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一伙盗墓贼
        苟小甜本来已经昏迷过去了,昏迷和睡过去的性质也差不多,当即便像灵魂出窍一般,感官也和之前一样敏锐起来。   她看见外面缠斗在一处的两伙人中,大多竟是白天时大桉山中与宇贾在一起的那些壮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这些人分成了两拨对立起来。

         她只来得及扫上一眼,不及细看,忽然身上一疼,紧接着被人翻转过来。后背贴着榻沿处往下滑去,头顶直接撞到了地上,就这么,又醒了过来。

         苟小甜好不懊恼,半个身子倒栽在地的滋味实在不太好受。她深吸口气,咬一咬牙,度极其缓慢的翻了个身。由于身上脱力,后面使不上力气,翻身时一个不小心,下半身跟着摔到了地上。

         这一下直摔得苟小甜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可脑中却瞬间闪过一个念头。若是想要找出樊於期,整日闷在这个院子里定然不行,况且宇贾还说没有他的准许以后便不可以外出。不能随便外出,要怎么寻找任务目标?别说目标,想要再和杨简取得联系恐怕都要有些困难。

         又一想到刚才燕执关心自己的小模样,心里还有些心疼他,这孩子今天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冲了,几次三番遭遇这样的事情,万一他那个冷酷无情的爹真说出不管他的话了,就算燕执最后没出什么事,恐怕也会在心里留下些阴影吧。

         思及此,苟小甜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对着外面喊起话来。

         “我,我是他的姐姐,我跟你们走也是一样的。不要,为难燕执。”

         门口站着那人没有做声,燕执的眼泪却是又掉了下来:“阿姐,你、你……呜呜呜……”

         宇贾马上反应过来,当即说道:“我女儿既然这样说,你们就把她也带走好了,把小的那个留下,他年纪尚幼,禁不起这么折腾。”

         那人转身看一眼地上趴着的苟小甜,却是冷笑起来。笑罢将燕执交到一个同伙手中,转身走进房内,一把将苟小甜从地上提起扛到了肩膀上面。苟小甜浑身烧的厉害,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便又晕了过去。

         身体上的不适,让她即便处于睡梦状态也是十分难受。朦胧中头脑浑浑噩噩,只感到院子里有些模糊的人影,勉强能够隐约听见一些声音。

         就听那个将她扛在肩上的男人说道:“废话少说,既然这样,两个我都带走好了。不过你若把简书还我,我现在就把你这个病病殃殃的女儿还你,等我们安全的离开了这里,再把你这儿子放还回来。”

         简书?难道是宇贾教她看过的那个写着奇怪文字的竹简么?不知道这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这么大动干戈的。

         宇贾自然不会将阿琴的生死放在心上,也不会用她交换东西,可刚刚才骗这人说阿琴是自己女儿,此时也不好说破。正思忖对策的功夫,那人又开口了。

         “看来钱财与亲生骨肉的性命尊驾确是不好抉择的,既然这样,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再派人过来问你,届时如果想通了,就拿简书来换你这两个孩子,如若不然,我也会将两具尸体送到府上来。”

         说完这话,他便迈步朝着外面走去。

         宇贾院中的几个家仆挡住这人的去路,那人回身看向宇贾,又转头看一眼同伙手中的燕执。他的同伙会意,当即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刀,驾到了燕执的脖子上。

         宇贾咬一咬牙,道:“放他们走。”

         苟小甜昏昏沉沉着被这人扛着出了宇贾的院门,又走了段距离出了大门。等到了外面,这人便将她交给了另外的人扛着,自己则一言不只顾朝前面走着。

         后面跟着他的这些人显然和他并不熟悉,其中一个开口问道:“我们去哪?”

         那人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没有理会这人的问话,却突然对另外一个男人说道:“你说别人都叫你阿阳,全名是什么?”

         这个阿阳就是当初给他送饭,第一个被他劝说成功,决定离开宇贾跟着他的男人。

         “我名叫秦熊,字舞阳,先生也叫我阿阳吧,省事一些。”

         那人有些微微怔,口中念叨几句:“秦熊,秦舞阳……”然后忽然笑道,“好名字!”

         秦熊也跟着笑了笑,道:“名字是我爷爷给取的。先生要带咱们去哪?”

         “什么先生不先生的,不过是个盗墓贼罢了,你们几个既然跟了我,我定不会教你们吃亏。只等这一趟买卖做完了,那个宇贾承诺你们的好处,在我这里统统加倍。不过现下我也没什么好的住处,你们可有甚么主意么?”

         秦熊想了想,道:“我从前在大桉山中打猎,知道有一处山洞比较隐秘,只是离着这里还有挺远的路途,不知先生可还支撑的住么?”

         那人剑眉一挑,道:“我不过被那宇贾囚禁了两年,就算此刻身体虚弱一些,可也还是条汉子,有甚么支撑不住的,你在前面带路,咱们就且先去你说的这个地方。”

         等一行人走到了那个山洞,已是黎明时分,天边微微有了一点虹色,山林间虫鸣鸟啼之声交相阵阵,偶尔还有犬狼的嚎叫响起。

         这些人在洞中生起火来,那人又吩咐了四个人在洞口把守,其余的则在洞中休息起来。

         燕执起初还因为惊恐迟迟不敢闭眼,却由于折腾了这大半夜,此时不知不觉的也有了倦意。他和他的阿姐被这些人放在了洞中一个角落里,于是他便靠着阿姐瘦弱的肩膀,搂着她的一条胳膊,不知不觉间也跟着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