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哎呀
        “我确实在之前已经把情况都弄清楚了,但是具体的所在地查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再加上当时他们已经派出了……嗯,杀手?所以想干脆先把他引出来。”

         正说话的人停了一下,看了眼面前的人:“雇他的人也是太蠢……一点职业道德也没有。既然是现在这种情况,那接下来的事我就不参与了。”

         原本在这里的有三个人。之前说话的那个人话音刚落就从原地消失了。

         “你朋友就这么走啦?”

         一头黑色长发在脑后束成一条马尾的男子笑嘻嘻的把身上酒店服务人员的白色外套脱了下来,露出了穿在里面修身的黑色衬衫。他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岁出头,一条黑色的眼罩遮住了他的左眼,为他温和的面孔平添了一份锋锐。

         他旁边站着一个半张脸都沾满了血液的小女孩,她好像觉得有点不舒服似的又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伤口,血液顺着她的手指在脸上拖出了几条血红的指印,让她整个人的视觉效果更加惊悚了。

         她另一只手正拿着手机按着什么,听到身旁的人说的话之后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不算朋友吧。”

         “哦~”他右眼的眼珠子转了转:“不过就我们两个去耶,师姐你就不担心嘛?”

         他很自然的对着一个身高刚过他腰没多少的小女孩使用着尊称,看起来违和感不能太强。被他这么叫的小女孩好像也有点适应不良,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秒可以称为纠结的神色:“这件事我就没有担心过——还有,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糖糕、不对,唐高……”

         前面有说过,梨花那只苟延残喘的机关小猪是被一个练轻功失败的小男孩用他的脸完成了最后的致命一击。

         其实梨花直到现在都很清楚的记得那个小男孩……因为不管是这件事还是他的名字,都特别的令人难以忘怀。

         他的名字听起来好像很好吃。

         不过他们两个人最大的交集好像也只有这件事了,直到梨花十一岁的时候他们也仅仅是维持着见面会普普通通的打个招呼的交情。

         她没有想到过他们会在这里,以这种方式重逢。

         等等,到这里为止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没关系,时间回到伊尔迷的头发甩到梨花脸上……呸,他们两个人跳窗之后——

         梨花抹了一下快要流到脖子上的血,在看清墙上的东西后呆滞了一秒,紧接着就抓起飞鸢从窗户跳了出去。

         感谢她有不管什么时候都随身携带武器的习惯。

         满手黏糊糊的血液让她操纵飞鸢时手一滑,看起来很危险的在空中来了个向前翻腾三周半。

         唐门的化血镖被人评价过一句化血为水,别人她是不知道,不过现在的感觉确实是脸上的血跟开了水龙头一样往外流。

         当然只是没关严的水龙头那种水平……一条小伤口像大开的水龙头一样往外流的话那就叫喷血了。

         ……重点不对。

         重点是她在房间里被唐门出产的化血镖打中了……至少这个效果确定是化血镖的,虽然长的有点不像,不过那人生怕她看不出来一样在飞镖上手写了化血镖几个字。

         ……刻意的有点不忍直视。

         感觉他已经就差大吼一声你看我用的这个东西眼熟不眼熟眼熟不眼熟觉得眼熟你就来追我啊了。

         在稳住的那一瞬间她就在视野里捕捉到了伊尔迷的身影,此时他已经落在了旁边一栋楼的房顶上。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抬起头,在看到梨花跟着追了出来以后面无表情的注视了她一下,就又重新把视线对准了他正在追着的人。

         梨花也马上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个人身上。

         对方是一个成年男性。虽然她眼神有点不好导致看不清细节,不过现在梨花觉得他手里那把千机匣简直就像靶子一样明显。

         她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原本正在楼顶之间跳跃的那个人突然从一栋楼的天台边上直直的向地面跳了下去,梨花操纵着飞鸢紧跟了过去,在速度上的优势使她几乎是跟伊尔迷同时追到。

         他们现在位于一条昏暗的小巷里,几乎没什么人会走的小路现在只有一个估计是想要抄近路的少女。她在看到第一个从天而降的人时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看到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皮肤苍白、脸上沾满血迹的小女孩。

         她直接尖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把人给吓晕了的梨花:“……”

         她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就看到眼前原本是两个的身影突然只剩下了一个。

         梨花十分确定就在前一瞬间他还站在那个位置——她条件反射的向后一跳,躲进了拐角后面,同时向伊尔迷提醒了一句:“小心!”

         伊尔迷的位置离拐角处有些距离,附近也没有什么遮蔽物。他在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从面前消失后动作停顿了一下,但是随即就十分快速的反应了过来,在梨花开口的同时已经果断的拉起了倒在地上的少女挡在自己身前——

         下一秒,少女仿佛被什么重击了一样身体向后弓了一下,一枚贯穿了她的胸膛后仍有余力的弩箭从她的背后射出,带出一小片血花(*)。

         随即伊尔迷的钉子就使那个人不得不解除了隐身向旁边躲避,两个人隔着一段距离相互biubiubiu了起来。

         梨花默了一秒,拿起千机匣对着那边一个蚀肌弹就轰了过去,然后用好久没用过的老家方言吼了一句:“你是哪过!”

         ……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神展开了。

         这个人名字叫糖糕……呸,唐高,就是以前用脸砸坏了机关小猪的那个唐高。

         他详详细细的把当时的情景又描述了一遍以证明他的身份,弄的梨花心情相当微妙。

         “说起来你已经知道了吧?那边有个念能力者可以看到你看到的东西。”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啦。”他一上来就先把梨花心里隐藏的不安给消除了,笑容十分爽朗:“我是看到照片才接的这个任务,明知道你有可能是……我当然会提前把事情都搞清楚嘛,有问题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跟你说了呀?”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这个能力是以一个固定的点为中心,有一定的半径限制的……不到一千米吧?中心就是你住的那栋房子啦。”

         一千米……接到罗尼短信的时候确实是在那个范围内,这样确实可以说得通。

         “你……”问题得到解答以后梨花就有些别的想要问了。你怎么也在这里?我明明记得你比我小你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梨花看了一眼旁边的伊尔迷默默的把这些问题吞回了肚子里:“为什么会在这?”

         她就问了一句,结果唐高直接蹦出来了一大串回答。

         “大概是两天前吧……有人向我提出了这个任务,在看到照片的时候吓我一跳嘿!”

         他开心的笑着,也不知道到底在开心个啥:“哎嘛可给我激动坏啦!总之我立马就把这个任务接下来啦。反正就算认错人了也没关系,没认错的话让别人接到这个任务可就不好了。我跟你讲噻昨晚我才到这里,哎我去你不知道我当时……”

         梨花的视线在他被眼罩盖住的左眼上停留了一会,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小时候这人好像没这么话痨啊。

         梨花一直听着没说话,但是伊尔迷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他对着梨花说:“你很相信这个人吗?”

         听了他的话梨花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嗯。”

         在这里那种同门之间的亲切感更加的强烈了,让梨花对唐高这个人很难产生怀疑这种情绪。

         “哦。”他又扭头问唐高:“那你现在是准备怎么办?”

         被打断了的唐高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不快,他歪着头指了指自己:“嗯?谁?你是说我?”

         “当然是你。你不是被雇来的吗,接下来准备怎么样?”

         “哦……你是说我的雇主嘛?”唐高皱了一下:“说起来确实是,我是被雇来绑架她的,但是刚刚也确实收到了杀了你的任务我也接受了……”

         “刚刚?杀了他?”梨花愣了一下:“对了,前面忘了问,刚刚为什么那个人会让你直接冲进来?”

         唐高一摊手:“我也不知道,你问那个碧……不对,她呗。”

         说完顿了一下:“等等,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他’?”

         梨花:“……啊……”

         伊尔迷瞥了她一眼:“嗯,我是男的。”

         不过他也没有把钉子拿出来变回原来的样子的意思,就这样震惊了一下唐高:“哇……看不出来啊。”

         “谢谢。”伊尔迷一副就当你在夸我的语气:“你们想知道为什么我也可以说,其实就是那时候我说了一句估计那个人会忍不了的话而已。”

         他看了一眼梨花:“知道你听不懂,我就翻译一下吧。”

         然后他就一脸坦荡荡的说:“我们上♂床吧。”

         “……”

         “然后你不是面对着白墙闭上眼了吗,留的想象空间挺大的。”

         “……”

         “哦,原来是这样。”唐高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懂啦。”

         梨花一脸你为什么懂了啊我完全不懂的表情:“……但是你看起来不是个女的吗……”

         “嗯……我没跟你说。”伊尔迷把自己额前的头发向后拨了一下:“盯上你的是个女的呀。”

         唐高欢快的接话:“对呀对呀,雇我的是个女的呀。”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俩:“但是……”

         但是那她是咋撸的管?不是你告诉我照片上是那啥吗?不过伊尔迷直接继续了之前的话题:“好了,说之前的事。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嗯……确实很难办呀。”唐高又歪着头:“好像是有这种说法,除非雇主死亡否则要一直继续任务……”

         “哦,所以呢?”

         气氛好像逐渐紧绷了起来,梨花有点紧张的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不会还是要打起来吧。

         “所以我还是带你们去干掉雇主吧!”

         他突然笑了起来,一副问题解决了的表情:“我可是很有原则的杀手啊!”

         “你看到了吧?”伊尔迷突然扭头对梨花说:“以后要杀人还是要认准揍敌客家,免得遇到这种坑客户的人。记得也跟你朋友宣传一下啊。”

         梨花:“…………”

         伊尔迷也没等梨花回答就直接继续说下去了:“总之我确实在之前已经把情况都弄清楚了,但是具体的所在地查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加上当时他们已经派出了……嗯,杀手?”他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点嘲讽:“所以想干脆先把他引出来。雇他的人也是太蠢……一点职业道德也没有。既然是现在这种情况,那接下来的事我就不参与了。”

         说完以后他就直接撤退了,梨花呼出一口气以后拿出手机准备先通知奇牙和小杰一声,免得他们发现她不见了还会担心。

         “你朋友就这么走啦?”

         “……不算朋友吧。”

         “哦~不过就我们两个去耶,师姐你就不担心嘛?”

         “这件事我就没有担心过——还有,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糖糕、不对,唐高……”

         唐高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口:“哎……以前你们叫我唐高还是糖糕我都听不出来,但是现在可是听的明明白白的啊。”

         “……我知道。”不然也不会改口了:“我们走吧。”

         “好哒~”他笑嘻嘻的拿出了飞鸢:“师姐你说真的,你就真的不担心嘛~听说她还送过奇怪的东西给你呀~”

         “……真的不担心,糖糕。”

         梨花用有点无奈的眼神抬头看了他一眼:“会用这种手段的充其量也就是个下三滥,我为什么会觉得担心?”

         “最多也就是有点恶心。”

         作者有话要说:这里卡文卡的我不要不要的。

         *注:这里他用的是浮光掠影(隐身)+追命箭(惊羽诀的技能)。一下半管血【不对】

         其实就是唐门的技能啦。糖糕他从一开始的化血镖起就在有点刻意的表明自己的身份,最开始梨花不能确认的话,毕竟化血镖她也有万一别人就看着她学会了呢,看到这里也可以完全确认啦。

         因为她单休田螺不会用惊羽的追命箭【。

         嗯,其实之前小天使告诉她不要担心的时候她是真的没怎么担心啊,就是恶心。

         还有看不懂的地方的话留言我来回答呀么么哒。我也知道我这个人有点逻辑死【。

         对了有没有谁能教我两句四川话_(:з」∠)_

         话说我老是本来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发之前就忘了想说啥了……太sad。

         莫语扔了一个地雷

         继续努力舔平你的脸!!!】舔】

         極光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太太请受我一拜!!!收下我的膝盖!!!嘤嘤嘤嘤虽然很想加更一下但是实在是卡文……………………

         叶子田粥扔了一个地雷

         好久不见你粗线了么么哒!!!你是考试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