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臭流氓
        洞中火光摇曳,洞外却是天光大亮起来。

         苟小甜自从昏迷过去之后意识又跟着清晰起来,虽然因为在结界中错手杀了个人而产生了一些后遗症,不如之前那样感官灵敏,有些朦朦胧胧的,可也比清醒时候拖着个烧的身体要强些。

         ‘睡梦’中的自己靠着山洞石壁坐了起来,她就像是一缕离体的幽魂一般,眼看着自己的肉身依旧躺在那里,一旁的小燕执搂着自己睡的不太踏实,小小的眉头紧紧蹙着,眼角还挂着泪痕。

         她又在洞中扫视一圈,现这里一共有七个男人,加上洞口把守的四人,统共就是十一人。

         之前那两个人的对话她全都听在了耳中,其中一个说自己叫做秦熊,字舞阳。难道这个人就是历史上的秦舞阳么?那个十三岁杀人、被太子丹收留,而后又跟着荆轲一道去了秦国刺杀秦始皇的秦舞阳?

         苟小甜想要走出洞中看一看这人的样貌,之前由于天色太暗,即使意识离体也不太能看清什么。可她才站起身来,刚走出一步,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拉扯回来,猛的跌坐了回去。苟小甜反复试了几次,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她这个‘睡梦’中的魂魄是不能彻底离开肉身的。也就是说,必须得有一部分紧紧挨着肉身。

         既然不能出去,于是她又打量起洞中这些人来。

         离着她和燕执不远的地方靠着一个披散着头、满脸胡子长到了胸口的高个子男人。这个人虽然身材高大,却十分的瘦削,可能是因为许久没有见过阳光,虽然脸上脏兮兮的,却隐隐能够看出一点苍白的颜色。这个人就是这群人的头目,那个先是挟持了燕执,后来又挟持了自己的那个男人。

         从这一晚上生的事情,以及他们的种种对话之中,苟小甜大概理出了些端倪。

         宇贾显然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商贾,之所以能够迅积累起大量财富,极有可能就是因为盗墓,没想到战国时候竟也有这样的事情。而一旁这个满脸胡子披头散的男人不知因为什么被宇贾给关了两年,但听他与秦舞阳的对话,说明这人也与盗墓有些关联……

         盗墓,盗墓,听起来虽然并不陌生,可也不太真实,从前都是电视新闻或者故事里面的事情,此时竟就生在身边,苟小甜也说不清是什么心情。不过转念一想,更狗血的时空变异管理局她都见识过了,这些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她只希望这些人能够对她这个人质人道一点,千万别像头上插着狗尾巴草的那个石三一样再有些其他流氓想法,那就谢天谢地了。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如果身体状况允许的话,她再找机会从这些人这里溜走去找杨简,到时两人再好好商量个对策,早些找到樊於期以便尽早做些准备什么的。

         一想到杨简,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听胡天秀的意思,虽然他被宇贾给埋了,可并没有真死。之前杨简跟她说过他现在的身份与住址,等她在这三天里有了机会,得先去他说的那个地方找找看看。

         正想的入神,没注意到身边不远处的那个男人忽然睁开了眼睛,直直朝她这里看了过来,等到苟小甜再抬起头时与他四目相对,竟是吓了一跳。苟小甜赶忙别开眼去,却又反应过来,此刻她是离魂的状态,肉身斜倚在山洞石壁上睡的正沉,怕他看么?这么一想便坦然起来,她也朝他看去,上下打量起那个人来。

         看了一会儿,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苟小甜思索片刻,随即恍然,赶忙转头又向躺在身侧的燕执看去,又扫一眼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山洞中其他地方的那些男人,现他们头顶的那些或黄或绿的光晕竟是全部消失不见了。原来在这种离魂的状态下看不见那些光晕,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

         那男人盯着她和燕执的方向看了一会,直看的苟小甜浑身都不自在,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慢慢皱起眉来,片刻后忽然起身,走到离着她们有些距离的地方重新坐下,又闭上眼去。

         苟小甜不明所以,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索性也不理会,又把那个《初级时空管理者须知》拿出翻看起来。

         转眼半日过去,山洞中人一个个醒了过来,其中几人出去换了外面看守的四人进来。这时苟小甜觉自己这个魂魄渐渐不受控制起来,正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她向下倒去,慢慢附在自己的身体之中。看样子,自己也是要‘醒’了。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朝着苟小甜这里走来,嘴里说道:“老子想起来了,这小娘们哪是什么宇贾的女儿,好像是他以前不知从什么地方买来的婢女,能读会写的,就被放到了他这个儿子的身边。”边说边蹲在了苟小甜的面前。

         苟小甜此时已经醒了,听见这人识破了自己身份,于是继续闭着眼睛装睡。

         山洞那边那个曾被宇贾关了两年男人没有出声,只是抬头朝他们这边看来。就听另外一人说道:“呵,这娘们还是个护主的,她那时既然能说出那种话来,想必是要把这孩子保住,自己怎么样倒是无所谓了。”

         这话说的苟小甜心里顿时毛了起来。

         蹲在她面前的男人嘿嘿干笑两声,道:“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完伸出两只粗壮的胳膊,一把抱起她来,就向着洞外走去,心里想着在外面树林里找块地方,好教自己和这小娘子快活一番。

         他一将苟小甜抱起,本来靠在苟小甜身侧的燕执脑袋便载到了地上,转而也跟着醒了过来,揉一揉眼睛坐起身来,现眼前一个邋遢的汉子正抱着阿姐朝外走去,想也没想,登时窜上去抱住了那人的一条腿。

         “你干什么?!放开我的阿姐!”

         那人停下脚来,想要抬腿将燕执踢开,转念一想还得用他和宇贾换那什么简书,于是转过头去,探询似得看向那个许他们更多好处的男人。

         那男人此时却不再看他,也不说话,只自顾在那里闭目养神。

         这时刚才附和他的那个男人站起身来,从后面一把拉开燕执,将他抱的远远的,嘴里说道:“你这小子捣什么乱,安分一点,他又不是要弄死你的阿姐。他是要带着你阿姐一起去做那神仙般的好事,你在这老老实实的待着别动,否则看我不揍你!”说完又对那人调笑道,“爷们给你记着时辰,我寻思你也就半刻钟便能回来。”

         说完洞中其他人跟着哄笑起来。

         抱着苟小甜的人道:“放你娘的屁,没一个时辰老子可不能完事。”

         那个拉着燕执的故作惊讶道:“怎的还用一个时辰?你可别把这小娘们给弄死了,去回,怜惜着点她性命,等你完了也让爷们常常她的滋味。”

         苟小甜被那人抱着,闻见他身上一股馊臭的汗味,心里本来就恶心的不行,再一听他们两个这样的对话,又是害怕又是有些怒意,一时情急睁开眼来,用尽力气向他一推,从他手中挣脱出去。

         虽然身上还是有些虚弱无力,可经过半日睡眠,似乎缓和了不少,只是双脚一挨到地上又是一疼,脚下一崴整个人便摔到了地上。

         就听不远处那个拉住燕执的人大笑起来,嘴里说道:“人家小娘子没看上你呀,这可怎生是好,不如我先来试试。”

         被苟小甜推开的那个有些恼怒起来,也不理会那人,只又倾身向她扑来。

         苟小甜大骇,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精神凛起,当即便又施展出了结界。

         周围一切全部静止下来,她惊魂未定站起身来,条件反射先是扇了面前那个男人一个巴掌,随即觉得自己这个举动实在多余,可一时又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这里这么多人,她总不能一个个的全部都给打晕了,能不能掌握好力气别再把人给打死了不说,一下子在结界里伤了这么多人,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正犹豫不决间,突然脚下一软,扑通一下坐到了地上,紧接着空气重新流动起来。

         只听面前那人恶狠狠道:“妈的,老子一会便教你服服帖帖的!”

         ----------唠嗑分割线--------------

         求推荐票、求收藏~~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