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灵峭峰巅
        “哼,没想到还有两把刷子!”

         就在云逸的声音刚刚落下之后,院子的入口果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脸色阴暗的弟子带着三四人一步步来到了云逸身前,他赫然便是刚刚偷偷在云逸身后的何山海,不过此时他的队伍里似乎少了几人。

         云逸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人和他身后的三四名小弟,虽然无法准确的估算出眼前这几人的实力,不过他还是能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灵力的醇厚程度远胜于面前的几人,“不知各位从刚刚就一直跟着我们,是有何贵干呢?”

         “有何贵干?”何山海那双浓眉恨不得挤成了波浪形,“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劝你最好是离云师妹远一点,别说我们几人,就是这剑宗其余的一众男弟子也不会允许你这种来历不明的人勾引她!”

         “噗!”

         当云逸听到“勾引”二字的瞬间,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谁知道搞了半天,这些家伙原来是误会了自己,“看来还挺有意思的,反正无聊,陪这些家伙玩玩儿。”云逸心里想着,可是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没有收敛,这副模样可是气坏了何山海。

         他何山海虽然不是这清凌剑宗最出色的那几名弟子,但也绝对不是最好惹的那几位,他作为年轻一辈的小分队长,整天只有他训斥嘲笑别人的份,何时收到过如此的蔑视。

         “你……”何山海咬着压根,双手紧握,“好小子,你竟然敢用如此态度面对我,好,算你小子不走运,我今天非要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剑宗的规矩!”

         看到云逸身上没有任何宗派势力的标志,对于他只是个专门骗女孩儿的采花贼的判定更笃定了几分,“有种就跟我走,去当着我们剑宗所有年轻一辈的面,证明你确实有和云师妹在一起的实力!”

         “哦?你是说,让我和你比试?”

         云逸眉头一皱,假装有些为难的样子,按照云灵刚刚路上介绍的清凌剑宗,旋灵境之上的人方才有资格做为导师来带弟子修习剑术,那么只是和年轻一辈的人较量,哪怕左臂不行,以他的实力,单手却也不是难事,想到这里,他点点头,“好,我答应你,带路。”

         “哼,还算有点儿骨气,不过等会儿就让你知道,姑爷爷的厉害!”

         何山海心中一喜,随后转头就走,“跟上!”

         云逸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跟了上去,虽然这样做会让云灵一顿好找,不过这也却是一个活动筋骨的绝好机会,几天的长途跋涉他早就骨头都发痒了,如此好的机会怎会错过?

         他一路跟着何山海的队伍一直从灵峭峰的山腰一环环来到了山顶的一处平台,放眼望去,这清凌剑宗一共有七座山峰,外围的六座除了山门的那一座以外,其余的五座全数在山顶都有平台存在,只是今天这座灵峭峰的平台上,似乎有些过分的热闹。

         “论剑?”

         云逸看到不远处的一个标志,上面写着大大两个字,貌似是以剑刻上去的,“看来要说剑宗,果然还是少不了这些东西。”

         “小子,没想到今天‘恰好’有这么人在观战,你……不会怕了吧?”

         何山海回头一看,本想看到云逸胆怯的样子嘲笑一番,结果云逸竟是满脸兴奋,而且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哼,等会儿就让你笑着上台,哭着下来!”

         “好啊,很期待你能做到。”云逸几乎是笑着几个脚步就率先跳上了擂台,引得全场一片哗然。

         “那就是听说是调戏云师妹的家伙?”台下的人议论纷纷,“没想到长得还挺俊,怪不得云师妹那么理智的人都被蒙蔽住了。”

         要知道,虽然何山海不代表他们这现场人群中最强之人,但是最起码也是中等偏上,灵境四阶的能力,还担任着小队长,可也不容小觑了,眼前台上这个家伙,面容俊俏,但身体看起来并不高大强壮,绝非何山海的对手。

         在所有人都在议论的时候,伴随着何山海的上台,议论声也逐渐消失,在清凌剑宗,观看论剑的观众们也聚精会神起来。

         “报上你的名字,我何山海不愿意和无名之辈交战。”

         何山海拔出自己的长剑,灵境四阶的力量扩散而出,气势十足,反观云逸,他一脸轻松,并没有摆出任何架势,“我叫什么不重要,你就当我是无名之辈吧,倘若你连我这无名之辈也不能战胜,还谈何守护你那云灵师妹呢?嗯?”

         “你!”何山海心中一阵怒火燃起,不过迅速被其压下,他那浓眉之下的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瞪着云逸,“丑话说在前面,上了这擂台,生死自负!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剑宗剑技的博大精深!”

         咻!

         当他声音刚一落下,何山海一个箭步剑指云逸,速度之快,足以能在其身后见到淡淡的残影!

         “一剑,就让你绝无再如此嚣张的可能!”

         剑锋席卷着阵阵寒意分毫无差的朝云逸的咽喉要害之处飞速逼来,然而云逸巍然不动,表情淡定,当那寒意之剑撕裂空气,即将点在云逸咽喉上一剑封喉的瞬间,所有人屏住呼吸。

         叮!

         清脆的一声响声蓦地扩散开来,所有几乎都惊出一身冷汗,然而当他们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眼前台上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的心脏再度极速跳动起来。

         何山海正拿着剑,在剑锋距离云逸咽喉只有分毫的地方,陡然停住,众人顺着那剑锋望去,更是倒吸一口凉气,停住何山海那剑锋的,竟是云逸的两根手指。

         此时的云逸依旧未露气息,左手背在身后,右手食指中指夹住何山海的剑,面带微笑。

         “哼!”

         何山海哪里还有时间管自己心中浓浓的惊骇,他立马咬住牙狠狠的运转灵力,想要将剑拔出来,可是无论他使出多大的力气,眼前只用出那两根手指的云逸,面色依旧沉稳。

         看到何山海的脸胀得发紫,手中的剑却纹丝不动,全场所有人终于放下了对云逸的轻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浓的惊骇与期待,年纪与何山海等人相仿,却在他们眼中如此不堪一击的外来人,究竟有什么样恐怖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