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杀无赦!
        虎川城,在临近北城门的一处小广场上,云家的大长老和二长老正站在广场的一侧,直面着眼前的四个高低不齐,样貌各异的人,这四人唯一的特点便是上臂有着一枚金色的斧头纹章。

         “怎么?四位跑到这么靠近北城门的地方,难道是想解决了我们二老,顺路去对付冯将军?”

         大长老盯着那四位眼神依旧戏谑不已,明显瞧不起自己的胡族队长,显得异常冷静,他捋着自己的长须,要想以他和二长老之力面对眼前四人,确实是一个挑战。

         “嘿嘿……”

         那四人中,一个瘦弱看似弱不禁风的年轻男子诡异一笑,对着其余三人挤了挤眼睛,四个人迅速移动到广场四角,与此同时,他手中几枚暗器掷出,将云家两位长老逼到了广场的中央位置。

         “动手。”

         年轻人看似弱小,但却像是领头之人,他只是一声令下,四人同时催动全身灵力,化作四道灵力锁链向二人逼去。

         “哼,不过四个刚进入灵境不久的小子而已,想要凭此就困住老夫?休想!”

         大长老一声怒喝,一股灵境四阶的强大灵力从其身体之内爆发而出。

         然而,就在他欲直接震开四道锁链之时,一只枯瘦的手掌蓦地出现在他的腰间,随后一阵青光爆发而出,大长老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竟是直接被这一掌震退了数丈之远!

         与此同时,四只锁链快速将大长老的双手双脚牢牢绑住,那四个胡族队长同时开始变幻手印,灵力波动间,整片广场都泛起灵力光芒,将众人笼罩进去,同时出现的,还有地上散发着光芒的玄奥符文,与那锁链相互呼应,出现了共鸣之声!

         这里竟然有一个早已布置完好的法阵!

         “咳!”

         一口鲜血从大长老的嘴里咳出,他的眼睛里布满了浓浓的惊愕,他那张沟壑纵横饱经沧桑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二长老,你!咳咳咳……”

         “嘿嘿。”云二站在原地,那干瘦的脸上显露的尽是丑陋无比的笑容,“大长老,没想以你这么丰富的经验,却这么容易就上当了,果然是活得久了,老糊涂了吗?”

         “该死的东西,你竟然敢背叛云族,我还说云逸族长受伤的风声怎么会走漏出去,原来是你!咳咳!”大长老恶狠狠的瞪着云二,不停的咳出鲜血,“原以为你只是嘴上说话难听了些,心还是我族之人,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能忘记云族对你的所有的恩惠提拔,放弃你如此多年的家族倒戈!”

         “哼!”云二的嘴角一翘,他脸上写满了对云族的不屑,“他们对我好?对我好,为何我这二长老,一做就是十余年!”

         “我可不像你,大长老,多有威严呐,往哪一站,都是你说了算,这些年,我整天跟在你后边,算个屁!”

         云二慢慢靠近大长老,他眯起自己本就小的可怜的眼睛,“不过很快,云族就会覆灭,而我,则是胡族的第一长老!哈哈哈!”

         “呸,说到底,你也是那胡族的一条狗!”

         “你!”云二气直接掐住了大长老的脖子,“老不死的东西,反正你都是将死之人,我不跟你计较!你中的,可是我早就事先来布置好的胡族第一大阵,四龙锁仙阵,被锁之人将会逐渐失去所有的灵力,最后因灵力枯竭而亡。”

         “看在你我同伴做了这么多年的份儿上,我免得你被折磨而死,赐你个痛快!”

         云二面色阴冷,他手掌猛然加力,“让我捏断你的脖子,送你一程!”

         轰!

         就在大长老恶狠狠的瞪着云二,咬牙接受死亡的时候,四道雷霆忽然从天而降,将法阵四角的四个灵境一二阶的胡族队长劈成了焦黑的尸体,如同雕像一般伫立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定格在了最后一刻,那戏谑轻蔑的样子。

         呼……

         没有了灵力源,锁住大长老的四条锁链也随之节节断裂,法阵自然瓦解。

         “哼!”

         发现困住自己的法阵消失的一刹那,大长老全身爆发出灵境四阶的超强灵力,一掌把云二打飞,云二带着惊诧,连着几个踉跄才稳住身形,不顾嘴角留下的鲜血,惊恐的四处张望着,“什么人!有种给老子滚出来!”

         滋滋滋……

         无数电弧忽然从街道的尽头飞速弹射而来,最后电弧散去,显现出一道年轻的身影,他表情淡漠,左右看了看,走到了大长老的身边,“长老爷爷,你还好吧?有没有受伤?”

         “额……族长……这!”

         大长老也是满脸讶异,他上下打量着云逸,轻轻捏了捏云逸那恢复正常的左臂,“我没事可是……”

         “我回族自会解释,你没事就好。”

         云逸看到大长老只是受了点轻伤,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从腰间的一枚空玉中取出了一瓶药,递给了大长老,随后一步一步走到了云二的面前。

         “族……族长,我……”

         云二支支吾吾面带惧色的望着云逸和他那早已恢复的左臂,从刚刚的表现他一眼就明白了,如今的云逸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突破了他一年多遭遇的灵境巅峰的瓶颈,进入了旋灵境,还获得了灵力化作雷电的性质变化,面对云逸,他哪怕一分的胜算都没有!

         “你是不是想说,这一切都是为人所逼,受人指使,迫不得已啊。”

         云逸此时嘴角慢慢上扬,他面带微笑,一步一步走向云二,而云二看到云逸每每靠近自己一步,心中就紧张一些,最后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族长,是我糊涂,我不是为人所逼,我只是一时糊涂啊,族长,你看在我兢兢业业为了云族打拼了这么多年的份上,饶了我吧!”

         他的全身都在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云逸能够出现在此处,加上刚刚就莫名其妙出现的数次落雷,胡泊恐怕早已凶多吉少!

         “没关系,毕竟你是我们云族的功臣之一,好在这次我们云族并没有多大损失,胡族的残余势力和他们的势力范围被我族吞并也是迟早的事情,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云逸带着微笑,向着云二伸出了右手,“起来吧,嗯?”

         “啊……谢族长!”

         云二瑟瑟发抖的同时,老脸闪过一丝狂喜,然而当他的手握住云逸右手的一刹那,一股强有力的灵力猛然从他的手掌灌注而来,云二握住云逸右手的那只手生生在他的注视之下爆裂开来,血肉飞溅,而云逸只是缓缓站起,面前一道雷电之墙挡住了那洒过来的鲜血。

         而就在云二心中的喜悦迅速化作惊恐,望着自己瞬间爆开的右手的时候,云逸脸上的笑容逐渐阴冷,他伸出左手,一粒不断释放电弧的紫色珠子被其凝聚在了掌心,之后用力弹射到了云二体内。

         “族长,这是……不!”

         还处在右手炸裂,血流不止让他麻木情况下的云二懵了,当云逸转过身子,闭上双眼的同时,那枚电珠在云二体内,瞬间释放出大量雷电之力,电弧其次寸寸损坏了其左臂,左腿,右腿,最后逐渐吞噬了被源源不断的剧痛折磨昏死过去的云二。

         等到电弧散去,云二已经不复存在,存在的,只有地上的那一抔焦黑的土灰……

         “背信弃义,叛离族群,陷我云族与不义之人,下场只有一个。”云逸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那一对眼睛中闪过一丝电弧,“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