作梨花愣了一下,解释的慢了半拍:“那是……”

         她说一半就又说不下去了,因为人家直接用手去测温度了:“嗯?好像没什么差别啊?”

         “啊……”梨花结巴了一下:“其、其实……”

         奇犽好像本来就没准备听她说什么,把原本放在她额头上的手向上抬了一下,然后直接把头凑了上来。

         “这样也没差别啊……”

         他嘴里咬着糖说话的声音有些不清晰,不过现在在场的两个人谁也不会去介意这个问题。

         他自己肯定不用说了,还有一个本来应该会在意的现在也完全顾不上。

         梨花:“………………………………………………”

         她顶着满头的点点点整个人都进入了失语状态。明明米特帮她测体温的时候感觉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换了个人就感觉实在有点不对了。

         “嗯?现在好像有点烫了。”奇犽眨了一下眼,眼睫毛轻轻的扫过让梨花忍不住闭了一下眼。“你不会真发烧了吧。”

         “………………没有。”梨花努力让自己说话不要再结巴,说起来现在的感觉和之前在树林里的时候差不多,就是更强烈了点。那时候最后是怎么结束了这种状态来着……哦对:“甜、甜味太重了。”

         “哦。”奇犽果然把身子往后退了一点。但是梨花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见他不知道从哪又拿出来根棒棒糖,然后直接塞她嘴里了:“你这样就不会觉得我这边甜味太重了。”

         ……

         “怎么了?”

         梨花呆了一会,终于又从失语状态中解脱了出来:“我……刷过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