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第一场擂台赛(来个收藏和推荐啊)
        随着第一天的擂台赛结束,进入第二轮擂台赛的名额也就出来了,除了抽到空白签的唐浩,另外十人分别是秋长卿,狩中,昌平堂,凌如云,慕容霸道,柳长虹,赵阔,徐伟阳,周志明,孙鹊,大部分是银城里大家族子弟。其中新生代表有着三人进入第二轮,让人惊讶,有的人更是认为如果秋长空不是遇到他哥哥秋长卿的话,这次新生代表可就全部进入,力压老生。

         第二天的比赛,唐浩没有上台,没错,又一次抽到了空白签,众人依旧没有等唐浩到就开始抽签留下最后一支个唐浩,然后唐浩就得到了一支空白签,让众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运气逆天么?唐浩则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反正签是他们留给自己的,就算空白签,那只能算是他们运气真的很背。唐浩依旧坐在观战席上观战,毕竟进入到第二轮擂台赛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自己能多了解下对手自然是最好的,从付叔的告诫中,唐浩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自己就算得到了宝物,拥有众多的秘籍,但并不代表着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自己想要为村子报仇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要难得多。

         第二轮的擂台赛,新生代表的慕容霸道和同样做为新生代表凌如云碰到了一起,同做为银城两大家族的凌家和慕容家,人之间的战斗也间接代表着两个家族的斗争。

         银城有着七个大家族,分别为狩家,昌家,凌家,慕容府,柳家,周家,赵家,其中的柳家和昌家最为鼎盛,各家族之间相互争斗,明面和暗地都有着斗争,无一不是想着把对方吞并,让自己一家在银城独大。历来的家族斗争之间,各自都有胜有负。

         慕容霸道通过和唐浩的比试不断进步,但是做为女人的凌如云比慕容霸道还要强,整场比赛一开始,慕容霸道就一直被压制,无力还击,最后只能遗憾的离开擂台。

         另外的柳长虹以绝对优势打败了周志明,有着血狼称号的昌平堂和赵阔抽签到了一起,似乎知道自己打不过昌平堂,赵阔连擂台都没上去,直接弃权。

         孙鹊,学院院长的孙子,也就是学院里刁蛮公主孙晓晓的哥哥,同样先天期高手,和徐伟阳战在一起,两人的战斗相对平和些,点到为止,最后徐伟阳主动认输,孙鹊获胜。

         而第二轮擂台赛最大的看点则是排名第一和第二的秋长卿和狩中提前对在了一起,秋长卿和狩中的战斗并没有如和秋长空战斗那般,而是一开始就抢先攻击,做为第二名的狩中当然也不是弱者,直接迎击,虽然两人都被限制在后天六道的实力,但是依靠后天期的实力,两人打出了先天期都不见得能打出来的激烈,各种精妙的武学招式对拼,看得在场的人眼花缭乱,看起来脸上苍白如雪很羸弱的狩中发挥出来的战力却异常强大,两人的战斗持续的三个时辰的时间,高强度的三个时辰战斗,两人都打出了狠劲,拼着各自的意志力,最后狩中先支持不住,秋长卿保持着胜利,引得全场欢呼。

         在第三天的比赛中,只剩下了六个人,唐浩也没有空白签可以抽了,而依靠运气一次都不用打就进入六强的唐浩也被人所熟知,通过抽签,唐浩也抽到了自己擂台赛的第一个对手——和狩中同列第二的柳长虹。

         见到柳长虹的名字,唐浩眼里泛出狠光,虽然之前被柳家派人袭击的事被付叔摆平,但是唐浩依旧把这个仇记着,那一晚上,要不是那两人的轻敌和自大,可能现在自己已经是一堆白骨。

         擂台赛,有着非一般气质的柳长虹看着唐浩,眼中露着邪气,开口道:“你就是杀了鬼老三和桃老二的唐浩,运气还真不是一般能比的。”柳长虹说得十分平淡,似乎在其眼中,这两人的生与死根本无足轻重,死了也就死了同时也在讽刺唐浩先去两轮连续空白签的运气。

         唐浩没有回应,开始调动第一宝穴的内息,随时准备开始战斗,从站上这个擂台开始,唐浩就已经感受到了柳长虹那恐怖力量,虽然已经被限制实力只能发挥出后天期,但是对方可是已经步入先天的人,而且是被称为银城第一家族柳家的第一天才并且天生神力。

         天才之所以称为天才,那就是除了天赋和武道根基的高级外,在各个境界都要比一般人强得多,更何况对方是在先天期后压制实力,唐浩知道这第一场的擂台赛要难打得多。

         见到唐浩的样子,柳长虹依旧没有多余动作,似乎在等唐浩完全准备好,自信满满。

         等到老师宣布开始,唐浩立刻动用“瞬步微波”,身影飘忽起来,同时手中内息蕴存,随时准备出招。

         见到唐浩飘忽的身影,柳长虹自语道:“还真是有逃跑的本事。就看你能跑多久。”柳长虹手中碧绿长剑不断出招,一道道剑气从柳长虹的手中发出,速度极快,且剑气密集,追着唐浩的身影不断刺击。

         嘭嘭嘭,一道道剑气被唐浩险而又险的躲过,斩在擂台上,一道道剑痕浮现。唐浩不断的换位置,并不敢贸然靠近柳长虹进行攻击,而柳长虹似乎在玩弄唐浩,一道道剑气不断逼向唐浩,从一边逼向另一边,整个场面被柳长虹一面压制。

         唐浩耐心谨慎的依靠“瞬步微波”不断移动着,同时注意着柳长虹,唐浩不敢轻敌,就算柳长虹现在这般攻击就存在着一个极大的破绽,但是唐浩本能告诉自己,不能对着破绽出手。

         果然,在唐浩假装对着这个破绽出手时,柳长虹一直露出的破绽的地方,突然斩出一道锋利的剑芒,朝着唐浩的头部直斩过来,唐浩一只手出击挡住。

         叮,一个微弱的金属碰撞声,却震发出猛烈的波动,让唐浩的头发散乱开。

         “想不到这看起来不强大的家伙的力量居然这么大,这就是所谓的天生神力么”唐浩心里苦叫。

         擂台赛,唐浩手握着一把小刀横挡柳长虹碧绿长剑,正是当初杀了俊秀男桃老二的飞刀,这是唐浩让小兵暗中找银城里的铁匠定制的,小巧坚硬,方便藏身和动用。

         似乎对唐浩能接下自己这一剑感到惊讶,柳长虹这一瞬间顿了一下,而唐浩则趁着这个空隙,把柳长虹的长剑挡开后,急退,并且拿着小刀的手腕一甩,小刀速度极快的朝着面部射去。

         柳长虹反应也十分迅速,里面侧开自己的头部,嗖,柳长虹的面前飘下一撮头发,脸颊留下一道浅浅的刀痕

         “哈哈,会的东西倒是不少,桀桀。”说着柳长虹怪笑起来,一股恼怒的火焰在柳长虹眼中燃烧,自己居然被这靠运气的家伙给弄伤了,这家伙不可饶恕。

         柳长虹愤怒起来,也不打算和唐浩玩了,手提长剑,灵气运转,移动起来靠近唐浩,精妙剑招对着唐浩使出,让唐浩无法躲避,只能硬接。此时唐浩手中又出现着一把小刀,右手拿着小刀,左手握住自己右手手腕,以增加力量抵挡柳长虹那蛮不讲理霸道的力量。

         “哈哈哈哈,躲啊,我看你怎么躲。”柳长虹发狂的笑着,手中剑不断出招,

         唐浩身上的衣服在柳长虹的攻击下划出一道道剑口,并且有的地方也被划伤,面对柳长虹疯狂的攻击,唐浩也发狠了,眼睛通红,散发狂怒的火焰。

         “哼,来,我就和你拼力量。”唐浩第一宝**息调动,手臂青筋暴起,原本用两只手才能抵挡稳住小刀挡住柳长虹的剑,此时一只手就挡住,唐浩转动小刀,在柳长虹的下一击剑挥下的瞬间,蛮力的用小刀的细小刀柄卡住了柳长虹的剑,而后另一只手突然抓住柳长虹的手腕,对着自己身后就是一拉。

         “异贴山靠”唐浩的肩膀在非常短的时间迅速对着柳长虹的胸口一靠。

         噗,柳长虹被一靠之下,一口血喷出,不过却没有后退,一只手抓住唐浩的手臂,不然其脱离,见状,唐浩知道不好。

         “嘿嘿,这次换你尝尝被撞的滋味。”柳长虹的脸庞靠近唐浩的脸,露出邪恶的微笑,从他的眼中,唐浩看到了一股狠劲。柳长虹另一只手快速的甩开自己的长剑,同时以特别的方式把唐浩给固定抓住,让唐浩动弹不得,而后双脚一蹬,带着唐浩整个人跃起。

         空中两人同时调转了身位,两人同时头朝下对着擂台面撞下去,不过柳长虹把头缩了一个位置,让唐浩的头部顶在最前。

         唐浩心中大骂:“尼玛,这摔跤啊你。”情急之下,唐浩也没时间多想,立马运转“异金钟罩”一个大钟形成,把唐浩和柳长虹同时罩在里面。

         砰!一声巨响,炸的人耳发聋,整个擂台白撞出一个大坑,很快人们看到坑中,唐浩和柳长虹已经分开,只是两人的行动已经有点摇晃,似乎是被刚刚的那一下撞得头发晕。

         此时两人已经狼狈不堪,只是两人此时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柳长虹想不到刚刚的一击居然被唐浩那诡异的招式给化解了,看向自己长剑的位置,想要跃起去拿剑。

         可是一跃,突然发现自己跳不起来,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脚上被几条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树藤给缠住。似乎想到什么,看向唐浩,此时唐浩手摆着一个手形。

         “基础结灵印,木缚。”

         柳长虹脚上一用力,很容易就把唐浩这很低劣的结灵印给破了,不过此时柳长虹突然不敢动了,因为一把小刀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认输,我饶你一命。”唐浩声音没力气的说道,此时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接着打下去了,

         “哈哈,你敢就动手啊,今天你动手,今晚你就同样来陪我。”柳长虹嚣张的笑道,不过笑的也同样十分没力,显然同样消耗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