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LE2O0be"></span><ol id="APEOTLHJM"></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最后一战
        这最后一轮的比试,学院十分重视,特别把比赛场地设在了学院的广场上,并把擂台扩大和加厚了,防止和之前一样出现擂台被打成废墟的情况出现。

         而秋长卿的突然离开引起了众人的不解和遗憾,这一次的比试直接就变成了唐浩和昌平堂两人之间的决战,对此,众人对唐浩和昌平堂的战斗都是一面倒的看法,都认为靠着运气进入六强的唐浩不是昌平堂的对手,尽管第二的柳长虹被唐浩打败了,但是众人眼中唐浩是投机取巧和运气取胜,要是再打一次,唐浩就不见得能赢了。而昌平堂在银城和学院里都是出了名的狠人,血狼这个称号也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是其通过一次次残酷血腥的战斗得来的。

         当唐浩和昌平堂两人在众人的瞩目下登上擂台时,全场欢呼了起来,各种助威加油,而做为不被人看好的唐浩居然也有着加油助威团队。

         擂台上,昌平堂一身黑衣,身边散发着血腥的气息,脸上露着邪气的微笑注视着唐浩,仿佛如同猛虎盯着猎物。唐浩看着眼前的昌平堂,感觉到昌平堂身上的血腥感比上次见到的还浓了许多,眉头微皱,这得杀了多少人,沾了多少血才能有这么浓郁。

         观战台上,败给了唐浩的柳长虹和败给了秋长卿的狩中两人看着擂台上,脸上一直都是苍白的狩中开口道:“想不到这昌平堂一直都在藏拙,这感觉不会有错,和秋长卿有得一比了。”

         “哼,这小子平时在学院里只会欺负比自己弱的人,有什么好得意的。”一旁的柳长虹一脸的不屑,似乎相对于把自己阴了的唐浩,他更希望昌平堂输。

         在阁楼上观战的四位强者同样也被昌平堂的浑身血气所感到惊讶

         “这叫昌平堂的小子血气怎么这么浓厚,还透着一股邪恶的气息。”来自开阳学院的老者看着擂台上的昌平堂,眼中充满好奇道

         “这血气和学院里的一些人都有得一拼了,那阴血老怪如果看到这小子,估计会立马收为徒弟了。”

         一旁的孙长风和刘兴德两人对视一眼,刘兴德表情古怪似乎想要说什么,结果被孙长风眼神示意,最后止住了嘴,没有说出来。而两位强者的注意力都在擂台赛,并没有注意到两人个怪状。

         昌平堂邪眼看着唐浩,开口道:“没想到秋长卿那家伙居然跑了,原本打算这次要把他撕成两半,你这幸运的小子,运气也就到这里了,放心,我会让你好好舒服的享受痛苦的滋味的,就和那付铭一样,桀桀。”

         闻言,唐浩眯眼道:“我们好像没什么恩怨吧?”

         “没有,只是我想看你痛苦呻吟的样子,那样子一定很让人舒畅。”说着昌平堂邪乎的笑了起来,似乎已经看到了唐浩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惨状。

         “变态”唐浩暗骂一句,随后抢先攻击,从对方身上的血气,唐浩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暴躁的力量蕴藏在昌平堂的体内,这种功法唐浩在灵牌空间里的武堂里面有见到过类似的,不过修行的方法十分恶毒,不是需要残杀妇孺,吸收怨念聚集血气,就是每日都要杀死固定数量的人,用来温养血气。见到昌平堂身上那浓厚的血气迷雾,想来这昌平堂杀得人不少,而且从血气里面露出的一丝邪恶感,这昌平堂想来杀的人不单单是敌人那么简单,唐浩眼中闪过狠光,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圣人,也没能力去做什么替天行道的善事,但是并不代表自己不怒。

         唐浩手中拿着一把上台前让大兵随便找来的一把剑,摆了一个剑式,通过之前的战斗,唐浩输在了没有武器,开始就被压制,自己无论什么战斗都是靠着自己的身体,虽然有金钟罩,但并不是可以无限使用,和对手硬抗。于是这几天唐浩专门找了几本武堂里的剑诀修行。

         见唐浩居然使用剑,在场的人都无不感到疑惑,这唐浩不是结灵师么?怎么使用剑了?要知道,结灵师一般都是在后天期修行武学,为以后步入先天做准备,只有器灵师在后天才用修行自己所使用武器的武学,而唐浩虽然天赋低,但是在这几场的战斗中,唐浩的武学已经被人认定很强,单单是格斗技巧,不论境界,算是顶尖的了,而今唐浩突然拿出一把剑,难倒他还是剑道高手不成,想到此,众人不住为这个荒唐的想法笑了。

         结灵师在后天期是为先天做准备才修行武学,平时是有多少时间就修行多少时间自己学的武学,争取把精髓吃透,那个时间十分漫长,根本没有时间去修行其他武器,因为结灵师注定了是以近身格斗和远程结灵印攻击为主的体系。只是这近身格斗需要到先天才能真正体现出威力来,在后天期只能靠着远程结灵印攻击和武学修养战斗。

         “哈哈,以为拿着把武器就能打过我么?”昌平堂邪笑,双手快速结出一个诡异的灵印,只见其周身血红色的灵气缠绕在了昌平堂的双手上,形成一个爪套的样子。

         而在昌平堂做完后,全场哗然了

         “灵附,这不是先天才能做到么?难倒昌平堂没有压制实力。”

         “不,昌平堂实力依旧被压制在后天期,而这应该是一个结灵印,想不到居然有这样一种结灵印。”其中一明眼人解释道。

         “呵呵,这昌平堂真够无耻的,结灵师步入先天后,就能进行灵附,让灵气附加在自己身上部位上,让自身的杀伤力变强无数倍,再加上后天的时候就开始精研的武学,到达先天时基本已经炉火纯青,两者搭配,近身格斗可谓强大,也只有到了这一步,才算真正的结灵师。这昌平堂在后天期使用这种结灵印,虽然不算是真正的灵附,但也算是伪灵附了。这唐浩这次可是载了”在观战席的孙晓晓气呼呼的说道,在其身边的是慕容霸道,看着场内依旧沉稳的唐浩,虽然自己已经认为唐浩不可能打赢了,但是慕容霸道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场比赛会有奇迹发生。

         擂台上,唐浩握住手中剑,剑柄移到自己的腰部,躬身,随后突然向着昌平堂抢先攻击,速度飞快。

         见唐浩率先发动攻击,昌平堂嘴角微翘,抬起双手的红色利爪,向着唐浩冲去,攻势似乎要将唐浩直接撕裂开。

         叮,一声轻鸣,唐浩手中剑被昌平堂的手掌直接抵住,唐浩抬头,见昌平堂对着自己邪笑,而其抵着剑尖的红色手爪正要合拢把唐浩的剑直接抓在手里。

         见状,唐浩握剑的手一转,剑尖飞速转动,犹如一个转头,同时唐浩的另一只手更是大力打在剑柄上,想要把剑直接打进昌平堂的手里去。

         昌平堂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唐浩居然能这样解决,不过惊讶之色只是一闪而过,只见昌平堂那红色血爪突然变大,直接把唐浩的剑的前半截给覆盖。

         碰,前半截剑直接被昌平堂的血爪抓碎,唐浩抓着仅剩一半的剑飞快后退。

         “桀桀,现在剑没了,下次是你的手没了还是脚没了呢?”昌平堂那握着半截剑的手微微一撮,随后松开,银色粉末从其手里散落出来。

         说着昌平堂对着唐浩伸出一爪,对着前方的唐浩一抓,无数的血色灵气涌动,向着昌平堂的手中汇集

         嗯?唐浩感受到一个吸里,自己的身体居然不由自主的向着昌平堂移去。

         哼,唐浩冷哼,右脚狠狠一踏,定住自己的身体,随后把手中断剑高高抛向空中,现在对方是近战无敌,自己的原先近战的优势已经没有,只有靠着远攻进行战斗。

         唐浩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第一宝**息运转到指尖,而原先被扔向空中的断剑此时已经落下,稳稳停在了唐浩并拢的剑指上方。

         此时昌平堂的跟前已经凝聚了一只巨大的血手,血色迷雾环绕,让人感到冰冷,巨大的血手下端已经抵在了擂台的地面上,而昌平堂眼睛已经充满了血色,眼神妖异,露着疯狂的神色。

         “嘿嘿,让你见识下我最强的结灵印。”昌平堂说着,手中一探,巨大血手带着恐怖的气息朝着唐浩抓去,已经加固了的擂台被拖出一道巨大的痕迹。

         看着巨大血手带着恐怖的气息朝自己攻来,唐浩眼神一凝,突然间,唐浩身形化为无数道白色幻影,各个幻影形成一个莲花状,而每一道身影都摆着不同的剑招,手中的断剑都指向迎来的巨大血手。

         喝,《异青莲剑诀》第一式——万莲来朝,唐浩手握断剑,暗中一喝,体内内息疯狂运转而出,无数的手持断剑的幻影瞬间发光,升起一股凌厉的气势

         无数道身影直接轰向巨大血手,手持断剑带着凌厉的剑气贯穿在巨手上,两股力量相互碰撞在一起,瞬间一股巨大的波浪向着四周震开,一些弱小的人直接被震飞开,有些人被散射的剑气划出小伤或是沾上一点昌平堂的血气疼得直叫,幸好有学院的人守卫及时处理才没发生意外。