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无心之过?
        中域,乃是这片世界物资最为丰富,人流最为密集的地域,所有的商人,劳力乃至灵武修炼者都汇聚于此,为了抢夺绝佳的修炼之地,又或者是一些遗迹或是灵物,也造成了中域如今纷争不断,战火不绝的局面。

         在这片中域大地上,有着数不清的大小门派家族,能在这片大地上生存下来的,都不是简单的货色,由于常年处于战争之中,这里的人们身上的特点,一眼便能看出与其余四大灵域的巨大不同,那便是发自骨子里的血性!

         不过倒也不是所有人都如这般血性,在一些大宗派里,依旧存在着许多未经世事洗礼的年轻弟子,受着宗派保护,在襁褓之中,潜心修炼。

         而清凌剑宗就是这样的一个足以有能力庇护众多弟子安心修习灵力的大宗派,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云逸的父母才敢安心将年幼的女儿交由他们保护。

         “这就是清凌剑宗……”

         云逸站在灵鹤的背上,满怀期待的望着下方,当灵鹤一层层穿透厚厚的云层,清凌剑宗的样子逐渐显露在他的眼前。

         整座剑宗是由七座山峰构成,由六座山峰围绕着一座主峰,于此同时,外围的六座山峰组成了一个近似六边形的样子,这其中有一座山峰显得格外的矮,而且要比其余山峰的山顶平坦的多,有着一大片面积的平地,山门也正是在此处。

         灵鹤缓缓降落,当其距离山门前的一个小平台的地面尚有几丈距离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在原地扇动翅膀不动了,就在云逸还在迟疑的时候,只觉背后一只小手将其轻轻一推。

         “喂!”

         云逸还未反应过来自己就出现在了空中,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才安全落在地面,与此同时,云灵轻盈的身影也随之脚尖点地,落在了他的身边,他立马一脸抱怨地转过头,可是在看到云灵古灵精怪的样子之后,也没劲儿生气了。

         “灵,你觉得我真的能进得去你们宗派吗?”

         他把头转回来,就在他们两人不远处,山门那里有八人正守在巨大的山门前,所有人都配有一把雕刻着清凌剑宗标志的剑,不过此时这些人似乎早就注意到了他和云灵,脸色貌似十分警惕。

         不过云灵挥挥手,一副包在她身上的样子,笑着说道,“没关系啦,我们宗虽然戒备森严,但是只要有本门弟子领着,登记完毕就可以进了,如果是别的宗派也许会更加严格,不过我们剑宗门内有许多玄奥的法阵守护,就算是有非分之想的人,也不敢一人独闯哒!”

         “是吗……”

         云逸虽然听着云灵的解释,可是他发现山上那几人貌似对自己格外的注意,直到两人走到这八人身前,这八个人的目光竟是齐刷刷的落在了自己身上,让他颇为不舒服。

         “云灵师妹,这位是?”

         “哈,是我哥哥,我这次是来带他见我师父一面的,还希望诸位师兄通融一番,行个方便。”

         云灵一笑,当“哥哥”二字脱口而出的瞬间,这八人紧绷的脸几乎同时松懈下来,其中一人一脸谄媚似的笑着,“原来是云师妹的哥哥来了,那当然不会拦住你们了,赶紧进来吧,嘿嘿!”

         “谢谢诸位师兄啦!”云灵见到几个轮值守门的师兄退开,还未待云逸反应,就立刻拉起云逸的手就往宗内飞奔而去。

         一路上,云灵拉着云逸的手十分开心的往一座山峰走去,据说她所属的山峰名为灵峭峰,除了山门以外,每一座山峰都有一个丹境长老负责管理,而那中心的一座山峰属于宗主,为灵气最盛之地,长老之下则是导师为大,一般旋灵境以上的弟子都有资格成为导师。

         而这里的几座山峰之间都由吊桥相互连接,那些吊桥就像是钢铁锁链编织而成的网一样,并不如一般道路好走,而下方就是百丈深的山谷,恐怕若是就此掉下去,不是粉身碎骨也难寻全尸了。

         奇怪的是,这里的弟子们包括云灵似乎都对着极为难走的钢制吊桥驾轻就熟,走的十分轻松。

         一路上,几乎所有看到云灵拉着云逸的弟子都或多或少将目光转移过来,或者说,云逸也明显的感觉到了相当数量的男弟子似乎用略带敌意的眼神望着自己,不过他也只是疑惑一番就没再多想,自己一个穿着非本门宗服的衣服的外人,应该引人注意也是十分正常的吧?

         “那个男的是什么人,为什么云灵师妹和他如此亲热?你们有人见过那人吗?”

         就在云灵拉着云逸的手,有说有笑的走过之后,一个带着七八人的队伍,身穿清凌剑宗的青色宗服,手执一柄长剑的男弟子忽然驻足,此人看似不足二十岁,一身桀骜不驯的气质,一对浓眉之下,那对浑圆的眼睛正怒目望着云逸的背影。

         “何山海师兄,我们……都没见过。”队里的几人面面相觑,最后一人摇摇头,满脸无奈,“不过不是听说师妹这次归族去了吗?听说有些大宗族喜欢联谊,为了求和或者是结盟结亲家的事情也不少见,是不是……”。

         “哼,不管他是谁,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我们清凌剑宗里面牵着云师妹的手走路,这家伙怕是不想混了!”

         何山海满脸愤怒,两个眼睛都快要挤到了一块儿,“云师妹可是我们剑宗的人,只有我们剑宗的弟子可以互相竞争,怎么会被外人拐了去!”

         “师兄,八成是那小子油嘴滑舌,把师妹给骗了去,我们可不能坐视不理啊!”其中一人一脸认真的表情,这些人你一嘴我一舌,那何山海听得更是恼羞成怒,“跟我走!叫上师兄弟们一起,师妹向来天真纯洁,绝对不能被这小子欺负了!”

         “是!”

         当提到云师妹几个字的时候,这队人的意见竟是出奇的一致,此时的云逸可不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他只顾着面对着从未见过的一幕一幕渍渍称奇,在族里待的时间久了,外界的一切看来都那么新鲜。

         一路上,除了听着云灵对她们剑宗的介绍,云逸一直在东张西望,这里灵气充盈的程度让他愈发着迷,这样的灵气,恐怕对于他来说堪称生平仅见,如果说在家的时候修炼是在小溪之中随着涓流沐浴,那么在这里就是在一片巨大的淡水湖中泡澡,全身都被灵气包裹的感觉让他精神焕发。

         两人一直从山门口的那座山峰,一直走到了六座围绕的山峰的另外一座,等到云灵拉着他,慢慢来到一个院子里,云灵看着这对于自己无比熟悉的院子,小脸上的喜悦早已无法掩饰,这还是她第一次带着家人来到这里。

         云灵回头一望,“哥,这就是我平时住的地方,也是我平时修炼的位置了。”

         她的眼中,闪烁着对这片地方的喜爱和熟悉,而云逸也看在眼里,能够在这里留下不错的回忆,虽然没有了家人,但是也绝对不会寂寞无聊。

         “你先等等哦,我先进屋和师父说明情况,很快就出来带你去见师父。”云灵微微笑着,松开了一只紧抓云逸的小手,欢快的走向这院子里最大的那间屋子里。

         当云灵将房门合上合上的那一刹那,云逸温和的眼神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饶有兴致的模样,还未仔细看看他的妹妹生活的环境就慢慢转过身子,看向了院子的入口,嘴角轻挑。

         “出来吧,几位仁兄,这样在别人背后偷偷摸摸的作风怕是有些污损剑宗的名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