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07:任务进展
        陆冲站在镖局宗堂前,犯二的看着快要下山的夕阳,难道我以后的道号也要变成错镖真人么?想想都好悲伤。

         “福伯,以前镖局是怎么运作的?”

         半晌之后,陆冲方才缓缓问道,算是接受了总镖头的身份。

         “回陆…陆总镖头,在您来之前镖局已经很久没有接镖了。不是因为镖局没有接镖的能力,而是错镖真人那二货总是押错镖,不仅赔了不少财物,还搭上了镖局的名声,再也没有人放镖到镖局来了,镖局的其他人自然而然的也就散了。”福伯捋了捋白须,摇头叹息。不知道是在感叹镖局所面临的局面,还是叹息没办法回去见他的老太婆。

         从福伯的口中陆冲渐渐了解到,局部镖局以前本来不叫局部镖局,只因一夜之间帝都的镖局总部突然被人连根瓦解,而其他分散在各地,尤其像天尤镇这般偏远地方的分部并没有遭受波及。只是后来因为这种打击才改名局部镖局的。

         一个遍布整个帝国的势力竟一夜之间被人连根拔起,这种恐怖程度远远不是陆冲现在能够想象的。不仅是他想不通当初对方为何没有将镖局全部瓦解,就连百分之九十九的世人都想不通。

         这一点显得颇为奇怪。

         不过陆冲也管不了那么多,现在最主要的是能够振兴镖局,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否则随时随地都可能狗带。但有一点让他比较担心的是,任务所说振兴镖局是指振兴天尤镇的这个镖局,还是如当初那般,让整个镖局都遍布整个帝国才算是完成任务。

         “既然是随机任务,那就当做是振兴天尤镇这个镖局,不然就玩大发了。”陆冲只能在心底安慰一下自己。

         “福伯,您在镖局待了这么多年,想来经验颇为丰富,如果要让镖局兴盛起来,我们应该从哪一步着手?”陆冲转身望着眼前的老者,谦虚的问道。

         “呵呵,老头子就是一个打杂的,能有什么想法。”福伯笑呵呵的亮出一双略显粗糙的大手,这就是这么多年的成果。

         “福伯的意思是……”陆冲眉头微皱,随即很快的舒展开来,扬了扬双手笑道:“福伯的意思是让我做两手准备吗?”

         两手准备?我特么的是想让你看看我在镖局的十几年都干了些什么,粗糙的双手啊,难道你眼瞎还是我表达的意思不够清楚!福伯吐血的冲动都有了,错镖真人那二货到底抓来的什么人,思路这么跳脱,要是跟不上节奏怎么办。

         不行,我得表现的经验丰富一些。福伯强行压制住内心吐血的冲动,很是镇定的捋了捋白须笑道:“既然总镖头已经明白老朽的意思,那想来心中已经有了腹案,那就按照你想的去做吧,老朽自然会为你打理好镖局的日常事务。”

         陆冲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沉默了下来。莫名其妙的就接下这么一个大摊子,真的很突兀。而且从福伯的口中也了解到,目前的镖局是没有任何盈利的。也就是说现在的镖局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有的只是一个空架子而已。

         而且系统给定的任务虽说没有规定什么时间完成,但想来所谓的评价肯定和完成任务的时间以及质量有关系。关键的问题是时间拖得越久,鬼知道会不会又发生什么波澜,要再像刚才那样来几下,恐怕还没有等到任务结束,自己就先被套上狗带了。

         果然,还是死亡威胁才是最大的动力。

         “福伯,镖局以往的生意来源主要是哪些?”陆冲沉默了半晌,方才开口说道。

         现在的目的要打开没有生意的尴尬局面,但首先要清楚的知道镖局自身存在的缺陷和劣势,还要试试能不能将以往的生意再度拉回来。毕竟以前打过交道,那么相对来说应该是颇有交情才是。如果在这上面做些文章,说不定能够找到一线生机。

         福伯捋了捋白须道:“镖局鼎盛的时候从来不愁生意,但因为错镖真人那二货接手镖局以来经常押错镖,所以生意也就日渐凋零。而且凋零的不仅是生意,还有多年苦心经营起来的声誉。”

         又是声誉!错镖真人那二货果然是个坑。

         不论做生意还是做人,讲究的便是声誉二字。一想到镖局此刻一落千丈的声誉,陆冲额头便有三根毛笔粗细的黑线冒出。如今要想挽救镖局的声誉,恐怕付出的代价会更大,甚至更艰难。

         片刻之后,陆冲抬起头来看着福伯表面一副毫无办法,嘴角却有些不甘的神色,他嘴角微微勾起,笑道:“福伯,若是你我联手,待得镖局情况稳定下来,我想你会有很多时间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说完,陆冲便再宗堂内转悠起来。这并不是说他不在乎与福伯联手,反而说明他内心极度渴望。

         福伯在镖局待了这么多年,要是没有点人脉关系和老道的经验那才有鬼了。除此之外,自错镖真人离开之时起,福伯做事的激情明显没有错镖真人离开之前那么浓烈,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有些东西是难以掩饰的,比如眼神。

         还有一点,也是颇为重要的一点。

         错镖真人离开以后,以福伯的身手修为,要想离开这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是轻而易举的,但福伯却偏偏没有这般做,而只是神情有些落寞,这完全不符合常理。甚至于错镖真人助他炼化玄阳令,若非有限制,这种行为岂不是多此一举。

         虽然不理解这个世界存在的法则是什么,但他相信其中必定有着某种契约关系导致福伯不敢随意离开镖局,或者说不敢随意离开玄阳令,在没有玄阳令主人命令之前。

         基于这种猜测,再加上对福伯足够的尊重,陆冲相信此事要成的几率颇高。

         就在陆冲要仔细观察整个镖局宗堂之时,系统冷漠的女王声再次响起:“鱼唇的二货,局部镖局归属变更,完成隐藏任务‘成为镖局的主人’,奖励一百点贡献值,任务也随之变更如下。”

         陆冲的脑海中也浮现出一些文字。

         任务名称:振兴局部镖局。

         任务描述:他是一个很好的总镖头。

         任务提示:嗯,他是一个很好的总镖头。

         任务评价标准:女王的心情岂是尔等凡人能够揣测的。

         ……

         看着这些文字,陆冲傻眼了。不是说好了任务变更么,这尼玛有毛的变化啊,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有改过一个,这算哪门子任务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