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云族危机
        夏日,一轮烈日在空中高高的悬挂着,太阳释放出的热量,犹如无形的火焰般炙烤着整片大地。

         远看大地的边缘,一缕缕透明的热气随着干燥的土地裂缝之间蔓延开来,缓缓上升。偶尔吹来一席凉风,顺着大地表面轻轻掠过,钻过山野,穿梭森林,飘到一个身穿黑色短衫,体态精瘦的年轻人身上,悄悄拨弄了他额上的一滴汗珠,滑向了他那紧缩的眉梢。

         “族长,族中探子回来报信,说是接到消息,胡族的那群蛮子正在计划着对我们云族大举进攻,而且此次貌似他们的决心很强,说……他们要一举拿下我们族划定的所有地域占为己有。”

         年轻人看似不到二十,却眼神深邃,他面前站着一位头发稀疏,身形微胖的中年人,中年人急忙继续说道,“云族长,胡族那群蛮子嗜血成性,此次恐怕不能视同以往一般对待啊!”

         “呼……”

         被称作族长的年轻人长吁了一口气,紧缩的眉梢渐渐舒展,“传令下去,多派几人出去查查消息的可靠性,全族管辖内所有城池商铺加派人手,严阵以待,加强戒备。”

         “是……”中年人面露难色,眼神中略过一丝失望的神情,转身快步离去。

         看着中年人火速离开,这位被称为族长的年轻人慢慢转过身子,回到自己的楼阁之中,来到书架之前,看着密密麻麻的藏书,缓缓握紧了自己的右拳。

         他叫云逸,是这辽阔的北灵域七大宗族的族长之一,云族的族长,虽然年仅十九,却身背重任,三年前,他的父母说想云游四海,出去游玩一番,便将族长之位暂交予他,此后一去不返,当年十六,他用尚还稚嫩的肩膀,扛起了整个族群,依靠自身的努力和天赋,一步一步证明了自己能力,让其余六族也一直不敢轻视这个年轻人。

         云逸慢慢坐下,将左臂轻轻放在桌上,他看着自己乌黑了一半的左臂和那一枚诡异的紫色牙印,心情十分沉重,“倘若不是这左臂,区区胡族,怎么可能对我造成威胁……”

         原本论起实力,在北灵域,云逸的实力可以在七大族内排行前三,甚至在云逸的父母还在的时候,云族就已然是北灵第一大族。

         然而一年前,云族组织一年一次的大规模狩猎活动,在那次的狩猎中,他为了保护族内一个年迈的长老,被一个干瘦垂死的未知魔兽咬伤了左臂,还嵌入了一颗牙齿。

         自此,在昏迷数日之后,云逸就几乎失去了左臂所有的力量,如今等同于仅有独臂,不过由于左臂失力这件事情只有云逸和少数几位足以信赖的长老的知道,所以才没有导致云族迅速陷入混乱。

         只是这一年以来,所有大小的纷争,云逸再也没有亲自出面过,以至于越来越多的外人开始对云族的情况表示怀疑,同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而云逸也只是永远在族内指挥,却从未出面,到了如今,云族已经人心惶惶,其余六族也纷纷开始了行动,一次次的试探云族的底线。

         “三座城。”云逸自然自语道,“这一年已经丢掉三座城了,再这样下去,恐怕爹娘托付给我的基业就要守不住了,该死!”

         心中气愤,可是却又无可奈何,虽说自己这一年来并未荒废修炼,加上为了医治左臂吃的各种天地灵草,已经触摸到了灵境七阶的壁垒,只差一步便可迈入旋灵境,这个北灵境内还无人能及的境界。

         “只要到了旋灵境,就有一定几率获得用灵力控制某种自然之力的能力,只要这样,哪怕是独臂,北灵境内,我也再不忌惮任何人!”

         云逸心中卯起一股劲,“事到如今,只能抓紧最后的时间拼死一搏了!”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云逸的门口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和一声大喊,“族长,不好了!虎川城外出现了大批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正在大肆破坏城墙,守城卫兵快要抵御不住了!”

         “什么?”

         刚刚还打算做最后修炼的云逸惊愕的望向门口,“马上加派人手支援,虎川城是我族最后的门户城池,一定要誓死守卫!”

         “是!”

         一身响亮的应声后,云逸只听到了一阵狂奔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没想到这些家伙动作这么快,才接到消息多久?他们就开始行动了!”

         轰!

         一怒之下,云逸右拳猛然拍向桌子,整张桌子应声碎裂开来,“看来这一次真的是天要绝我云族之路了!”

         ……

         “哈哈哈!”远在虎川城郊外不远的一处荒地里,驻扎着大量的兵力,其中一间帐篷之内,一个面色狡黠,双目犹如裂缝般细小的老头大声奸笑着,对眼前身形彪悍,背后背着一把长柄巨斧的大汉说道。

         “他云逸一定不会想到我们这么快就会开始行动,这小子再怎么精明,终究还是嫩了点儿,先锋部队已经在城墙猛攻了,很快我们就可以拿下这最重要的一城,直捣黄龙。”老头脸上的喜悦尽展无遗,“胡族长,我们可是说好了,我负责在云族内肢解势力,你负责在外强攻,最后抢来的地,咱们可是要平分的呢。”

         大汉古井无波的点点头,“云二长老大可放心,虽然我们胡族被人称为蛮子,但是信誉还是有的,只要此次可以成功,我胡泊绝对不会亏待长老,只是那云逸是真的受伤了吗?”

         “嘿嘿,当然,我那日亲眼看到我们族长的一只手臂无法动弹,错不了!”云二族长满脸邪笑,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我还给我们的小族长准备了惊喜呢!嘿嘿!”

         “报!虎川城的守城力量已经快要抵御不住我们的先锋部队了,一天之内应该可以攻下城门!”一个小卒大声喊道。

         “好,让他们加快速度,越快云族就越难翻盘,他们应该没有想到我们的进军速度,城门恐怕连灵境的队长都没有,只有一些人境七阶甚至在此之下的灵力几段的兵力。”

         大汉面色依旧沉稳,“云逸,你这北灵第一大族就要栽倒在我的手里了!”

         与此同时,云族内早已乱成一团,可是众人并没发现,在族内人烟罕至的地方,一群人正全副武装的跟着一个领班,他们神情闪烁,“你们去族内各处,按照二长老的吩咐做,快。”

         不久后,这群人四散而去,纷纷在族中各处大叫道,“不好了,虎川城城门快要被攻陷了!族长大人,快出面救救我们云族吧!”

         本就惊慌失措的族人听到这数声呐喊,全部都开始跟着叫喊起来,几乎是一呼百应!

         然而就在此刻,一缕青色匹练划破长空飞速落在云逸的楼阁门前,化作一道倩影,用力推开了云逸的房门,“哥,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