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兄弟战
        第二轮的擂台赛在第二天举行,学院的效率很高,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把战斗场地布置好,并且拟出对战列表,因为有着二十一名学员入选,所以采用抽签模式,二十一支签由十对同颜色和一支空白色的签组成,抽到空白的直接进入第二轮擂台赛。

         而这次的擂台赛韩林学院特别向所有人开放,所有人都可以进入学院进行观战,因此今天的韩林学院异常的热闹。

         唐浩此时坐在一处擂台的观战席上,想到早上抽签的情景,唐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早上二十一名进行擂台赛的学员被学院要求到指定地方抽签,匹配各自的对手,而当唐浩赶到的时候,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到了,并且在自己没有到达的时候已经抽签完毕。

         看到所有人都异样的看着自己,有的人对着自己居然露出了嫉妒的神色,唐浩感到有点奇怪,只见慕容霸道和秋长卿脸上露着玩味的表情看着自己,最后拿到自己的签一看才知道是支空白签,难怪众人如此。

         因为自己已经进了第二轮,也就不用参加第一轮的擂台赛,于是唐浩就到了秋长卿的擂台观战席,打算看看这个学院第二的师兄实力如何。

         显然由于秋长卿的缘故,这一处的观战席的人异常多,还好学院准备充足,也安排人维持秩序,并不显得混乱。

         擂台赛,秋长卿一袭白衣如雪,手持长剑,加上那文质彬彬的气质,引得在场的女生尖叫,从听来的消息唐浩得知,秋长卿除了实力强,在学院里待人更是和善,并没有让人讨厌的地方,更是诸多女学员心中的伴侣首选。

         和他对战的是排名第九的秋长空,也是这一届新生代表的人物,实力强大。同样是长着一俊秀面容,同样是一席白衣,手中握着一把略宽的长剑。

         “秋长空,秋长卿,这两人不会是兄弟吧?”念叨两人的名字,唐浩嘀咕道,唐浩刚刚嘀咕,下一刻擂台赛的对话就证实了这一点。

         “哥,请尊重我。拿出你的全部实力和我一战。”秋长空手握长剑直指秋长卿,对着眼前的哥哥道,眼神中充满了火焰,似乎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而秋长空的话则引起了在场的人喧哗,想不到这两人居然是兄弟,这是哪个家族出来的弟子,想遍了银城的家族,实在想不出有秋姓这个家族的,而一些大人物见此也开始叫手下去调查,结果只有一点没什么用的消息,只知道秋长卿是突然出现在银城而后进入韩林学院修行,而这秋长空则是这一届刚刚进入学院修行的新生,并且有着几名实力强大的护卫守护。

         看着眼前的弟弟,秋长卿眼中露出怜爱,开口道:“有必要么?”

         闻言,秋长空道:“有必要,从前你一直回避和我战斗,这次,我来到这里,你知道是为了什么。”说着秋长空想起了以前在家族中的一些往事。

         做为秋家嫡系长子的秋长空,从一出生就注定了继承庞大的家族的使命,由此被整个家族重点培养,享受着最高级的修炼资源和名师指导,在加上自身天赋极高,有着一品武道根基,小小年纪修为就突飞猛进,秋长空从小就有着自傲的本事,同时也有着一股傲气。

         但一出生就要什么有什么的秋长空却有着一股心结,这股心结就是自己的兄长秋长卿,秋长卿是父亲偏房所生,从小就展露着极高的修行天赋,被誉为天才,对待别人都从来不端架子,很受家族中人的爱戴,而秋长空从出生以来无论做什么都一直被别人拿着和秋长卿比较。

         “少爷这次修行突破的时间快赶上长卿少爷了”

         “少爷要努力啊,长卿少爷可是第一次就学会了这套剑术的。”

         “这次的史学成绩秋长空得了第一名,不错,像你哥哥。”

         秋长卿,秋长卿,这个名字如和自己连在一起一般,一直伴随在自己的耳边,一年又一年,让自己感到厌烦。有一次,九岁的秋长空突然爆发了,手提着剑找到了秋长卿,指着秋长卿要和其战斗一场,证明自己比他强。

         爱怜弟弟的秋长卿并没有和秋长空战斗的想法,看着弟弟拿着剑,耍着一招秋家基础剑诀对着自己刺来,秋长空没有躲也没有防,就站着让秋长空一剑穿进自己的胸口。

         看着被自己刺了一剑的秋长卿,看着流出来的鲜红色血液,秋长空愣了,随后哭了,边哭边喊道:“你为什么不躲开,你为什么不躲开,你明明比我强,比我厉害,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拿我和你比,我不要当这个继承人了。”

         边哭边抖,手松开握着的剑柄,似乎怕自己让哥哥的伤口更大。

         看着原本十分自傲的弟弟如今如同一个普通小孩一样大哭,秋长卿用手把刺在自己胸口的剑拔了出来丢在一旁,也不去管伤口,上前把秋长空给抱住,似乎感受到秋长卿的温暖,哭泣的秋长空把秋长卿也紧紧抱住,红色的血沾在了秋长空的脸上。

         从那天以后,秋长卿离开了家族,而秋家里再也没有人在秋长空的面前提起秋长卿的名字,从那以后,秋长空更是没日没夜的修行。

         这次来到韩林学院,是因为听到秋长卿在这个学院修行的消息,几年的时间没见,看着眼前的秋长卿,依旧如从前一般,并没有变过。

         “弟弟长大了,嗯,我和你一战,不过这次是在学院的选拔,安规矩我们就在这后天的境界进行比试就好了。”也许的感受到了弟弟千里找来这里只为和自己战斗一场的执着,这次秋长卿并没有回避

         秋长空手持剑,脚步一蹬,依旧是从前的那一招秋家基础剑诀,只不过现在使出来比以前更加的纯熟,更加的犀利。

         看着同样的一招,秋长卿提剑还击,同样是相同的一招秋家基础剑诀,只不过相比秋长空的犀利,秋长空则显得轻灵,两剑犹如钢铁遇到棉花,谁都奈何不了谁,剑尖相抵。

         秋长空对着自己的哥哥并没有放水的意思,直接招招出奇,每一招式都十分犀利,让人防不胜防,场外观看的人看着擂台上的兄弟战,和两人的出招,一人出招精妙刁钻,一人防而有余,在其中眼中,秋长空的每一式剑招都是那么攻击得恰到好处,而秋长卿每一次化解都刚刚好。

         虽是压制在后天实力,但是两人的战斗还是引发了灵气的震荡,在每一招攻击中,强行掠夺灵气溶于剑中,让每一个招式的威力都显得十分巨大。

         原本坚固的擂台上,早已经布满了一道道剑痕。

         唐浩在观战席上看这两人的战斗,单单是后天期实力,两人的实力绝对处于同级的顶点,而且两人的武学修行招式都十分的精深,且都十分的玄奥,其中的一些招式唐浩自己也觉得自己做不出来。

         天夏武学殊途同归,只是千千万万的武学中每一种都有着独特的发力技巧和灵力运行路径,没有真正的秘籍或则人教,单单是看别人出招是学不会的。

         而在武堂里学了诸多秘籍的唐浩,更是明白要把一部武学秘籍修炼到高深的地步,是多么的困难,就是自己有着灵牌空间的瞬间领悟能力,自己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完全吃透了自己会的武学。

         看着两人的战斗,唐浩发现,就是再简单不过的武学,如果能够精深到机制,那所发挥出来的威力有可能能达到真正崩天裂地的地步。

         这一刻唐浩眼中再不是两兄弟战斗的场面,而是把自己代入其中,一个人和两人打,无数的想法在唐浩的脑海里飞转,每当秋长卿使出一剑,唐浩就相应的想出一招认为最好的方式去破解,同时想出另一招去破解秋长空的剑招。

         唐浩眼盯着擂台赛的两人比试,没有厉害周围的人,似乎周围的人并不存在,自己就在擂台上和两人战斗一样。

         擂台赛秋长空似乎已经不想和秋长空再这样僵持下去,使出当前实力能达到的最强力量,把所有力量凝聚到手中的长剑中,犹如等待爆发的火山,想在这一剑和秋长卿决出胜负。

         秋长卿似乎也看出了眼前弟弟的决断,也第一次不再做防守的招式,做出一个进攻的起手式,动作不大,却气势巨增,一股萧杀的气势在秋长卿简简单单的起手式里爆发,让人的感觉如同遇到了狂暴的龙卷风。

         火山爆发,龙卷虎啸,所有人感觉到眼前被蒙上了什么东西,什么都看不见。

         后天期的两人在这一刻爆发出了超越先天的力量,整个擂台在两人的战斗下称为废墟。谁也想不到区区后天之间的战斗居然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

         废墟中,秋长卿的一席白衣完好无损,而秋长空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似乎真的是被老虎的利爪抓碎了一般。

         “下次我会打败你的。”秋长空看着眼前的哥哥说道,这次他败了,原本以为自己没日没夜的修行,终究是能超过对方,但是似乎还是不行,眼前的哥哥还是那个始终走在我前面的人。

         秋长卿看着眼前的弟弟,脸上再次泛出一丝对弟弟才有的微笑,说道:“那等你下次让我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